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要聞CURRENT AFFAIRS
要聞 / 正文
美國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標簽 既不合理更不合法

  北京時間8月6日,美國財政部決定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這一聲明一時間在國際金融市場引發強烈反應。在中美貿易摩擦加劇,貿易談判進程受阻的情況下,美國在此時一意孤行地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可謂醉翁之意不在酒。

  更重要的是,無論是從國際法還是美國國內法的角度來看,美國指責中國為“匯率操縱國”均是沒有理論依據的,并且也是不合法的。美國的這番舉動,顯然是任性的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行為,并且更像是給對中國施加高額關稅找借口。

  值得注意的是,美國將中國列為“匯率操作國”的行為,本身就存在著邏輯硬傷,美國至少刻意忽略了三個關鍵問題。

  首先,中國并不符合美國自己制定的所謂“匯率操縱國”的判定標準。簡單來說,美國提出了三條有關“匯率操縱國”判定的標準:第一,與美國雙邊貿易順差超過200億美元/年;第二,該經濟體的經常賬戶順差占GDP比重超過2%;第三,通過購買外幣持續單邊干預匯率市場(至少在12個月中的6個月)。顯然,在這所謂的三條標準中,中國僅符合貿易順差這一條,但美國卻強行給中國貼上了“匯率操縱國”的標簽,這本身就沒有任何道理可言,這一行為就是在利用美國的霸權對中國極限施壓。

  其次,人民幣的貶值是市場對美國貿易關稅政策預期的正常反應,并非是人為操縱。進入8月以來,人民幣匯率出現了一定幅度的貶值,這一現象被美國解釋為是中國故意操縱匯率。顯然,美國是有意忽略了一個事實:8月1日,美國總統特朗表示,將從今年9月1日起,對從中國進口的3000億美元商品加征10%的關稅。

  當前美國在全球范圍內挑起貿易爭端,令全球貿易緊張局勢顯著增加,市場擔憂情緒和避險情緒已經大幅攀升。而在中美雙方進行貿易談判的過程中,美國三番兩次地出爾反爾,毫無信譽可言。現在,特朗普又再次威脅對中國出口美國的商品加征關稅,這無疑再度給市場情緒造成了嚴重的打擊。而人民幣在此時出現波動,主要就是受到全球經濟形勢以及貿易摩擦局勢變動的影響,是由市場力量所推動的。

  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王有鑫表示,作為價格調節工具,匯率貶值是外部環境變化的正常反應。匯率作為國際收支調節工具,其變動必然會隨著出口貿易和國際收支態勢動態調整。此外,英國《經濟學人》也分析稱,人民幣貶值是市場對美國關稅預期的自然反應。實施新的貿易關稅將損害中國出口商的收入,進而減少他們可以用匯回的美元購買人民幣的數量。

  最后,美元的強勢有自身的原因,不能讓其他國家為其承擔責任。歷史上,美國就已多次通過認定其他國家和地區操縱匯率的方式,要求其他貨幣升值,以解決其他國家和地區對美國貿易順差的問題。其中,在1992年至1994年,中國被美國財政部5次認定為“匯率操縱國”,韓國在1988年和1989年被認定為“匯率操縱國”,而日本以及德國等國也先后被列入匯率監測名單。

  然而,實際情況是,美國對其他國家存在的貿易逆差以及美元本身的強勢表現存在著內在的原因,并不能將責任完全推卸給其他貨幣。第一,當前美國經濟增速在發達經濟體中依然獨占鰲頭,盡管出現下行壓力,但從整體表現上看,美國的經濟基本面依然穩定,對美元可以形成支撐。

  第二,作為強勢美元的反對者,特朗普一直都在批評美聯儲的貨幣政策,認為美聯儲應當繼續大幅降息。然而,值得注意的是,盡管美聯儲已降息25個基點,但美國的利率水平相比歐洲央行以及日本央行的負利率對投資者仍然具有吸引力,美國與其他國家之間的利差仍會對美元提供上行動力。

  第三,美國在全球范圍內挑起的貿易爭端令市場的避險情緒大幅飆升,疊加英國脫歐等風險因素,在避險情緒的推動下,投資者涌入美元資產,這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美元的上行。

  由此可見,美國為了在貿易談判中向中國施壓以及解決自身的貿易逆差問題,而給中國貼上“匯率操縱國”的標簽,既不合理更不合法。美國更應該意識到,利用霸凌主義向中國極限施壓,不斷升級對中國貿易爭端,這種不負責任的行為不但會破壞國際金融市場秩序,引發市場動蕩,更將會阻礙全球經濟和貿易的復蘇和增長,得不償失,損人害己,并且有可能給全球經濟帶來更加深遠的負面影響。

責任編輯:韓勝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