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上饒嘉興兩地試點顯示 長護險正在促進護理產業快速興起

  擴大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的聲音越來越密集。

  9月11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在要求緊扣群眾關切進一步保障好基本民生時提出,發展醫養保險,增加老年人可選擇的商業保險品種,加快推進長期護理保險試點。

  隨后,民政部于9月20日印發《關于進一步擴大養老服務供給 促進養老服務消費的實施意見》明確,擴大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鼓勵發展商業長期護理保險產品,建立完善多層次保障體系,滿足多元化照護需求。

  從2016年6月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發布《關于開展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的指導意見》,15個試點城市開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探索之路算起,長護險試點已三年有余。而按照設定的試點目標,試點城市利用一到兩年時間,積累經驗,力爭在“十三五”期間,基本形成適應我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長期護理保險制度政策框架。

  三年試點,這一關注度不斷上升的險種究竟發揮了什么作用?又面臨著什么問題?近日,記者來到15個試點城市之一的江西上饒和“自愿”試點的浙江嘉興,為上述問題尋找答案。

  

  數據資料

  長護險雪中送炭

  “雪中送炭”是記者在兩地采訪過程中,失能人員親屬說的最多的四個字。

  記者來到嘉興親親家園老年頤養中心照護區的房間時,一名護理員正在為姚靜蓮(化名)老人進行口腔清潔。放在老人床頭的一張護理服務計劃執行記錄表顯示,護理員的工作有27項,其中,頭面部清潔、梳理,手、足部清潔,溫水擦浴,口腔清潔,排泄護理等工作是每天都需要進行的。

  “我母親已經98歲了,患有嚴重的關節炎,大部分時間只能臥床。以前住在家里,需要24小時有人照顧,而我也七十多歲了。”姚靜蓮的女兒告訴《金融時報》記者,在這樣的情況下,母親于2017年住進了親親家園老年頤養中心。

  談起護理員的工作,姚靜蓮的女兒連連稱贊:“為老人擦身、洗頭、洗腳、剪指甲、陪老人說說話,特別有耐心;還用專業的護理手法為老人按摩,鍛煉肌肉。雖然長期臥床,但我母親從沒出現過壓瘡、便秘。”

  除了減輕了照護負擔,長護險更為這個家庭減輕了經濟負擔。

  在嘉興試點長護險制度之前,姚靜蓮老人每月2000余元的退休工資不足以負擔其每月的照護費用,還需要子女共同承擔余下的費用。其子女坦言,長期持續下去,這筆費用也是不小的負擔。而現在,長護險每月為姚靜蓮老人支付2100元。姚靜蓮老人的女兒說:“有了長護險,不僅有醫保局不定期來這里檢查,還能實實在在地為家庭節省開支,讓我們全家都更安心、更放心。”

  按照嘉興長護險相關文件規定,參保人選擇定期上門居家護理,長護險最高支付限額為1500元每月,支付比例80%,月最高支付1200元。選擇長期24小時連續護理,在醫療機構,最高支付限額為2400元每月,支付比例70%,月最高支付1680元;而像姚靜蓮老人一樣在養老機構,最高支付限額可達到3000元每月,支付比例70%,月最高支付2100元。

  從長護險制度在嘉興落地到今年8月底,1年9個月的時間,嘉興參保人數達到400萬人,累計受理失能評定申請15508人,評定14151人,共有9505名重度失能人員享受待遇。其中,選擇在醫療機構和養老機構享受24小時連續護理的有2670人,占28.1%;選擇居家護理的有6835人,占71.9%。

  而作為15個試點城市之一的上饒,截至2019年8月底,已有25批2744人申請了失能鑒定,2415人通過鑒定并通過公示后正在享受長護險待遇,長護險累計支付近2000萬元。“解決了失能人員個人或家庭33%到60%的經濟負擔,提高了失能人員生活質量,取得了良好的社會效應。”上饒市醫保局局長鄭壽慶對《金融時報》記者說。

  護理產業初步興起

  “長護險試點期間的成效是顯而易見的。”嘉興市醫保局副局長王保國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除了緩解了失能人員家庭的經濟負擔,切切實實增強了群眾獲得感、幸福感之外,還較好地促進了居家護理產業的發展。

  在長護險試點之前,嘉興的居家護理產業幾乎是一片空白,在試點一年多后,當地的養老護理機構紛紛擴大規模,同時引進了浙江省外的居家護理服務機構,初步呈現出居家護理機構、居家護理人員從無到有的良好勢頭。

  取得這樣的成效,在長護險制度設計之初已經有所考慮。在嘉興,如果參保人選擇定期上門居家護理,長護險最高支付限額為1500元每月,支付比例80%,月最高支付1200元。其中,600元用于支付護理機構的服務,300元用于購買護理耗材,300元作為親屬照護的勞務報酬。

  在采訪中,多位失能人員家屬提出這樣的疑問:“護理機構提供的服務我們家屬一直在做,也可以繼續做下去,為什么不能將給護理機構的費用給家屬?”“這主要是為了培育護理服務力量。”王保國表示,居家護理依然是當前長護險服務的“主戰場”。

  中國保險行業協會發布的《2017中國長期護理調研報告》顯示,60歲以上老年群體期望接受家庭護理和居家護理的比重接近70%。而居家養老并非是老年群體專屬,太保安聯最新發布的《中國商業長期護理保險發展報告(2019)》顯示,即便是中青年人,選擇家庭護理的比例也接近50%。

  

  數據資料

  記者注意到,提出疑問的失能人員家屬基本都處于身體健康、退休階段,且有多個兄弟姐妹可輪流進行照護。而隨著我國老齡化程度進一步加深、延遲退休穩妥推進、獨生子女成為照護主力,若想滿足未來多元化、多層次的照護需求,現在必須付諸行動,大力培育照護產業。

  在這一點上,長護險試點各地都在籌謀,在行動。在上饒,如果失能人員選擇由家屬居家護理,家屬在接受專業護理培訓“上崗”后,長護險按照15元每天支付“工資”。不過,“我們已與有關部門達成共識,即便以后長護險支付標準提高,15元每天的標準不會提。”鄭壽慶表示,一方面,參保人應認識到長護險不是補貼、不是養老金;另一方面,這也不利于推動護理產業發展。

  從當前的情況來看,“上饒的護理機構已經慢慢培養起來。與試點之初相比,參保人選擇領取現金的比例已經從95%下降到70%左右,而選擇護理機構居家護理的則增加了超過20%。”鄭壽慶表示,“接下來,我們將加大護理機構供給、提高服務質量,讓更多參保人在家享受護理機構提供的服務”。

  護理人員缺口嚴重

  “三年來,長護險試點取得了積極進展,首批15個試點城市結合本地實際情況紛紛出臺方案,另外,‘自愿’試點城市也有四五十個,并且還有繼續擴大的趨勢。” 中國社科院社會保障實驗室首席專家鄭秉文肯定道。不過,他也指出,由于沒有制定統一的制度框架,僅15個試點城市,在保障范圍、受益規模、保障水平、籌資渠道、籌資標準等多個環節就存在不一致、不確定。而隨著參與試點的城市越來越多、試點的時間越來越長,考慮到公平、可持續的原則,應該在擴大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之前,統一制度基本框架、基本籌資原則、基本待遇水平等關鍵問題,防止長護險制度碎片化現象進一步擴大。

  除了制度框架亟待統一,在試點過程中,反映最強烈的問題是護理人員嚴重不足。

  “上饒現在護理服務人員極缺。”鄭壽慶表示,盡管近幾年上饒加快了對護理服務人員的培訓,但仍然遠遠不夠。而護理人員的缺乏直接影響了長護險的供給效率和效果,制約了長護險制度的有效推廣。

  《中國商業長期護理保險發展報告(2019)》認為,我國護理市場尚不成熟,勞動力的不足進一步加劇了長期護理市場供需失衡。從人才缺口來看,目前我國失能及半失能老人數量為4063萬人,若按照國際上失能老人與護理員3∶1的配置標準推算,我國至少需要1300萬名護理員。但目前我國各類養老服務設施服務人員不足50萬人,持證專業護理人員不足兩萬人,全國養老服務人才需求缺口較大。另外,我國養老護理人員普遍年齡大、學歷低、流動性高,且通常缺乏專業的護理知識和臨床護理經驗。

  面對現實條件,作為經辦機構的保險公司并未消極等待,而是積極發揮自身優勢,讓參保人享受到專業的照護服務。比如,泰康養老就借助其在醫養康護一體化養老社區的管理經驗,建立了78項長期護理服務標準,針對日常護理項目設置26項操作考核標準。在長護險經辦過程中,泰康將這些標準應用在了試點地區。與此同時,還邀請泰康養老社區具有豐富、專業臨床護理經驗的居家護理培訓師,定期將專業的護理課程搬到長護險一線,第一時間解決參保人居家護理的難題。

  就在本次采訪結束的9月底,民政部印發了《關于進一步擴大養老服務供給 促進養老服務消費的實施意見》,提出2022年年底前,培養培訓1萬名養老院院長、200萬名養老護理員、10萬名專兼職老年社會工作者。這一政策將鼓勵更多年輕人加入這一行業,為長期護理保險制度的持續發展提供保障。

  延伸閱讀

  2016年6月27日,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辦公廳發布《關于開展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的指導意見》,長期護理保險制度正式進入探索之路。

  截至2018年6月底,長護險制度覆蓋5700萬人,參保職工與城鄉居民的比例約為7∶3,享受待遇人數已達18.45萬人。除了確定的15個試點城市以外,目前自愿開展長護險的城市已有近50個,而且這一趨勢正在逐步擴大。

  長護險有效地破解了“養老機構不能醫、醫療機構不能養、家庭成員無力護”的養老困局,取得了“患者家庭減負擔、護理機構得發展、醫療資源優化配置”等多方共贏的效果。

  正因如此,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擴大長期護理保險制度試點,讓老年人擁有幸福的晚年”,為長護險下一步發展指明了方向。

責任編輯: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