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深度報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報道 / 正文
信貸增速季節性回落 需適度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

  央行發布的最新金融統計數據顯示,7月份人民幣貸款增加1.06萬億元,低于市場預期。7月末人民幣貸款余額同比增長12.6%,增速分別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4個和0.6個百分點。

  “7月信貸增量環比同比都明顯回落,除季節性因素外,銀行體系內的信用分層壓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影響到銀行的風險偏好,加之當前實體經濟運行壓力較大,表內信貸融資供需兩端都不同程度受到影響,進而導致信貸增速明顯回落。”交通銀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級研究員陳冀說。

  具體來看,中長期信貸方面,7月中長期貸款增速低于去年同期,住戶部門中長期貸款增加4417億元提供了一定支撐,企業部門中長期貸款增加3678億元延續相對不足,居民部門購房需求依然是中長期信貸的支撐。

  短期信貸方面,7月企業短期貸款減少2195億元,同比環比均大幅減少,居民部門短期信貸7月僅增695億元。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表示,從居民短貸來看,7月消費可能承壓。票據融資在7月末得到了監管層支持,經歷了“貼現率破1%”事件后終于環比增速轉正,票據融資增加1284億元,但同比依舊少增1100億元。結合上述長短期信貸數據,弱需求現狀逐步得到驗證,短期運行較為低迷。

  “7月企業短貸減少2195億元,票據融資同比少增,也表明當前部分金融機構信貸投放依然受到不同程度的流動性約束。從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所顯示的貸款加權利率來看,隨整體利率有所下降,但其背后可能與信貸投向結構更加傾向于風險較低客戶有關,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實體經濟運行壓力猶存背景下,機構風險偏好改善仍有較大空間的現狀。”陳冀說。

  聯訊證券董事總經理李奇霖認為,上述現象可能也與6月季末沖存款行為有關。一般在季末月,為了應對存款考核,銀行一方面會利用企業短貸來派生存款,在6月過后,這些短期貸款陸續到期,帶來企業短期貸款的大幅減少;另一方面會使企業選擇用票據來應對資金結算,在6月過后,替代作用消失形成反饋。此外,由于1月份票據沖量較多,6個月期票據大量到期也間接造成了票據的大幅少增。

  社會融資規模方面,7月社融增量為1.01萬億元,社融存量同比增速10.7%,較上月低0.2個百分點。其中,對實體人民幣貸款增量8086億元,同比少增4775億元。陳冀認為,信貸投放低于預期,小幅拖累社融增速。

  表外融資方面,降勢有所增大。7月委托貸款降987億元,信托貸款降676億元,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減少4563億元,貢獻了較大降幅。

  “7月房地產信托貸款受到監管指導,未貼現銀行承兌匯票的大幅減少與低迷的企業短期信貸、低M1增速三者互相印證。”明明認為,目前非標監管邊際趨緊,同時票據清查使得企業票據套利難度增大,預計表外融資難以快速上行。

  7月份,企業債發行單月凈融資2240億元,同比多70億元;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有較大提升,7月單月凈融資額4385億元,同比多2534億元。陳冀認為,盡管地方專項債同比增速較快,但今年地方債發行已經有所減速,對于7月社融增速的支持有所減弱。

  “在房地產領域信用派生力量被限制,在信用擴張的資產端缺乏有效依托的情況下,若專項債不擴容,隨著專項債下半年發行額度減少與低基數效應逐漸消失,年內社融增速高點大概率已經過去,需要警惕信用收縮再度出現的可能。”李奇霖說。

  7月M2同比增速8.1%,同比環比均有所減小。M1同比增速3.1%,環比降低1.3%,同比減少2%。明明認為,銀行表外融資減少疊加信貸不足是M2增速下滑的原因。M1低增速與企業短貸低增相互印證,后續應當繼續保持觀察,以確定狹義貨幣增速的底部區間。

  “M2增速回落主要受信貸不及預期、市場流動性分層壓力等因素綜合影響。7月貨幣政策的主要調控目標在于緩解市場流動性分層壓力,并兼顧外部貿易摩擦背景下的壓力,并未大幅向寬松調整對M2增速形成必要支撐。未來政策依然會維持穩健狀態,鑒于M1、M2增速雙雙回落,若美聯儲持續降息,受外部降息潮推動,國內需適當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引導國內市場利率緩降,降低企業融資成本。”陳冀說。

責任編輯:楊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