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降準如期落地 支持實體經濟融資“量增價降”

  9月6日,人民銀行發布公告,決定于9月16日全面下調金融機構存款準備金率0.5個百分點,并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于10月15日和11月15日分兩次實施到位,每次下調0.5個百分點。

  從釋放資金的規模來看,全面降準釋放資金約8000億元,定向降準釋放資金約1000億元。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認為,對比1月份全面降準并置換MLF后累計釋放8000億元的資金,且還不需要應對春節期間流動性收緊壓力,本次降準不可謂力度不大。在財政政策方面,提前下發部分明年專項債額度后,貨幣政策也跟上了腳步,目標仍然在于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做好六穩。

  全面+定向組合凸顯支持小微

  對于降準背后的因素,東方金誠首席宏觀分析師王青認為,首先,當前制造業PMI指數已連續4個月處于收縮區間,宏觀經濟下行壓力加大,需要政策面予以對沖;其次,繼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改革旨在緩解融資貴問題后,人民銀行需要通過降準,向商業銀行釋放低成本中長期流動性,提升其信貸投放能力,緩解融資難問題。

  需要注意的是,此次“全面降準+定向降準”組合同時出現,在全面降準0.5個百分點的同時,宣布額外對僅在省級行政區域內經營的城市商業銀行定向下調存款準備金率1個百分點。明明說,本次全面降準支持力度本來已經較大,意在加大對實體經濟支持,做好六穩工作,針對省域城商行定向降準進一步加大了對小微企業支持力度。

  房地產方面,明明認為,5月份以來對房地產融資渠道收緊后,監管層面“封堵”住房地產融資,削弱了房地產融資對全面降準和不搞大水漫灌的制約,本次全面降準也屬于延續1月份的全面降準操作。

  降準預期充分外匯市場保持穩定

  自9月4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到“加快落實降低實際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政策工具”后,市場已對近期降準有了較為強烈的預期,并已部分體現在交易情緒中。

  交通銀行金融市場業務中心副總經理仇高擎表示,本次降準的力度和精準定位均體現了人民銀行進一步支持民營及小微企業降低融資成本的行動力,也有助于緩解當前存在的信用分層問題。

  對于債券市場而言,明明認為,降準落地將打開盤整了一段時間的利率下行空間。仇高擎認為,當前短端利率對長端收益率的進一步下行有一定制約,本次降準預計會帶動資金利率下行,債券收益率將打開一定下行空間。預計短期這一利好將帶來一定的順勢交易機會;但對于配置盤而言,目前利率已經處于歷史相對低位,建議還是要控制久期,防范風險。

  對于外匯市場而言,理論上降準短期會對匯率有貶值影響,畢竟降準在一定程度上能降低收益率。但就本次的市場反應來看,由于此前市場對于降準已有充分預期,消息落地后,離岸人民幣市場反應不大。

  “從中長期而言,作為逆周期調節政策的一部分,降準能緩沖經濟下行壓力,對于匯率又是利好。整體而言,根據當前的內外部環境,人民幣仍將維持雙向波動的格局。”仇高擎說。

  降低銀行資金成本引導利率下行

  “降低實際利率水平是今年以來的重點工作,而具體政策仍然需要落實到LPR和利率市場化上,引導LPR下行,降準以降低資金成本有助于LPR下行。”明明說。

  人民銀行有關負責人表示,本次降準將降低銀行資金成本每年約150億元,通過銀行傳導可以降低貸款實際利率。

  同時,明明表示,對中小銀行實施定向降準也有望降低中小銀行的資金成本,并拉低LPR的算術平均值并降低實際貸款利率。

  后續關注點方面,9月9日和9月17日分別有1765億元和2650億元1年期MLF到期。明明認為,不同于以往降準置換MLF的操作,本次降準主要關注對沖稅收因素擾動,為后續MLF操作留足了空間。加之美聯儲9月19日議息、9月20日第二次LPR報價,9月中旬集中了較多變化因素,本次降準后MLF續作情況可能會比較靈活。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接下來在引導LPR下行過程中,為保持房地產調控政策的連續性,主要針對房貸設立的5年期LPR有可能少調或者不調。”王青說。

  貨幣政策靈活調整空間加大

  “未來一段時間,中美經貿摩擦還將大概率處于波瀾起伏狀態,全球經濟減速也會逐步向國內傳導,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需求易上難下。”王青認為,首先,在可能掣肘貨幣政策邊際偏松的幾個因素中,前期豬瘟疫情影響豬肉價格沖高,但預計其對CPI的推動作用有限,接下來物價漲幅持續大幅突破3%的可能性不大;其次,在房地產調控加碼背景下,未來房價再度膨脹的風險可控;第三,經歷2017年以來的嚴監管、去杠桿后,我國宏觀杠桿率較快上行勢頭得到遏制,這也為今年宏觀政策逆周期調節騰出一定空間。此外,伴隨美聯儲啟動降息過程,全球貨幣政策已轉入寬松軌道,從兼顧內外平衡的角度判斷,這意味著我國貨幣政策靈活調整的空間在加大。

  在剛剛過去的一周內,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兩次強調要“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王青認為,這意味著后期政策可能將進一步向邊際寬松方向調整。同時,為避免“大水漫灌”,未來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還會持續發力,TMLF、再貸款、再貼現等操作力度將繼續加大,主要目標是對民營小微企業等經濟薄弱環節提供“定向滴灌”。

責任編輯: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