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金融創新CURRENT AFFAIRS
金融創新 / 正文

依靠金融科技打造支持小微“中國模式”

業內人士熱切展望金融科技應用前景

  隨著上市銀行半年報陸續披露,高于市場預期的營收和盈利表現令人驚喜。其中,值得關注的是,各家銀行機構的金融科技投入在進一步加強。從戰略重視到高比例資金投入,以金融科技驅動的傳統金融業改革正在深化升級。

  金融科技的應用遐想一直是近幾年的熱點。借助大數據勾勒出小微企業更加具體的“價值畫像”,被視為推進小微金融的“利器”。除了傳統的政府增信和熟人社交增信外,技術也正在為小微企業增信。而且隨著技術的發展與成熟,這樣的增信成本也正在逐步降低。

  那么,借力大數據等金融科技是否可以徹底解決融資難、融資貴難題?當前最重要的發力點有哪些?《金融時報》記者為此進行了多方采訪。

  打造金融支持小微“中國模式”

  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日前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由新希望集團、小米、紅旗連鎖等股東發起設立的新網銀行運行兩年間為農民提供了普惠融資服務。他特別對比國際知名的“窮人銀行”——孟加拉的格萊珉銀行模式,介紹了金融科技支持下的中國式精準支持模式。

  劉永好表示,新網銀行在很多關鍵數據上都取得了重大突破。“一是貸款不良率。格萊珉銀行的不良率大概是3%至4%,而新網銀行的貸款不良率大概是格萊珉銀行的十分之一。二是貸款靈活性。格萊珉銀行貸款周期在半年到一年之間,而且用戶不能提前還款,但新網銀行的貸款周期則會參考農業周期,比如以豬的入欄和出欄周期為參考,提供貸款周期從10天、20天、100天到一年不等,大大便利了農場主、農戶。三是單筆貸款審批速度。格萊珉銀行審批貸款的周期是7天到14天,而新網銀行則是首筆批貸4分鐘,此后平均放貸時間是42秒。四是貸款金額。新網銀行單筆貸款額度從500元到5萬元不等,與格萊珉銀行相近,但從總量上看,格萊珉銀行41年共發放貸款300億元左右,而新網銀行兩年內累計發放了2600多億元貸款。”

  能達成上述數據,憑借的是大數據風控系統。劉永好告訴《金融時報》記者:“新希望在產業鏈上積累了很多農戶購買器材、飼料以及售出的數據。此外,新希望也鏈接了人民銀行的征信系統數據等,通過這些數據形成的有效‘畫像’可以幫助機構更精準地支持農戶,控制風險。”

  這一模式也并非新網銀行所獨有。從微眾銀行、網商銀行等互聯網巨頭主導下的民營銀行,到近年來大力發展小微業務、推出“小微快貸”等特色產品的大型國有商業銀行,都在嘗試利用金融科技加強對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

  對于這種模式,全國政協委員劉尚希在接受采訪時評價稱:“以前,我們普遍認為小微企業貸款成本高、風險大、收益低;現在,通過調研發現有些地方做得相當好。為中小微企業貸款,規模雖然不大,有的可能就幾萬元,但對這樣的貸款,有的地方已經做到了人為零干預,依靠智能風控模型做到風險可控,而且成本低、效率高。依靠金融科技發力是解決中小微企業融資貴的一個重要途徑,并有望形成破解小微企業融資困境的‘中國方案’。”

  大數據應用莫貪“捷徑”

  當然,推進金融科技并非一帆風順。興業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魯政委此前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專訪時就表示:“現在大家提到信息不對稱問題,都認為大數據、金融科技是降低成本的最佳方案。但是,不容忽視的是,前期大規模的設備和技術投入、人才培養和數據的搜集,實際上投入成本也很高。如果全盤考慮的話,短期內大數據難以真正有效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

  對于這一問題,交通銀行原董事長牛錫明也表示,目前,獲得真正海量、有效的數據還是很困難的。“這不僅存在技術問題,還存在法律問題,需要多管齊下來解決。”

  比起成本而言,更緊迫的問題在于要有人才、技術。金融科技從建設到落地應用并不簡單。魯政委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銀行發展金融科技,不是砸錢買一套系統就能直接應用的。大家都看到了金融科技的積極作用,但是不少機構缺人才、缺技術。”

  然而,在市場驅動下,快速應用金融科技似乎成為了一種“必備技能”。在這種快速達標的希望下,牛錫明提到了業內一個看似“捷徑”實則是困境的問題:更樂于支持“大”小微。他表示,當前銀行支持小微企業,更愿意支持一家集團性的小企業或者是愿意支持一家大一點的小企業,因為這樣的企業有名氣也好支持。但是,實際上真正需要支持的小微企業往往是那些規模不大的底層小微企業,這些小微企業甚至沒有完整的財務報表,在數據獲取方面也存在困難。而另一條“捷徑”則在于合作可能催生的機構惰性及其帶來的風險。魯政委表示,傳統金融機構在考核指標的壓力下,可能急于實現大數據等金融科技的落地和應用,但由此衍生的問題是,部分銀行把金融科技業務外包給了阿里、騰訊這些技術相對成熟的互聯網企業。“但這就相當于把風控業務交給了別人,而風險還是銀行自己的。這一點可能會存在隱患”。

  對此,上海銀保監局黨委書記韓沂表示,對于這種銀行和互聯網金融機構合作的“雙軌機制”,監管機構正在觀察,也注意到了其中的風險。“如果銀行依賴第三方機構做風控,長此以往就失去了自己持牌經營的意義。在過渡期我們不能一棍子打死,但會注意控制增量。”

  推動國家層面大數據建設

  實際上,要真正做到大數據的“大”,進行交叉數據驗證,僅靠單個金融機構很難實現。此前互聯網金融狂飆式發展階段,不少企業僅僅打著“互聯網”“大數據”的旗號,再加上誘人的回報率,就可以吸引到客戶。這種缺乏真正有效數據支持的“平臺企業”,更多是在進行擊鼓傳花式的龐氏騙局。

  而針對該問題,不少地方政府早在幾年前就開始積極行動,包括浙江、江蘇在內的多省份開始推動跨部門、跨機構間的數據共享。而金融機構可借此看到企業的社保、納稅、工商、水電等多重信息,進而進行交叉驗證,來判斷企業的實際資質。

  不過,更多人已經關注跨區域乃至全國層面的數據庫建設。“地方政府推動當然是好事,但這還遠遠不夠。實際上,即使是小微企業,其業務鏈條也很可能跨省。而以省為單位的平臺就有很大的局限性。”魯政委建議:“要從國家層面出發,由國務院牽頭推動各部委的數據聯網,建立一個大數據服務中心。當然,這其中哪些數據涉及國家安全需要保密的以及數據瀏覽使用權限都必須通過嚴格制度來約束。這個大數據中心應該是以服務為主要目的,而不一定是一個法律依據。”

  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副院長金李也提出,可由政府引導并發動社會力量,打造以大數據為支撐的小微企業信息共享平臺。“金融機構可以通過合理付費獲取所有相關信息,或者委托有數據處理能力的分析機構提煉分析有關小微企業的風險信用信息。這一平臺的建立,能夠有效提升信用數據收集整理的規模經濟水平,并在此基礎上形成一個系統的大數據分析描摹,對小微企業未來的經營狀況形成較為精準的判斷,有力支持金融機構對優秀小微企業進行信用放款。”金李表示。

責任編輯:楊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