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政策視點CURRENT AFFAIRS
政策視點 / 正文
劍指違規利益輸送 保險公司關聯交易管控力度加大

  編者按:

  在管理機制方面,要求保險公司在董事會和經營層建立關聯交易控制委員會和辦公室,分別負責關聯交易的全面管理和日常管理。增加保險機構的主動管理責任,要求保險公司進一步優化管理流程,明確責任歸屬,實現管控流程全程可追溯。明確內部問責的發起和審批流程,規定保險公司的相關主體可以對違規關聯交易提出問責建議,監管部門也可以責令保險公司對相關責任人予以問責。

  9月9日,保險公司關聯交易迎來了新的統一、全面的監管制度:銀保監會正式出臺《保險公司關聯交易管理辦法》(以下簡稱《辦法》)。

  銀保監會表示,近年來,通過違規關聯交易進行利益輸送問題已成為行業亂象之一,個別保險公司通過設立非金融子公司或者層層嵌套的金融產品,向關聯方輸送利益,把保險公司當成“提款機”,引發重大風險。在此背景下,《辦法》正式出臺。

  從此前相關的監管文件看,保險公司關聯交易監管規定仍為2007年發布的《保險公司關聯交易管理暫行辦法》(以下簡稱《暫行辦法》)作為基礎,隨后,監管部門又于2008年、2015年、2016年、2017年下發通知,分別補充了對關聯交易計算、比例限制、信息披露和內控等方面的新內容,相關制度較為零散,此前發布的規定已經不能適應防風險和強監管的需要。

  銀保監會還表示,《辦法》的發布順應了市場發展需要,進一步健全了公司治理監管制度體系。下一步將強化制度建設,彌補監管短板,持續加強監管,不斷提高保險公司風險防范意識和管理水平。

  有業內人士評價,實際上,該《辦法》的征求意見稿于2018年5月就已下發,16個月之后才正式出臺最終版本,這也顯示出監管層充分考慮了各方意見,最終出臺的政策不僅體現了嚴監管的特點,也有務實和人性化的一面。

  優化制度 認定關聯方與關聯交易

  記者在梳理中發現,《辦法》共七章六十四條,從“完善關聯方認定標準”等五方面加強關聯交易監管,強化保險公司內控管理。同時按照關聯交易管理流程,從關聯關系認定、關聯交易的內控管理及外部監管等方面進行明確規定。

  與原來的《暫行辦法》相比,《辦法》從多個方面對原有制度進行了優化。其中,關聯方和關聯交易的“認定”,是關注重點之一。“《辦法》對于關聯方的認定范圍大大超過了原有范圍,這不僅會使不少‘潛伏者’浮出水面,也在很大程度上彌補監管漏洞,讓違規關聯交易成本提高。”上述業內人士稱。

  《辦法》明確指出,保險公司的關聯方是指“與保險公司存在受一方控制或重大影響關系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同時還分別列示了關聯法人或其他組織、關聯自然人的情形。”而此前的規定為,“保險公司關聯方主要分為以股權關系為基礎的關聯方、以經營管理權為基礎的關聯方和其他關聯方。”

  《辦法》不僅對險企關聯交易重新分類為投資入股類、資金運用類、利益轉移類、保險業務類、提供貨物或服務類,并根據“實質重于形式”原則認定關聯交易。同時規定了保險公司控股子公司與保險公司的關聯方發生事項,按照保險公司的關聯交易進行管理,但控股子公司為上市公司或已受行業監管的金融機構的除外。而之前分類方式為資金運用、固定資產買賣、保險及代理、再保險、審計等服務、擔保等利益轉移類。

  值得關注的是,此次《辦法》在關聯方和關聯交易的認定上都體現了“實質重于形式”原則。同時還提出,保險公司和銀保監會可以根據實質重于形式的原則,認定可能導致利益傾斜的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組織為關聯方。

  完善監管空白 防止“繞道”規避審查

  銀保監會副主席梁濤曾表示,保險公司股東股權領域存在一些風險隱患,部分公司治理有效性“先天不足、后天失調”,關聯交易風險日益突出,管控失效風險不可忽視。

  顯然,此次立法目的,就是為了重點監控公司治理不健全機構的關聯交易和大額資金運用行為,要求保險公司提高市場競爭力,控制關聯交易的數量和規模,從而達到提高保險公司經營獨立性、防止利益輸送風險的監管目標。

  此外,《辦法》還強化監管職能,設立專門章節明確關聯交易管理和監管職責,要求保險公司股東、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等關聯方如實披露關聯關系有關信息,不得隱瞞或提供虛假陳述。明確保險公司董事會對關聯交易管理承擔最終責任。銀保監會依法對違規行為和相關責任人采取監管措施,加大對責任主體的監管力度。

  除了這些監管措施外,銀保監會還可依法予以罰款、限制業務范圍、責令停止接受新業務或者吊銷業務許可證等行政處罰,對相關責任人員可依法予以警告、罰款、撤銷任職資格、禁止進入保險業等行政處罰。涉嫌犯罪的,依法移送司法機關追究刑事責任。

  銀保監會有關部門負責人在答記者問中介紹稱,十余年前制定的《保險公司關聯交易管理暫行辦法》已經不能適應防風險和強監管的需要。一是監管制度不完善,存在監管空白。例如:原有規定未明確保險公司對子公司的關聯交易管理職責,導致部分實際控制人以保險公司子公司作為“資金中轉站”,繞道獲取保險資金,規避關聯交易審查。二是關聯交易形式多樣,原有規定缺乏穿透監管內容和手段,存在監管盲區,難以滿足關聯交易認定的需要。

  問責到人 實現全程可追溯

  為達到穿透監管,《辦法》還亮明了監管態度:保險公司應當維護公司經營的獨立性,提高市場競爭力,減少關聯交易的數量和規模。同時規定,關聯交易應當結構清晰,避免多層嵌套等復雜安排。不得通過隱瞞關聯關系等不當手段,規避關聯交易的內部審查、外部監管以及報告、披露義務。

  近三年來,監管部門已密集下發多份監管函,劍指保險公司關聯交易問題,險企關聯交易管理成為“重災區”。

  2017年10月,接到監管函的5家險企上海人壽、陽光人壽、渤海人壽、君康人壽、珠江人壽,均存在關聯交易管理不規范、關聯方檔案不完整、關聯交易未識別未報告等問題。隨后,信泰人壽、中華聯合、百年人壽、華匯人壽等多家保險公司也因關聯交易問題收到監管函,問題包括關聯方檔案不完整、管理不規范;重大關聯交易未識別未報告;關聯交易管理不規范等。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辦法》還強調,將落實責任問責到人。保險公司董事會和關聯交易控制委員會對關聯交易的合規性承擔最終責任。合規負責人是關聯交易管理的直接責任人。

  具體來看,在管理機制方面,要求保險公司在董事會和經營層建立關聯交易控制委員會和辦公室,分別負責關聯交易的全面管理和日常管理。增加保險機構的主動管理責任,要求保險公司進一步優化管理流程,明確責任歸屬,實現管控流程全程可追溯。明確內部問責的發起和審批流程,規定保險公司的相關主體可以對違規關聯交易提出問責建議,監管部門也可以責令保險公司對相關責任人予以問責。

責任編輯: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