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專家觀點CURRENT AFFAIRS
專家觀點 / 正文

用好金融科技這把“雙刃劍”

訪原中國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

  言必談大數據,行必關乎金融科技,這已是本輪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一個突出特點。縱觀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幾大要求,無論是更好支持實體經濟,做好普惠金融,還是降低系統性風險,抑或是推動監管適應新業態、新形勢,都繞不開金融科技。

  在這種背景下,也有專家提示,當前是否存在金融科技泛化的風險?金融科技究竟是否“萬靈藥”?日前,《金融時報》記者就上述問題專訪了全國政協委員、原中國保監會副主席周延禮。他指出,金融科技也有“雙刃劍”特征,一方面可以完善和提高金融服務方式和效率,為增加金融服務的可得性開辟了新渠道,改善金融交易環境;另一方面也必須關注技術運用的金融風險。

  《金融時報》記者:在本輪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過程中,金融科技發揮著重要作用。但同時有專家指出目前金融科技存在被泛化的風險。您如何看待這一問題?

  周延禮:金融科技發展對金融業高質量發展產生了積極的影響,有助于完善和提高金融服務方式和效率,增加金融服務的可得性開辟了新渠道,改善了金融交易環境。

  具體來講,金融科技的幾個重要作用包括:一是有助于破解金融信息不對稱的難題;二是提供了信用數據可得性,助力金融機構精準服務;三是準確地提供金融服務所需的要素流轉軌跡,便利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便捷性;四是金融機構和市場主體協調構建市場信息安全體系,為資源配置提供有效的大數據使用便利;五是降低了金融服務成本和風險,便捷有效地接入金融消費群體和小微企業。

  當然,金融科技也有“雙刃劍”特征。應當指出的是,金融科技不是科技,其本質是金融。金融科技操作系統現在面臨的金融風險也不可低估。互聯網支付、金融銷售、互聯網保險、網絡借貸、股權眾籌融資、互聯網信托和消費金融等領域都依托于金融科技,但濫用或以此為幌子可能會加劇上述領域的風險。

  《金融時報》記者:針對上述風險,您認為監管應該如何與時俱進,防范其潛在問題呢?

  周延禮:一是充分發揮監管功能,確保服務實體經濟健康發展,是防范化解金融風險的基礎。金融業發展健康與否,取決于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程度,因此實體經濟金融需求是金融機構服務的首要。要認識到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高低,要求金融機構改善服務,創新金融產品,滿足企業的發展需要。

  二是做好金融監管,要依賴監管信息系統。健全及時反映風險波動的監管信息系統,完善信息發布監管管理規則,強化監管信用濫用的懲戒機制,這些基礎性監管手段是不可缺少的。

  三是“做到管住人、看住錢、扎牢制度防火墻”。

  四是運用金融科技手段和支付結算機制功能,進行適時動態監管,對線上線下、國際國內的資金流向流量實時監控,使所有的資金流動都置于金融監管機構的監督視野之內。

  五是金融去杠桿。金融風險的源頭是高杠桿,去杠桿是一項長期任務。認真分析我國宏觀杠桿率和各部門杠桿率的水平及其演變,特別是認真研究高杠桿與我國傳統經濟發展方式的內在關聯,把去杠桿的要求作為長期金融監管要求,防范金融系統性風險。

  六是加強金融基礎設施建設。優化金融基礎設施,這是改善金融供給的基礎條件,沒有這樣一些基礎設施,要改善金融供給可能只是一句空話。金融基礎設施也包括信息披露、征信體系的技術等。利用金融科技手段,做好金融交易的登記、托管、交易、清算、結算制度,完善相關法律法規,確保這些制度正常運行。

  七是加強監管科技建設。加大金融監管科技力量,充分發揮監管科技的作用,讓監管真正長上科技的牙齒,用科技手段提高風險預警能力和風險防范水平,精準地進行風險監管,防范和化解各類風險。

  八是要加強消費者教育,加強消費者信用信息管理。讓金融消費者珍視自己的金融信用信息的重要性。當前,我們主要是通過金融科技創新,著力提升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金融服務,讓金融消費者有較高的金融服務可得感、滿足感和獲得感,發揮金融“血脈”的功能和作用,打通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最后一公里。

  《金融時報》記者:從金融機構的角度出發,在利用金融科技,提高服務實體經濟效率的過程中,除了嚴守監管要求這一底線外,還有哪些值得注意的問題?

  周延禮:從金融機構看,要確保金融科技創新帶來的各類風險能夠在可管、可控、可承受的范圍之內。引進金融科技的時候,要立足于防范風險的角度,提高金融服務的深度和廣度。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形成與發展情況越來越復雜,風險的表現形式也越來越多樣,因此,要加強金融科技監管基礎設施建設。

  金融機構都必須意識到,信息不對稱等問題影響著金融服務效率的提高,但要解決這個老大難問題也不可能一蹴而就,不可能有靈丹妙藥。在推動金融科技時,要從支持實體經濟發展需要的角度出發。

  一是發揮金融科技優勢。根據金融業運行需求,助推金融科技引領產品和服務的創新。堅持風險和問題導向的思路,圍繞實體經濟發展中有效金融需求,補足傳統金融服務的短板,引導金融機構利用金融科技著力改進民營小微企業、“三農”、精準扶貧、制造業等重點領域和薄弱環節的金融服務,更好地助推金融科技創新驅動發展、拓寬金融服務的可獲得性。

  二是支持科技性金融服務和產品創新。鼓勵銀行保險機構積極運用分布式賬戶、區塊鏈、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技術,創新設計產品,實現精準便捷高效的金融服務,走科技驅動經營之路,打造優質服務品牌,高效率地服務客戶。

  三是強化金融科技應用風險管控。遵循“技術中立”原則,遵循金融業務本質,強化金融科技的監管,及時“穿透定性”,防止冒用“技術”名義違法違規開展金融業務。要支持金融機構與科技企業在風險防控方面開展全面合作,強化對信息科技風險、外包風險和其他操作風險的管控。要利用科技手段建立盡職調查、風險評估和持續監測制度,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責任編輯: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