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專家訪談CURRENT AFFAIRS
專家訪談 / 正文
保險公司資金運用的風險防范

  7月11日,銀保監會發布公告,批準由中國保險保障基金有限責任公司等共同出資設立大家保險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大家保險集團”),注冊資本203.6億元。大家保險集團將依法受讓安邦人壽、安邦養老和安邦資管的股權,并設立大家財險,依法受讓安邦財險的部分保險業務、資產和負債。安邦保險集團將只負責存量保單兌付工作,不再開展新業務,安邦保險集團正式成為歷史。日前,記者就此專訪了中國社會科學院保險與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郭金龍研究員,他對安邦保險集團的風險處置過程進行了梳理,并總結了其對我國保險業健康穩定發展和風險防范與化解帶來的啟示。

  

  中國社會科學院保險與經濟發展研究中心主任郭金龍

  激進投資策略帶來的多重風險

  《金融時報》記者:安邦保險集團是繼新華人壽、中華聯合保險后我國保險業歷史上第三家被接管的保險公司。對其動用的保險保障基金規模是最大的,超過600億元。是什么經營策略導致了多重風險,致使安邦保險集團被接管?

  郭金龍:安邦保險集團是由成立于2004年的安邦財險逐步發展起來,安邦用不到十年的時間發展成為了擁有壽險、財產險、意外健康險、養老險、銀行和資產管理牌照的綜合性保險集團。2014年以來,安邦保險集團通過壽險和非壽險投資型業務迅速擴張,保費規模高速增長,到2017年安邦保險集團已經成為國內第三大保險集團。

  在被接管之前,安邦保險集團因為其在海內外激進的投資活動而受到關注。海外市場上,安邦保險集團在2014年先后收購了美國華爾道夫酒店、比利時FIDEA保險公司和德爾塔勞埃德銀行,總花費約150億元人民幣。國內市場上,安邦保險集團通過“萬能險賬戶”在股票市場上頻頻買入上市公司股票。2014年至2017年期間,被安邦舉牌或臨近舉牌的上市公司有十家,安邦所持有股權份額較大或成為其最大股東的上市公司有21家,共持有近1705億元的A股市值,其持有的上市公司以銀行、地產行業為主。

  激進的投資策略給安邦帶來了多方面的風險,其中以資產負債錯配風險最為顯著。首先是期限錯配的風險。安邦壽險2015年和2016年的萬能險增長十分迅速,2014年和2015年其保戶儲金及投資款占總負債的比例都超過了20%,在2016年則高達51.6%。從安邦壽險公布的產品信息來看,其萬能險產品主要以兩全保險和終身壽險為主,兩全保險的保險期限一般為3到5年,終身壽險也大都在5年后免收退保手續費,有的在1年或2年以后就免收退保手續費,因此這部分負債的久期實際上是比較短的。安邦壽險的年報數據顯示2014年和2015年的長期股權投資占總資產的比例都在30%以上,2016年也有19%,這部分投資是為了獲取長期收益,與短期負債之間存在嚴重的期限錯配風險。其次是流動性錯配的風險。如果萬能險的結算利率無法達到投保人的預期,則可能會產生較大規模的退保行為,這就需要資產具有較高的流動性。海外投資也面臨著更多政治和經濟環境不確定性等因素帶來的風險。由于安邦壽險的保費收入來自國內,卻存在大量的海外資產。例如,2016年底,安邦壽險總資產規模為1.45萬億元,而海外資產達9000多億元,占總資產比例超60%,因此資產與負債之間存在幣種不匹配,會存在匯率風險以及政治風險等。

  風險處置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果

  《金融時報》記者:被接管前,安邦保險集團的總資產超過2萬億元,是國內第三大保險集團。因此,對安邦保險集團進行安全、有序、平穩的風險處置關系到整個保險業的穩定,也是防范和化解重大金融風險的基本要求。您如何看待對安邦保險集團的風險處置?

  郭金龍:由于安邦保險集團的虛假增資以及潛在的償付能力問題,監管部門于2018年對安邦保險集團進行了接管并開始進行風險處置工作。在對安邦保險集團進行接管前,原保監會在2017年6月就派工作組進駐安邦保險集團,開展現場檢查,強化公司現場監管,督促安邦保險集團改善經營管理。2018年2月,原保監會正式決定對安邦保險集團實施接管,接管期限為一年,由監管部門成立的工作組全面接管安邦保險集團經營管理,全權行使安邦保險集團三會一層職責。

  為了保證償付能力充足、保護投保人的權益,2018年4月,保險保障基金向安邦注資608.04億元,安邦保險集團的注冊資本維持619億元。保險保障基金注資后,安邦保險集團的主要股東為:上汽集團(持股比例1.22%)、中石化集團(持股比例0.55%)和保險保障基金公司(持股比例98.23%)。2019年2月,中國銀保監會決定將安邦保險集團接管期限延長一年至2020年2月22日。2019年4月,經中國銀保監會批準,接管工作組將安邦保險集團的注冊資本減少至415.39億元。

  2019年7月,保險保障基金和中石化集團、上汽集團共同出資設立大家保險集團,注冊資本203.6億元,并依法受讓安邦人壽、安邦養老和安邦資管的股權,同時設立大家財險,依法受讓安邦財險的部分保險業務、資產和負債。至此,曾經的安邦保險集團已經正式成為歷史,由大家保險集團取代。

  大家保險集團的成立是安邦保險集團風險處置過程的階段性成果,目前保險保障基金仍持有大家保險集團的主要股份。保險保障基金是根據《保險法》和《保險保障基金管理辦法》的規定繳納形成的行業風險救助基金,集中管理,統籌使用,用于救助保單持有人、保單受讓公司或者處置保險業風險。維持保險保障基金余額規模的充足性是保險業風險防范的最后一道屏障。因此,遴選并引入優質的資本作為新公司的戰略性股東,實現保險保障基金的安全有序退出是后續風險處置的關鍵工作之一。戰略性股東的遴選工作需要相對比較漫長的過程,此前保險保障基金分別在2007年和2011年對新華人壽和中華聯合保險進行控股,直到2011年和2018年實現完全退出。優質的戰略性股東對于大家保險集團未來的發展也十分重要,是大家保險集團能夠真正脫胎換骨的關鍵所在。

  對保險業未來健康發展的啟示

  《金融時報》記者:大家保險集團的成立標志著對安邦保險集團的風險處置工作取得階段性成果。“安邦”變身“大家”,給保險業健康發展帶來哪些啟示?

  郭金龍:安邦保險集團從快速發展到被大家保險集團所取代的過程,是一個風險逐漸累積、爆發并被處置的過程。安邦保險集團激進的產品和投資策略反映出,一些進入保險業的資本對保險業的客觀發展規律認識不足,試圖將保險作為低成本的資金來源進行高風險的投資活動,從而導致經營活動脫離了保險的本源,并釀成風險。對于當前的保險業來說,在經營上應當堅持“保險姓保”的發展理念,著力發展保障型業務,使保險回歸風險保障本源,切實服務于廣大人民的風險保障需求和實體經濟發展的需要。在管理上應當進一步完善公司治理結構,增強風險管理意識,堅決守住風險底線,實現穩定健康發展。

  安邦保險集團的風險及其處置再次對我國保險業敲響了警鐘,在保險與金融不斷融合發展的背景下,保險業面臨的風險形勢依然嚴峻,防范和化解重大風險仍將是保險監管部門的重要工作任務。當前我國保險監管部門初步建立了市場行為監管、償付能力監管和保險公司治理結構監管的現代保險監管“三支柱”框架以及以公司內控為基礎、以償付能力監管為核心、以資金運用監管為關鍵環節、以現場檢查為重要手段、以保險保障基金為屏障的保險業風險防范的五道“防線”。原保監會在2012年初發布《中國第二代償付能力監管制度體系建設規劃(簡稱償二代)》, 2015年2月17日開始“償二代”進入正式試運營階段,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2016年3月原保監會發布《國內系統重要性保險機構監管暫行辦法(征求意見稿)》,5月原保監會辦公廳下發《關于開展國內系統重要性保險機構評定數據收集工作的通知》,決定開展D-SII評定數據收集工作;2018年3月,原保監會發布《保險資產負債管理監管規則(1-5號)》,旨在防范資產負債錯配風險,提升保險公司資產負債管理能力,我國保險業防范風險的政策和措施逐步完善。對保險行業的監管應當在現有的基礎上加強對資產端和資本端的穿透式監管,識別保險公司的真實風險,使償付能力監管發揮風險預警功能,守住風險底線。要進一步完善和加強資產負債管理監管,提高保險公司的資產負債管理水平,防范資產負債錯配風險。此外,要構建保險業審慎監管框架,進一步加強對系統重要性保險機構的監管,完善對系統性重要保險機構的識別和監管,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

責任編輯: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