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深度報道CURRENT AFFAIRS
深度報道 / 正文
專家熱議金融委第八次會議:金融機構再獲政策性支持 實現逆周期調節

  9月27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融委”)召開第八次會議,研究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深化政策性金融機構改革、進一步擴大金融業高水平雙向開放等問題,并部署下一步重點工作。

  會議指出,當前我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增長動力加快轉換,金融風險趨于收斂。金融體系要堅持穩中求進工作總基調,切實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繼續實施好穩健貨幣政策,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

  近一個月以來,金融委動作頻繁,召開三次會議為金融工作“導航”。此次會議的主題仍然是“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是近三次會議一以貫之的基調。業內專家認為,支持商業銀行補充資本金、金融改革與擴大開放將形成合力,共同提升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力度和質效。此次會議聚焦于金融機構,旨在通過對不同機構的不同支持措施,以克服順周期思維、實現逆周期調節。

  重點支持商業銀行補充資本金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會議對銀行資本金補充問題進行了重點部署。繼8月31日的金融委第七次會議和9月5日金融委全國金融形勢通報和工作經驗交流電視電話會議都強調要鼓勵和支持銀行利用更多創新型工具多渠道補充資本后,此次會議對銀行補充資本有了更詳細的部署安排。

  資本金是銀行經營的基礎,增強銀行資本實力是提升金融支持實體經濟能力的重要方面和基本條件。會議提出,要加快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豐富銀行補充資本的資金來源渠道,進一步疏通金融體系流動性向實體經濟的傳導渠道。重點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將資本補充與改進公司治理、完善內部管理結合起來,有效引導中小銀行下沉重心、服務當地,支持民營和中小微企業。

  銀保監會數據顯示,今年二季度末,商業銀行(不含外國銀行分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71%;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1.40%;資本充足率為14.12%。

  在廣發證券銀行業首席分析師倪軍看來,支持商業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對穩增長,做好“六穩”工作,服務實體經濟都具有重大意義,同時也是非常及時的安排和部署。

  商務部中商智庫首席研究員李建軍對《金融時報》記者說,確保商業銀行資本充足一方面可以保證銀行有足夠資本支持實體經濟的資金投放,另一方面也能確保商業銀行的穩健經營,從而對支持實體經濟發展具有更好基礎。

  對于銀行資本補充的渠道,倪軍對《金融時報》記者分析稱,銀行需要內外源相結合進行資本補充。應該鼓勵銀行通過完善銀行內部治理結構、鼓勵銀行通過內部留存收益及原有股東注資等方式來補充資本。此外,還可以通過上市融資,發行優先股、永續債等外源性渠道來補充資本。

  中信證券投資銀行委員會董事總經理王超男認為,本次會議提出將資本補充與改進公司治理、完善內部管理結合起來,一方面激勵中小銀行完善公司治理,改進內部控制和風險管理,從而降低銀行體系的系統性風險;另一方面,公司治理較完善、資信情況較優質的中小銀行,可能有更多的資本補充手段,以進一步提升商業銀行資源配置功能和效率,通過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更好地服務中小微企業和實體經濟。

  “監管部門要加強協調,統籌配合,繼續加強對銀行補充資本的支持力度。” 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建議,除永續債之外,還可以繼續探索轉股型二級資本債券、含定期轉股條款資本債券和總損失吸收能力債務工具等,進一步增強資本補充工具的靈活性和多樣性。此外,監管部門還應進一步優化審批流程,提高資本補充工具發行效率,并賦予商業銀行一定的發行自主性。

  深化政策性金融機構改革

  針對政策性金融機構。會議要求深化改革,完善治理體系和激勵機制,遵循金融機構經營規律,發揮好在經濟轉型升級和高質量發展中的逆周期調節作用。

  民生銀行高級宏觀分析師王靜文分析稱,去年下半年以來的穩增長過程中,焦點在于紓困民企和傳統的政策工具,政策性金融機構并未扮演關鍵角色,未來在實施逆周期調控時,政策性金融機構將發揮更大作用。國家開發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農業發展銀行這三大政策性金融機構,發行的債券等同于政府信用,所以需要承擔起更重要的責任。

  業內專家大多認為,在商業性金融機構信貸投放意愿受到制約和影響時,政策性金融機構可形成有效補充,提高整個金融體系對實體經濟支持力度。

  在李建軍看來,政策性金融機構對于經濟社會發展中長期資金的供給十分重要,深化政策性金融機構改革是為了夯實我國經濟發展的基礎,能夠在基礎設施建設、“一帶一路”建設中,更好地提供長期資金功能保障。對于支持新一輪的對外開放,支持企業“走出去”,經濟結構的轉型升級方面,都有巨大的促進作用。

  擴大金融業高水平雙向開放

  全面對外開放,符合我國高質量發展的需要。金融的突出作用在于對資源進行有效配置,我國經濟的轉型升級和“走出去”,都離不開金融業進一步對外開放。

  會議提出,要進一步擴大金融業高水平雙向開放,鼓勵境外金融機構和資金進入境內金融市場,提升我國金融體系的活力和競爭力。

  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陳雨露日前在 “2019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上表示,擴大金融業雙向開放是我國的自主選擇,有利于引入更高水平的金融服務,可以在更高的層次上充分利用“兩個市場、兩種資源”,通過外部競爭促進我國金融業高質量發展和提高全球競爭能力。

  7月20日,金融委宣布了11條金融業進一步對外開放的政策措施,進一步放寬外資準入,并進一步開放我國債券市場和信用評級業等。目前,這11條政策措施正有序落地。

  “今年以來,金融開放繼續加速,這不僅可以引導資本流入,穩定人民幣匯率,而且有利于增強市場競爭,迫使內資金融機構進一步提高效率,從而提升整個金融體系的活力。”王靜文表示。

責任編輯: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