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資產管理CURRENT AFFAIRS
資產管理 / 正文
供需兩端迎“再平衡” 私人銀行面臨全新競爭局面

  “新時代下,中國私人銀行發展將迎來新的機遇。一方面受到資管新規影響,供給端面臨格局重塑;另一方面需求端也將迎來高凈值客戶結構與需求的根本性轉變。”工行私人銀行部總經理張小東近日公開表示,供給端與需求端需要“再平衡”,將為私人銀行打開全新的競爭局面。

  2018年資管新規的出臺為財富管理行業帶來革命性的變化。在當前市場環境下,私人銀行業務作為高凈值客戶尤其是企業家客戶的綜合財富管家,在鞏固民營企業經營信心、助推經濟轉型升級、引導私人財富向善等方面的社會價值將更加凸顯。

  面向未來,私人銀行發展潛力巨大,其發展必須回歸客戶財富管理的本源價值,在此過程中,大數據等金融科技的發展將推動私人銀行業務站上新起點。

  資管新規重塑行業格局

  “資管新規發布后,隨著各項細則的陸續出臺,資管機構間圍繞新規各類細節的探討從未停止。作為私人銀行從業者,我們感受到全行業正在發生的巨大變化,也有一些不同于基金、券商的獨特感受和經歷。” 農行私人銀行部總裁孫寧近日表示。

  2018年發布的資管新規從源頭上遏制了財富管理行業的剛性兌付,要求“賣者盡責、買者自負”、資管產品實行凈值化管理,這從根本上重塑了財富管理行業格局,打破過往粗放發展模式,進入資管的精耕細作新時代。業內人士普遍認為,私人銀行作為財富管理的平臺和主要陣地,也面臨諸多挑戰和變革。

  “資管新規要求金融機構轉變預期收益率模式,開展資管產品凈值化管理,導致已經習慣‘比價’推護難度大幅提升。同時,不再有錨定數值的凈值型產品需要私人銀行自身盡快打造專業銷售隊伍,在提升復雜凈值型產品銷售能力的同時持續開展投資者教育,重塑投資者預期。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由于資管新規打破了多層嵌套、資金池這一傳統模式,現有的很多產品模式或形態將陸續退出歷史舞臺。在新的起點上,所有金融機構將同臺競技比拼投研、資管及風控能力,私人銀行面對旺盛的客戶需求以及互聯網時代多元的競爭格局,迫切需要盡早探索出新的產品研發之路,及早布局搶占發展先機。

  與此同時,隨著金融去杠桿持續推進,在資管新規過渡期結束前,資管產品可能面臨資金池清理引發的流動性、高負債企業的信用違約以及其他難以預知的風險。

  “無論是自主管理產品,還是代理銷售市場其他資管機構的產品,私人銀行作為直接服務高凈值客戶的部門,承擔著最直接的客戶維護壓力,無論是從客戶維護角度還是促進金融市場穩定的角度,私人銀行都需要做好產品的風險監控和管理,密切與管理人的溝通,盡早識別并提前排除風險隱患,這是新規實施后私人銀行必須面臨的考驗。”孫寧表示。

  客戶結構與需求發生根本性轉變

  2019年將成為中國國內私人銀行業務發展的新起點。建行近日發布的《中國私人銀行2019》預測,未來5年,在克服了短期經濟周期波動之后,2023年個人可投資金融資產有望達到243萬億元,年復合增長率恢復到約11%。值得關注的是,在新的市場和監管環境下,第一代和新生代企業家財富管理需求均在發生結構性變化。

  招行近期的調研結果也顯示,當前企業中、高級管理層與專業人士新富人群正在涌現。

  “傳統產業升級、新興產業規模化為經濟發展注入新動能,成為財富增長的重要源泉,新經濟崛起下的股權增值效應,推動企業中、高級管理層與專業人士新富人群涌現。”招行調研數據顯示,企業高級管理層、企業中層及專業人士群體規模持續上升,占全部高凈值人群的比例由2017年的29%上升為36%,規模首次看齊創富一代企業家群體。

  招行調研同時發現,良好的教育背景和豐富的行業經驗使得企業高級管理層對于經濟宏觀趨勢、行業動態和金融市場的了解高于高凈值人群平均水平,相應對財富管理機構專業投資能力的要求更高。

  從需求端的轉變來看,只有能夠真正了解客戶需求、擁有強大的投研和主動管理能力的機構才能在私人銀行競爭中贏得長期優勢。

  “財富管理需求轉變,一方面中國‘富一代’們逐漸進入世代傳承、家業交替的歷史時期,‘傳財’‘護財’逐步取代‘生財’‘理財’,成為更優先的財富管理需求;另一方面‘富二代’、新興行業創富者、專業人士等客戶們希望得到投融資一體化、優質資產投資、全球資產配置等更廣泛的財富管理服務。”張小東認為。

  科技賦能私人銀行未來發展

  面對新時代賦予的全新發展機遇,我國私人銀行業務具有很大的發展潛力。中國銀行業協會發布的《中國銀行家調查報告(2018)》顯示,41.5%的銀行家看好私人銀行業務發展。同時,根據多家商業銀行披露的2018年年報,多數商業銀行的私人銀行業務保持了較高增速。

  不過,資管新規后,高凈值人群在選擇財富管理機構時將更加慎重。招行調研結果顯示,被問及選擇境內財富管理機構標準時,團隊專業度為首要標準的提及率高達60%。分析人士認為,已建立較成熟服務能力及專業水平的財富管理機構,如果能夠在關鍵時期有效應對市場挑戰,將有更大發展機遇和競爭優勢。

  對此,業內人士認為,以大數據、人工智能為代表的金融科技快速發展,將從業務管理系統化、客戶獲取數字化、客戶金融服務智能化等多方面,為私人銀行提升業務效率和探索業務創新提供更大空間。因此,金融科技將成為未來私人銀行的重要競爭力。

  “要打造私人銀行的真正優勢,必須做到緊跟時代發展,主動擁抱金融科技。私人銀行是一項以質取勝的業務,其核心價值在于快速響應和有效解決。” 建行副行長張立林表示。

  “私人銀行服務強調私密性,從傳統歐美私人銀行機構業務經驗來看,獨立、安全、有效的數據管理能力是業務開展的必要載體。國內私人銀行機構有必要做好業務系統管理,逐步構建專屬的私人銀行業務系統,整合涵蓋客戶、產品、資產配置、風險監控、內部管理的全量數據系統,形成閉環。” 張小東認為。

責任編輯:楊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