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互聯網金融CURRENT AFFAIRS
互聯網金融 / 正文
數字經濟改變了什么

  1987年,中國第一封電子郵件——“越過長城,走向世界”從北京向世界發出。2018年,我國光纜長度超過4500萬公里,互聯網寬帶接入用戶達4.4億戶,網民數量8.54億。30年間,我國互聯網實現了從無到有,從落后到引領。在互聯網的強力牽引下,我國數字經濟規模在2018年達到31萬億元,占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達1/3,對GDP增長的貢獻率達67.9%。

  從電商到物流再到平臺,富含網上零售、智慧物流、移動支付等新元素的數字經濟“消費鏈”已經形成。

  在零售領域,互聯網幫助消費完成了從腳步到指尖的轉變。2018年,我國實物商品網上零售額70198億元,比上年增長25.4%,占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比重為18.4%。2018年的天貓“雙11”交易額達2135.5億元,是2009年第一個“雙11”5000萬元成交額的4000多倍。與幾年前的物流爆倉不同,快遞送達時間與往常相比并無明顯差別,首單送達僅用8分鐘,這依賴于我國日益發達高效的物流系統。

  在物流領域,區塊鏈、人工智能的廣泛應用是降成本、提效率的關鍵。2018年,菜鳥網絡啟用區塊鏈技術跟蹤、上傳、查證跨境進口商品的物流全鏈路信息,供消費者查詢驗證。2019年,蘇寧的新一代無人倉可實現商品從收貨上架到存儲、補貨、揀貨、包裝、貼標、分揀的全流程無人化,揀選效率600件/小時,單件商品揀選成本降低52%。

  移動支付是實現便捷網上交易的基礎。2018年,我國移動支付業務605.31億筆,金額277.39萬億元,同比分別增長61.19%和36.69%。移動支付平臺已經成為重要的基礎設施。數據顯示,該項服務能夠將小商家的收銀效率提升60%,將總體經營效率提升10%。

  平臺是上述所有活動的最終承載者。近日,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發布的《2019年數字經濟報告》顯示,一個全新的“數據價值鏈”已經形成,構建數字平臺的企業在數據驅動型經濟中擁有巨大優勢。全球市值最大的20家數字企業中,有40%擁有基于平臺的商業模式。不止于支付,在國內,以支付寶為代表的平臺更是覆蓋了智慧城市、投資理財、信用生活、公益脫貧等各個方面。

  工業還停留在工人揮汗如雨伴隨著機器轟鳴的大工廠?在智能化車間里,工業機器人已經實現了從生產到裝配的全流程自動化,協作機器人更是能與工人直接交互,共享工作空間。“互聯網+”在生活領域全面推進后急需找到新的賦能點,工業面臨數字化轉型需求,二者一拍即合,以工業互聯網為代表的產業互聯網登上舞臺。工信部數據顯示,2018年,工業中數字經濟占行業增加值的比重為18.3%,我國具有一定影響力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已經超過50家,重點平臺平均連接的設備數量達到了59萬臺。

  未來驅動工業互聯網的毫無疑問是數據。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發布的《中國大數據與實體經濟融合發展白皮書(2019年)》顯示,企業應用大數據正在從單個環節如研發、生產向端到端全鏈條的融合延伸,以數據的流動提升全產業鏈的效率。大數據的滲透方式也在從信息整合向智能分析和決策邁進。

  大數據正賦能“中國制造”,加速制造業高端化發展進程。一方面,制造業智能化水平普遍提升,另一方面,制造業價值鏈各環節正加速優化,個性化生產加速落地,企業生產模式從同質化生產向定制化生產發展。工信部副部長陳肇雄表示,截至今年9月,我國企業數字化研發設計工具普及率達到67.8%,關鍵工序數控化率達到48.5%。目前已有三分之一的企業實現網絡化協同,四分之一的企業開展服務型制造,提供個性化服務定制的企業達到7.6%。

  數字經濟還一定程度拉小了社會發展的鴻溝。由北京大學數字金融研究中心和螞蟻金服研究院聯合發布的報告指出,數字經濟通過資金網絡、商業信息網絡、物流網絡為代表的三大基礎服務普及,讓東西部地區能共享經濟發展機遇,促使經濟發展機會更均等化,縮小了東西部經濟發展差距。

責任編輯:楊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