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互聯網金融CURRENT AFFAIRS
互聯網金融 / 正文
以科創與普惠為方向 互聯網金融生態加速重構

  業內人士認為,近期中小劣質網貸平臺大規模出清,而頭部平臺加大向機構業務的轉型力度,經營逐漸趨穩。P2P中的Peer概念,不再局限于資產/資金兩端連接個人消費者/投資者(2C),更被用于連接工商企業和金融機構(2B/2F)。這有利于行業風險釋放,使網貸回歸普惠金融本源。

供圖:IC photo

  根據某網貸研究機構統計數據,截至2019年7月底,P2P網貸行業正常運營平臺數量繼續呈現下行態勢,總數不及800家,相比6月底減少了30家。從各機構動態來看,消息不斷,但是有好有壞:8月份,有網貸公司成功登陸美股,也有上市公司因涉嫌非法吸收存款被立案;有頭部平臺根據市場環境變化主動轉型,也有很多實力不濟的中小平臺加速離場。

  業內人士告訴《金融時報》記者,網貸行業正經受壓力考驗,在堅持科技創新和普惠金融大方向的前提下,有實力、負責任的平臺最終可能闖關成功,獲得新生。

  機構資金驅動業務發展

  當前,網貸行業發展呈現新特點,即布局助貸、導流等業務,加大與持牌金融機構的合作。綜合在美國上市的幾家金融科技企業的財報數據來看,去年以來,機構資金呈增長態勢,多數占比已經接近50%。以拍拍貸今年第二季度的財報數據為例,2019年7月份,通過機構資金合作伙伴撮合的借款金額占總撮合金額的比例已經超過五成,增長至53.2%。同時,2019年第二季度,通過機構資金合作伙伴的撮合額占比從2019年第一季度的30.9%增長到了44.8%,而在2018年第四季度時這一數據為20.4%。可以看到,拍拍貸助貸業務正以約每季度上升10%的速度高速增長。

  對于行業頭部平臺機構資金的增長,中國人民銀行參事、人民銀行調查統計司原司長盛松成日前撰文稱,“這一方面受到監管對傳統個人型P2P業務的三限措施影響,另一方面也是各頭部平臺根據市場環境變化主動轉型,大力拓展助貸和導流等機構業務的成果。”盛松成認為,網貸平臺吸收更多的機構資金,可以將風險承受能力薄弱的散戶逐步清除出市場;同時,也可以實現投資者的專業化改造,普及理性投資理念,有助于金融系統的穩定。

  拍拍貸聯席CEO章峰表示:“目前,我們有20多個機構資金合作伙伴,我們有信心繼續深化并多元化資金來源,促進國內市場的業務增長。第二季度,機構資金合作伙伴的撮合金額貢獻了40.2%的經營收入,機構資金驅動的態勢發展良好。”

  重視資產端開拓

  在盛松成看來,近期中小劣質網貸平臺大規模出清,而頭部平臺加大向機構業務的轉型力度,經營逐漸趨穩。P2P中的Peer概念,不再局限于資產/資金兩端連接個人消費者/投資者(2C),更被用于連接工商企業和金融機構(2B/2F);并據此引入符合監管要求的第三方增信機制,加強風險管理措施。這與Lending Club等國際主流模式逐步趨同,也有利于行業風險釋放,使網貸回歸普惠金融本源。

  事實上,受益于普惠金融作為國家戰略的定位,我國普惠金融行業獲得了長足的發展,其中,包括網貸在內的金融科技行業以技術為依托,連通出借端和借款端,為廣大小微企業提供了方便快捷的撮合服務。

  業內人士認為,挖掘金融服務“下沉市場”是服務好小微企業、踐行普惠金融理念的重要一環,網貸平臺應重視資產端的開拓,為個體工商戶和小微企業提供更多的融資服務。據拍拍貸介紹,公司自2018年5月上線商戶貸業務以來,商戶貸用戶數量平均每月增長10%,交易額平均每月增長15%;截至2019年7月31日,商戶貸累計成交額已超6億元,覆蓋小微企業數量3.5萬余家。

  “作為一種補充金融,網貸應當以實現包容普惠為重任,致力于服務信用白戶、小微、‘三農’等次級群體的短期融資需求;充分利用平臺化、信息化和科技化的優勢,堅持小額分散的撮合機制和輕資產的運營模式。”盛松成在前述撰文中提到。

  針對金融科技公司在服務小微方面的技術優勢,業內人士表示,科技實力是推動金融科技公司業務增長的核心,其應當在技術領域進行不斷探索和努力。據拍拍貸財報顯示,以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為主導的科技能力已經覆蓋了其業務全流程,同時,其2019年第二季度的研發費用為1.016億元,較2018年同期的7810萬元增長30.1%,平臺未來發展的核心競爭力進一步增強。

  堅守初心 合規發展

  業內人士認為,隨著監管新政的出臺和備案工作的推進,注重科技創新、堅持合法合規的金融科技平臺在經歷調整期后,將獲得更大競爭力。

  據了解,一些平臺已經為合規經營、符合監管要求做好準備。ICP經營許可證、信息安全等級保護三級認證、銀行存管等都是合規的基礎條件。另外,在實繳資本方面,不少公司開始了增資行動:4月,玖富普惠、人人貸、拍拍貸等拉開增資序幕;6月,恒昌利用自有資金將實繳資本從4億元提升至5億元;7月,宜人貸完成實繳注冊資本5億元,翼龍貸宣布增資至10億元……在公開信息披露方面,目前,接入中國互金協會登記披露服務平臺的網貸機構共94家;接入國家互聯網應急中心網絡借貸機構實時數據監管系統的有468家;在國家互聯網金融安全技術專家委員會開發并運營的“金融服務平臺”上,可查驗的機構有40家,包括宜人貸、積木盒子、恒易融、人人貸等。

  可以看到,告別野蠻生長、規范有序經營,是互金行業穩健前行的關鍵。那么,在機構化和小微化后,未來如何繼續前行?盛松成表示,需要厘清其與傳統貸款的差別,特別是市場定位和經營/風控模式,以便建立起符合現代金融科技監管標準的新業態。

  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認為,本身合規經營、股東背景良好、監管部門提出的要求均已滿足的平臺,應按照監管要求開展業務,不要考慮增加多少規模,把業務做實、做專、做細即可。

  輕易貸董事長李勇會認為,2019年是行業經受巨大壓力測試的一年,有實力、負責任的平臺才能闖關成功。

責任編輯:楊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