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金融創新CURRENT AFFAIRS
金融創新 / 正文
頂層設計定調 銀行金融科技路徑漸趨明朗

  8月22日,央行印發《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提出到2021年,建立健全我國金融科技發展的“四梁八柱”,進一步增強金融業科技應用能力,實現金融與科技深度融合、協調發展,明顯增強人民群眾對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金融產品和服務的滿意度。

  近日,央行印發《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以下簡稱《規劃》),這份新鮮出爐的頂層設計,給金融科技的發展注入了一針“強心劑”。央行表示,金融業要充分發揮金融科技賦能作用,推動我國金融業高質量發展。

  方向明確了,路就更好走了。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董希淼表示,“相信在《規劃》的指引下,中國金融機構、科技公司和監管部門將各司其職、齊心協力,持續創新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的金融產品和服務,全面提升金融科技應用水平,充分發揮金融科技賦能作用,不斷增強金融風險防范能力,將金融科技打造成為金融高質量發展的‘新引擎’,更好服務實體經濟和金融消費者。”

  不過,要實現《規劃》提出的六大目標,銀行業在完善金融科技建設上還有很多功課要做。

  《規劃》指引發展道路

  “《規劃》是我國金融科技第一份科學、全面的規劃,是金融科技發展進程中的里程碑,具有重大和深遠的意義。”董希淼認為,中國缺乏金融科技發展的整體規劃,未建立全面的金融科技監管體系,因此發展主要依靠市場機構自發自主的創新。對金融機構而言,由于缺乏統一的監管規則,部分應用不夠規范。

  《規劃》明確要強化金融科技監管,建立健全監管基本規則體系,加快推進監管基本規則擬訂、監測分析和評估工作,探索金融科技創新管理機制,服務金融業綜合統計,增強金融監管的專業性、統一性和穿透性。

  對此,董希淼認為,未來,金融科技監管的主要形式將從機構監管轉移到行為監管。“長期以來,中國實行分業監管,以機構監管為主的形式已不符合金融業發展趨勢,金融市場出現了一些亂象,部分亂象還橫跨多個行業,相互滲透和交叉。近年來,金融監管體制改革加快,更注重行為監管。未來,金融強監管將進一步常態化,并借助監管科技(RegTech)提升監管能力和效率。”

  尤其值得銀行業關注的是,隨著金融科技的進一步發展,其發力重心或將從個人客戶(C端)轉移到公司客戶(B端)。董希淼分析,“中國人口基數大,面向C端的業務創新相對簡單,發展速度很快。而開拓C端市場的核心要素是流量。無論‘砸錢’打價格戰拼補貼,還是打造各類消費場景拼體驗,導入流量并轉化成客戶就是王道。然而,隨著互聯網時代邁上新階段,消費互聯網進階成為工業互聯網,流量紅利正在快速下降并終將消失,原有粗放的業務模式隨著監管趨嚴難以為繼,而技術進步正在催生著整個行業發生裂變。”

  而想要發展好金融科技,銀行首先應該樹立正確的發展理念。“金融科技不止是推出一些新的金融產品和新的金融服務模式,它帶來的是金融業企業文化、經營理念、管理體制、運營機制等方面一系列的深刻改變。”工行原行長楊凱生在“神州信息2019Fintech高峰論壇”上表示。

  新技術應合理運用

  對于銀行業而言,研究并把新技術運用到日常業務領域早已是“家常便飯”。前不久,各家銀行的5G銀行紛紛亮相,一時間各種最新運用成為業內熱議的焦點。

  “5G不僅是新一代移動通信技術,更是經濟和社會發展的基礎設施。隨著5G時代的到來,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等將深度發展,物聯網、虛擬現實/增強現實等將加速應用。這將深刻改變金融的產品和服務形態,并在很大程度上將重構金融業務模式。”董希淼說。

  可以看到,對于新技術的運用,各家銀行可謂爭先恐后布局、各有各的戰術打法。以興業銀行為例,今年以來,該行進一步推進科技體制機制改革落地,設立金融科技創新基金,將上年利潤的1%專項用于支持大數據、云計算、人工智能等新興技術應用和創新孵化。

  值得關注的是,面對層出不窮的新興技術,銀行業應當如何選擇適當的發展路徑?董希淼分析,《規劃》提到大數據14次、云計算14次、人工智能20余次,但沒有提到區塊鏈,這或許說明國家對尚不明朗的技術持保留態度。”

  業內專家同時表示,如何“合理運用”新技術值得深入思考。對此,《規劃》強調,要以重點突破帶動全局發展,規范關鍵共性技術的選型、能力建設、應用場景以及安全管控,全面提升金融科技應用水平。

  如何在安全合規的前提下,合理應用新技術賦能金融產品與服務創新?如何防范新技術自身風險與應用風險?更是銀行業當前亟待探索的課題。

  多維度提升服務質效

  “合理運用金融科技手段豐富服務渠道、完善產品供給、降低服務成本、優化融資服務,提升金融服務質量與效率,使金融科技創新成果更好地惠及百姓民生,推動實體經濟健康可持續發展。”賦能金融服務提質增效,無疑是《規劃》重點關注的一個領域。

  未來,銀行的服務邊界將越來越廣。“客戶期待隨時隨地以最低成本獲得最佳服務,需求越來越綜合化、復雜化。目前的金融服務無法完全滿足客戶需求。必須以開放包容的心態打破藩籬,共建生態,真正讓金融服務無處不在、無微不至。”董希淼稱,2018年,“開放銀行”作為一種新的商業模式頗受推崇,并非偶然。

  以建行為例,該行積極對外拓展開放共享型智慧生態,在初步搭建起同業金融科技產品體系、推進銀行業協會聯合授信等項目建設的同時,還推進住建部公積金數據集中平臺建設和農村土地經營權流轉平臺建設,并在多地推動智慧城市政務服務項目。

  在提升服務效率環節,各家銀行積極打造定位于生活服務平臺APP,探索輕型化金融服務模式。興業銀行年中業績報告顯示,該行“好興動”APP深度融入用戶吃、喝、玩、購、樂等生活消費場景,與近7萬家商戶合作,注冊用戶數較年初增長接近100%;新版手機銀行APP上線后月活用戶(MAU)增長22%,現金分期、消費分期交易成功筆數分別增長39%、165%。

  值得一提的是,對小微等普惠領域的服務質效,也將在金融科技的助力下大大提升。華創證券認為,此前針對小微企業貸款的難點在于沒有足夠的數據支撐貸前盡調、風控評估、貸后跟蹤,導致貸款審批周期較長、利率成本較高。隨著金融科技的發展,不少銀行將和軟件公司合作,推出增值稅數據、ERP數據等新的風控手段,將有助于推動普惠金融發展,從而使小微企業受益。

責任編輯:楊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