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融資租賃CURRENT AFFAIRS
融資租賃 / 正文
擴張速度趨緩 租賃行業亟待轉型升級

  2018年,融資租賃行業主動適應統一監管性的要求,在金融市場結構性調整中改善流動性管理,進一步緩釋化解自身經營風險,行業總體運行平穩,風控能力持續提升。但需正視的是,國際形勢依然復雜嚴峻,新舊風險共存疊加,面對新的挑戰和機遇,轉型升級仍然是融資租賃業新的一年乃至未來一段時期改革發展的主線。

  金融租賃公司(銀行系、資管系)與融資租賃公司(廠商系、獨立第三方系)2018年年報披露已基本收官。從租賃公司2018年的經營業績中可以發現,在金融監管趨嚴、經濟高質量轉型的大環境下,前幾年租賃公司高速擴張的發展特征不再,多家租賃公司2018年的資產規模、凈利潤增長速度出現了放緩跡象,盈利能力分化加大,業務競爭也漸趨激烈,整個行業亟待創新轉型。

  中國融資租賃三十人論壇主席楊凱生表示,2018年,融資租賃行業主動適應統一監管性的要求,在金融市場結構性調整中改善流動性管理,進一步緩釋化解自身經營風險,行業總體運行平穩,風控能力持續提升。但需正視的是,國際形勢依然復雜嚴峻,新舊風險共存疊加,面對新的挑戰和機遇,轉型升級仍然是融資租賃業新的一年乃至未來一段時期改革發展的主線。

  增速趨緩 順勢調整資產端、負債端

  “我國租賃行業經歷高速發展后,已具有超過6萬億元可觀的市場規模,但現在,很多融資租賃企業依然感受到涼意。”浙江大學融資租賃研究中心理事長程東躍坦言,整個融資租賃行業發展速度有所放緩,不少租賃公司面臨的外部市場環境日趨嚴峻。還有一些租賃公司頻頻“踩雷”,內部也存在著商業模式單一、發展方向不明等問題。

  針對行業新的發展特點,楊凱生建議,在資產端,租賃公司的調整要適應動能轉換和產業融合的要求。融資租賃公司一是要發揮優勢、順勢而為,積極拓展新的業務增長領域;二是要加強專業化能力建設,拓展產業融合增值服務;三是要支持高端設備企業拓展國際市場,深化國際產能合作。

  而在負債端,租賃公司的發展則要適應資本約束和流動性管理的要求。租賃企業需要進一步搭建流動性治理體系,加強現金流缺口和流動性限額的管理,做好流動性風險的提前預警。同時,要用好租賃資產證券化、租賃資產保理、權益權轉讓等融資工具,積累提升信用層級,拓寬同業的合作空間。

  應對競爭 推進業務轉型創新

  融資租賃行業的同質化競爭一直是困擾行業發展的問題之一。近年來,伴隨業務的井噴式發展,尤以銀行系金租公司為代表,售后回租業務模式的比例較高,同業化競爭愈發激烈,尋求業務的專業化轉型已迫在眉睫。

  業內專家認為,在業務層面,租賃公司需優化涉足行業結構,及時調整涉足領域,主動退出“兩高一剩”行業及高杠桿、高風險企業。在發揮設備融資租賃優勢、支持飛機、船舶、工程機械等傳統行業做大做強的同時,也需積極拓展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節能環保和生物等戰略性新興市場。此外,還可努力探索租賃進入文化產業、城鄉公用事業、新能源汽車及配套設施、現代農業、居民家庭消費等領域。

  比如,某銀行系租賃公司在其年報中表示,2019年將以“回歸本源、做實租賃”為工作主線,以“穩定當期發展、布局專業發展”為年度主要任務。也有一些租賃公司在吸取同行業經驗的基礎上,開始進入新的產業市場,開拓業務發展新模式。據河北金租汽車融資業務負責人謝勝立介紹,河北金租在2018年成立了汽車金融事業部,著力進行科技金融及專業化建設,打造“專業+場景+平臺”的發展模式,在行業內具備一定的后發優勢。

  而在業務模式創新上,多位業內人士均表示,金融科技在租賃行業應用有廣闊空間,并對業務模式創新產生推動作用。如做好數據收集與挖掘可用以發現和篩選客戶;應用大數據可實現信息的充分和對稱,能用以實時識別和防控風險;提高業務運作質量效率,降低運營成本和操作風險;創新業務模式,延展租賃業務的增值服務等。如平安租賃,其2018年將業務重心放在醫療大健康、汽車租賃等板塊上,并著力強調了金融科技對業務創新所起到的引領作用。

  擁抱監管 做好適應性調整

  2018年,融資租賃行業由商務部、銀監會分別監管轉變為由銀保監會統一監管。楊凱生表示,2019年,統一的監管架構將會確立,相應的監管政策也會陸續出臺。

  “在統一監管的新政策環境中,租賃行業要主動進行適應性調整。其核心要義是由工商企業的監管變為金融企業的監管。”楊凱生強調,對企業而言,適應性調整的要點主要是公司治理、戰略管理、資本約束、風險控制、內部控制、流動性管理、信息管理系統建設和創新能力建設。就監管目標而言,主要是努力實現監管體制轉換的平穩過渡、化解存量風險、防止風險外溢、回歸租賃本源、服務實體經濟。

  4月30日,銀保監會在其官網公布了2019年規章立法工作計劃,其中就包括有《融資租賃企業監管管理辦法》。值得注意的是,《融資租賃企業監管管理辦法》的類型為“修訂”而非“制定”。業內人士分析認為,這意味著監管層將在2013年商務部印發的《融資租賃企業監管管理辦法》基礎上,進行補充再修訂,對于融資租賃企業而言,有望實現功能統一下的差異化監管、制定符合融資租賃特征的普惠金融政策并實行分類分級管理。

責任編輯: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