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區塊鏈CURRENT AFFAIRS
區塊鏈 / 正文

詳解央行數字貨幣:

雙層運營體系 中心化管理 注重M0替代

  8月10日,CF40特邀成員、中國人民銀行支付結算司副司長穆長春在第三屆中國金融四十人伊春論壇上表示,從2014年到現在,央行數字貨幣(DC/EP)已經研究了五年。去年開始,數字貨幣研究所的相關人員已經在做相關系統開發,央行數字貨幣現在已經“呼之欲出”。

  CF40常務理事、中國銀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邵伏軍表示,法定數字貨幣將產生積極影響,有助于央行提升對貨幣運行監控的效率,豐富貨幣政策手段;提升交易流程的智能化水平;提升支付特別是跨境支付效率,建立開放的支付環境。

  采用雙層運營體系和中心化管理

  據悉,DC/EP采取的是雙層運營體系,由人民銀行先把數字貨幣兌換給銀行或者是其他運營機構,再由這些機構兌換給公眾。穆長春表示,雙層運營體系適合我國國情,既能利用現有資源調動商業銀行積極性,也能順利提升數字貨幣的接受程度。

  首先,在中國這么大的經濟體發行法定數字貨幣是一個復雜的系統性工程。采用單層運營架構,會給央行帶來極大的挑戰。其次,雙層架構能夠充分發揮商業機構的資源、人才和技術優勢,促進創新。再次,雙層運營體系有助于化解風險,避免風險過度集中。人民銀行以前開發的清算系統都是面對金融機構,要依靠央行自身力量支撐數字貨幣系統,同時滿足高效穩定安全等需求比較困難。最后,單層運營架構會導致金融脫媒。DC/EP會對商業銀行存款產生擠出效應,影響商業銀行貸款投放能力,增加商業銀行對同業市場的依賴,損害實體經濟。

  去中心化是加密貨幣的自然屬性。但穆長春表示,在雙層運營體系安排下,要堅持中心化的管理模式。主要原因在于央行數字貨幣仍然是中央銀行對社會公眾的負債,要保證央行在投放過程中的中心地位,保證并加強央行的宏觀審慎和貨幣調控職能,并保持原有的貨幣政策傳導方式。同時,指定運營機構來進行貨幣兌換,必須要進行中心化的管理,以避免機構貨幣超發。

  與電子支付工具采用賬戶緊耦合的方式不同,央行數字貨幣是賬戶松耦合,即脫離傳統銀行賬戶實現價值轉移,使交易環節對賬戶依賴程度大為降低。“央行數字貨幣既可以像現金一樣易于流通,有利于人民幣的流通和國際化, 同時又可以實現可控匿名。”穆長春表示,要在保證交易雙方匿名的同時保證三反(反洗錢、反恐怖融資、反逃稅)。

  不預設技術路線

  談及DC/EP是否采用區塊鏈技術,穆長春表示,央行曾經有過使用區塊鏈技術的設想,還設想過“一幣兩庫三中心”的架構。但最終決定保持技術中性,不預設技術路線,可以稱它為長期演進技術(Long Term Evolution)。采取任何一種技術路線,央行都可以適應。但技術路線必須要具備高擴展性,高并發的性能,適應小額零售高頻的業務場景。

  為了引導央行數字貨幣用于小額零售場景,不對存款產生擠出效應,避免套利和壓力環境下的順周期效應,穆長春提出,可以根據不同級別錢包設定交易限額和余額限額,也可以增加兌換成本和摩擦,以避免在壓力環境下出現順周期的情況。

  不過,DC/EP雖“呼之欲出”,在邵伏軍看來,法定數字貨幣發展仍面臨一些問題。當前技術水平不足就是一大制約因素。現有的技術還難以實現對海量的貨幣實時數據采集、監控和分析,也難以開展高效精準的可編程的操作。另外,法定數字貨幣既缺乏相應的底層運作規范,也缺乏相應的監管機制,國際件的協調也充滿難度。

  值得注意的是,智能合約是討論數字貨幣離不開的話題。“通過智能合約的設計,較好解決交易雙方信任問題,信息流與資金流同步的問題,能夠大幅度簡化傳統金融機構間比較復雜的交易流程。”邵伏軍說。談及央行的態度,穆長春表示DC/EP會加載有利于貨幣職能的智能合約,但對于超過貨幣職能的智能合約會保持比較審慎的態度。

  注重對M0替代

  央行法定數字貨幣是否會沖擊實體經濟備受關注。對此,穆長春表示,DC/EP不影響現有的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也不會強化壓力環境下的順周期效應,因而不會對實體經濟產生負面影響。

  穆長春進一步解釋,現階段的DC/EP設計,注重M0替代,而非M1、M2的替代。相比已經實現電子化、數字化的M1、M2,M0(紙鈔和硬幣)容易匿名偽造,存在用于洗錢、恐怖融資等的風險。另外,電子支付工具不能完全滿足公眾對匿名支付的需求,無法完全替代M0。所以DC/EP設計,保持了現鈔的屬性和主要特征,也滿足了便攜和匿名的需求,是替代現鈔比較好的工具。由于DC/EP是對M0的替代,所以對于現鈔是不計付利息的,不會引發金融脫媒,也不會對現有的實體經濟產生大的沖擊。

  “雙層運營體系不會改變流通中貨幣債權債務關系。”穆長春表示,商業機構向央行全額、100%繳納準備金,DC/EP依然是中央銀行負債,由中央銀行信用擔保,具有無限法償性。另外,雙層運營體系不會改變現有貨幣投放體系和二元賬戶結構,不會對商業銀行存款貨幣形成競爭。 同時,采取雙層體系發放兌換央行法定數字貨幣,有利于抑制公眾對于加密資產的需求,鞏固國家貨幣主權。

  值得注意的是,DC/EP應該遵守現行的所有關于現鈔管理和反洗錢、反恐融資等規定,對央行數字貨幣大額及可疑交易向人民銀行報告。

責任編輯:楊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