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美文推薦CURRENT AFFAIRS
美文推薦 / 正文
飛揚跋扈為誰雄

  一說“飛揚跋扈”常常記起“吃了豹子膽”的形容。其實,杜甫說李白“飛揚跋扈為誰雄”的時候,有一絲規勸,更有十分敬佩。而且,查《本草綱目》,“豹”的條目,僅有“肉”與“頭骨”的條文,沒有說“膽大”云云。當然,彼時豹子也不是一級保護動物。“重慶保時捷女車主”膽大妄為,闖紅燈如“走泥丸”,原因不在吃了什么,而是有恃無恐。但是,“追加處罰”女教師的膽氣為什么那么足呢?說到底還是權力的“傲慢”。殊不知,“正義”加“輿情”是更大的權力。那么,“給礦山刷綠漆”呢?從上世紀末至今,“油漆又綠江南岸”的新聞再三出現,涉及皖、滇、陜、魯各地,這種“飛揚跋扈”只能屬于“婉約派”,叫做“咱就是不改”。

  

  朱燕祥 畫

  虎皮晚歲羞爭席

  豹尾當年扈屬車

  這是南宋詩人劉克莊的組詩《四和》里的一聯。

  “四和”古代是指太陽運行四方所達到的極限之處。“虎皮”在此是講席的代稱。《宋史·道學傳一·張載》曰:“(張載)嘗坐虎皮講《易》京師,聽從者甚眾。”劉克莊本人的《沁園春·吳叔永尚書和余舊作再答》詞也有句:“撤我虎皮,讓君牛耳,誰道兩賢相厄哉!”而“豹尾”在此指的是“豹尾車”。在古代,用豹尾裝飾的車子是帝王的屬車之一。這“豹尾車”,據說在周代就已經有了,是掌軍事刑法的“執法官”乘坐的。據說到了唐代,就從“軍正屬車”變成了帝王屬車。“扈”意為隨從,扈駕即隨從帝王的車駕。

  劉克莊的意思是,自己經歷了起起伏伏的悲歡離合,晚年已經不愿意與誰人再“奪席談經”了,“豹尾”當年也是跟隨帝王出行而風光無限的,如今只剩下“呵呵”。

  筆者卻由此聯發現:“豹子膽”與“豪車”果然如影相隨。

  2019年7月30日,重慶市渝北區龍盛街路口,“重慶保時捷女”李某與男司機互扇耳光,圖文并茂,新聞不脛自走。打架沒有引發圍觀,倒是美女車主頤指氣使的狂言讓“舉國震驚”:“我在渝北飆車是出了名的,紅燈我全部都是闖,我打個電話全改!”真是“未離海底千山暗,才到天中萬國明”,不可一世。隨即,網友扒出:這位住洋房別墅的女子,不僅穿高跟鞋、戴遮陽帽開車,而且在當地飆車知名度頗高,“抬手就打”乃習慣動作,3年29條交通違法記錄,行若無事。接著,有官媒提供:其丈夫童小華系渝北區公安分局石船派出所所長。

  盡管有截圖為證:29條違法均按規定全部接受了處罰。但網友還是追問:2條重大違章18分,其余27條扣81分,共計99分,這是多少個12分?是幾輛車在被扣分?怎么這輛保時捷還在橫行?

  這不是“虎皮晚歲羞爭席”的謙退,而是“豹尾當年扈屬車”的驕橫了。而且,從相關材料分析,這驕橫也絕非偶然,那原因大家心知肚明,似乎不必“問詢南來北往的客”。

  雖然尚未處理,但是從“重慶發布”的嚴肅語氣與“‘嚴書記’被判十年 網友:童所長在瑟瑟發抖”的大標題來看,“達摩克利斯之劍”已經在頭頂了。

  逢難才知師語重,悔頑劣一時,只生反骨

  捎書又恐雁來遲,遙秦鄂兩地,怎系我心

  此聯出自“中國教師報微信公號”,是一家大網站以“一組寫老師的對聯,看著看著不禁潸然淚下”的通欄標題之下發出的。

  作者署名為“前排”,顯然是網名。大家常說“民間有高手”,聯語界也是這樣。該聯的特色在于自況與懺悔:如今遇到了難事難題,才知道恩師當年的教誨是那樣語重心長,悔不該學《三國演義》里的魏延“頭生反骨”、調皮搗蛋、處處與老師作對。現在想問候一句多年前的老師,又恐怕傳書的鴻雁遲遲不到,從西北到湖北,如何把一腔心事捎去。

  2019年8月初,隨著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陸玉在新聞發布會表示“正在研究和制定教師紀律處分的具體實施細則,盡快介紹”,隨著山東五蓮縣教體局撤銷對楊老師追加處理決定,并將楊老師從原學校調往更加知名的五蓮一中,“當事雙方已協商達成和解”——山東五蓮“楊老師追加處理事件”基本上畫上了句號。

  然而,輿論似乎不曾止息,因為那么優秀的老師為什么不被教育局與學校保護?兩個學生被“課本打成輕傷害”的證據何在?“索賠三十萬元”究竟有還是沒有?“除了那兩名逃課的學生沒有考上五蓮一中,其他學生都考上了五蓮一中”是否屬實?雖然沒有考上卻是被“保送”去了五蓮一中是否屬實?如果屬實,下學期開學,楊老師還要面對那兩個“告狀”而引發“校鬧”的學生,學生是“悔頑劣一時,只生反骨”,還是變本加厲,繼續掣肘?

  前期新聞內容過于豐富多彩,突然斷片而“落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凈”如何可能?既然在“微時代”,新聞不會“爛尾”、傳言止于真相,那么,為什么不能夠把問題講明白呢?

  竊以為即便以上疑問全部“擱置”,“追加處分事件”能夠“倒逼”有關部門盡快做出“制定教師紀律處分的具體實施細則”也是大好事。7月9日,教育部剛剛告訴大家“將制定實施細則明確教師教育懲戒權”,即刻就有一紙“追加處分”要把一位優秀教師逼迫下崗,諷刺意味也過于濃厚了。撤銷決定、“縣委、縣政府高度重視,對教體局、學校進行了嚴肅批評教育”,說明“追加”是錯誤的,既然錯了,為什么不能夠在楊老師向學生和家長賠禮之后,有關部門再向楊老師道個歉呢?

  嗚呼!“聞同窗,一個個蛟騰鳳起,悔當初不知立雪;看我輩,每年年囊澀腹空,勸后學多作趨庭。”不是每個學生都有“捎書又恐雁來遲,遙秦鄂兩地,怎系我心”的心。心思在告狀而不是感恩的主,即便到重點高中,仍然是弄得自己難受學校也難受,何必呢?

  云霞天在望

  朱紫客常來

  這是《行業對聯》里油漆店的通用對聯。

  說“通用”,如今是有點不敢肯定的。因為現在的商店,擁擠得像壘積木,有門柱而且樂意貼對聯的日漸其少——原本是獨領風騷的“國粹”,如今漸行漸遠,令人唏噓。

  此聯“云霞”“朱紫”都是指油漆的顏色,而“天在望”者,既有“光彩照天”的意思,更寓有“人在刷漆天在看”的誠信。而“朱紫”是紅色與紫色,又代表古代高級官員的服色或服飾。意思是“大客戶”常來,生意好。

  試問,多大的客戶能夠買油漆刷山坡、刷墳場、刷礦山?不必驚奇,不僅有,而且常有也。

  在世紀之交的2000年初,安徽某縣就因為給山坡“戴綠帽子”而傳為笑談。到了2015年,“老譜”再次襲用:329國道旁的紹興越城區斗門鎮楊望村,為了完成上級要求的“綠化達標”任務,把百余座墳墓的墓碑和墻體上,都刷了墨綠的漆。坊間議論紛紛:中國是民俗傳統深厚的古國,“中心不戚,居喪不哀”是孔夫子最討厭的事情。你在墓碑上刷漆,墓中魂靈與死者后人作何感想?

  2018年7月下旬,筆者在一家科技發明網站看到消息,一驚非小:美國的一家公司發明了“綠化神器”,名曰“Hydro Mousse”(液體草坪)。只需將Hydro Mousse附帶的草籽與添加劑加入專門的罐子內,接通水管,就“想讓哪里長草就噴哪里”,有視頻有真相。

  那一刻,筆者覺得讀中文系大抵真是“沒有用”;也堅信,今后不會再有“給山石戴綠帽子”的愚不可及了。

  無奈據央視財經等媒體2019年8月2日報道:山東省新泰市“油漆又綠江南岸”,該市一處石料廠,為了應付環保檢查,給石材涂上了綠漆!

  嗚呼!朱紫客常來,大客戶!筆者真就想立馬辭去教職,去賣油漆!

  報道最后問曰:主管部門若不知情,是監管失職。若知情,為何給這家企業辦理采礦許可證?

  自然,這回的“綠色行動”以礦山被關停,相關責任人被停職而告結束。然而,我是再也不敢說“到此為止”了。并且由此悟出:有一種“飛揚跋扈”不是“頤指氣使”,而是“屢教不改”,是“我是傻瓜我怕誰”!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