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本報關注CURRENT AFFAIRS
本報關注 / 正文
朱雋:美國單方面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毫無依據

  北京時間8月6日,美國財政部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對此,人民銀行國際司司長、CF40成員朱雋在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表示,美國將中國認定為“匯率操縱”毫無依據。

  首先,經過歷次改革,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不斷完善,匯率市場化水平和彈性不斷增強,人民幣體現強勢貨幣特征。根據國際清算銀行數據,2005年初至2019年6月份,人民幣名義有效匯率升值38%,實際有效匯率升值47%,是二十國集團經濟體中最強勢的貨幣,在全球范圍內也是升值幅度最大的貨幣之一。2018年全年,人民幣對美元的雙邊匯率貶值幅度不足5%,對一籃子貨幣匯率貶值幅度僅為1.5%左右。今年以來,隨著美國頻繁升級貿易摩擦,人民幣雙邊匯率和多邊匯率貶值幅度也都不到2%。

  同時,中國作為負責任的大國,十幾年來一直恪守G20領導人峰會的宣言精神,不搞競爭性貶值,不將人民幣匯率作為工具來應對貿易爭端等外部擾動因素。在1997年亞洲金融危機、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期間,中國都用行動實踐人民幣匯率穩定的承諾。并且在從去年開始美國不斷升級貿易摩擦的過程中,中國也一直堅守這一承諾,為維護自身金融穩定和國際金融市場穩定做出了巨大努力。

  美國無視中國推動匯率機制改革和維護人民幣匯率穩定方面這么多年做出的不懈努力,嚴重破壞了國際規則,對全球經濟金融產生了十分負面的影響。

  其次,國際上匯率評估最權威的機構不是美國財政部,而是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自2015年以來,IMF在和中國每年年度的第四條款磋商中多次指出,人民幣匯率水平和經濟基本面大體一致。8月10日凌晨,IMF發布的2019年度中國第四條款磋商報告再次強調了上述結論,并且建議中國如果下一步面對不斷升級的貿易摩擦,可以擴大匯率彈性,減少匯率干預。

  再次,從美國自身評估他國匯率的政策法律來看,認定中國操縱匯率也是站不住腳的。美國先后制定了兩部法案來評估貿易伙伴國的匯率政策。一部是1988年的《綜合貿易與競爭法》,該法案旨在強化美國在貿易方面的國際地位,沒有明確匯率操縱的標準,美國財政部評估他國匯率操縱有很大的自由裁量權。此次美財政部認定中國“匯率操縱”主要是援引這部法案。

  第二部是《2015年貿易便利與強化法案》,對“匯率操縱國”提出了三條具體的量化的指標:一是對美貿易順差每年200億美元即達標;二是該經濟體的經常賬戶順差占GDP比重超過2%;三是該經濟體持續單邊干預匯率,對持續單邊干預的評估標準為該經濟體在過去12個月,至少6個月(此前為8個月)多次實施外匯凈買入,買入總額超過GDP的2%。

  “匯率操縱”需要達到以上3個量化標準,達到2個指標則列入監測名單。自法案公布以后,美國財政部發布了7份匯率報告,沒有認定任何一個國家操縱匯率。中國只觸發了第一項指標,根本不符合美國自己所謂的“匯率操縱國”認定標準。因為人民幣匯率破7,美國就馬上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違反了國際共識,令人難以信服。

  朱雋進一步表示,從市場數據看,美國不斷升級貿易摩擦恰恰是人民幣匯率波動的重要的外部擾動因素,也是國際金融市場不穩定的重大根源。8月以來人民幣匯率波動是市場對美國不斷升級貿易摩擦的正常反應。美國不顧事實給人民幣貼上標簽,損人不利己。中國經濟具有巨大的韌性潛力和回旋余地,中國也有信心有能力應對各種情況。

責任編輯:楊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