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學術動態CURRENT AFFAIRS
學術動態 / 正文
提高國債整體水平的建議

  我國與美國、日本國債投資者結構存在較大差別。通過尋找與發達國家國債的差距,分析制約我國國債發行的成因,有助于探索提高國債整體水平的對策和措施。

  中美日國債投資者結構分析

  2018年12月末,在22萬億美元存量美國國債中,持有份額最多的是外國投資者,規模為6.2萬億美元,占比28.2%;其次分別為政府(3.86萬億美元,占比17.5%)、社保信托和殘保信托基金(2.8萬億美元,占比12.7%)、養老金(2.5萬億美元,占比11.4%)、貨幣當局(2.18萬億美元,占比9.9%)。

  2018年12月末,日本國債和短期國庫券余額為1,284.4萬億日元,海外持有者比例為8.3%,日本銀行44.1%,商業銀行等為18.3%,生命保險和損害保險為19.3%。

  2019年1月末我國國債余額136668.4億元,其中銀行90355.41億元,占比66.1%,信用社84773億元,占比0.6%,保險公司3255.21億元,占比2.4%,證券基金集合投資人6718.19億元,占比4.9%,個人8712.82億元,占比6.4%,其他15780.7億元,占比11.5%。

  對比分析三個國家國債,我國國債總體規模為人民幣13.67萬億元,約占GDP的15%(2018年我國國內總產值90.03萬億元)。同為世界最大的三大經濟體,美國同期國債規模為22萬億美元,約占GDP的107%(2018年美國GDP20.51萬億美元)。日本國債規模為1284.4萬億日元,約占GDP的234%(2018年日本GDP為548.5萬億日元)。我國國債規模遠低于美日兩國,國債占GDP比重也處于較低水平。

  制約我國國債發行的成因

  (一)我國綜合國力有待進一步增強。我國自改革開放、加入世貿組織以來,經濟、科技、軍事、文化等綜合實力不斷增強,隨著人民幣國際化的逐步推行,雙邊貿易結算人民幣也開始取代美元,2016年10月1日人民幣加入SDR,國際地位得到了空前的提升,國債利息高,逐漸得到境外投資者的認可,近幾年購買國債的境外投資者不斷增加,但由于近兩年中美貿易摩擦對我國的外貿、科技、金融等方面造成了一定影響,我國的綜合實力與發達國家還有一定差距,我國國債的國際影響力還不如美國和日本。

  (二)我國房地產市場的虹吸效應。2018年,美國房產市值約30萬億美元,歐盟房地產市值約20萬億美元,日本房地產市值約10萬億美元,我國房地產市值約450萬億元人民幣,超過美國、歐盟、日本房地產市值總和,穩居全球第一。中國家庭住房資產在家庭總資產中占比77.7%,遠高于美國的34.6%和日本的37.65%。房地產投資的高收益、高回報、低風險,產生超級虹吸效應,對國債市場產生很大的影響。

  (三)我國國債流動性不強。美國的可流通國債以中短期國債為主,占90%以上。全球經濟數據顯示,2019年1月我國國債余額136668.4億元,其中銀行間債券市場余額131260.42億元,柜臺市場余額131.05億元,交易所市場余額5276.90億元。由于銀行間市場交易主體是大中型商業銀行、金融機構,不針對個人投資者,個人投資者大部分購買儲蓄國債,缺乏流動性。真正能夠進行交易、具有流動性的記賬式國債在柜臺市場和交易所市場交易,占比僅為0.01%和3.86%。國債流動性不足也成為制約我國國債發行的因素之一。

  (四)我國國債品種單一,不能滿足市場需求。三國國債中美國、日本國債品種豐富。美國國債按其流通性,分為可流通國債和不可流通國債兩大類。可流通國債又包括短期、中期、長期的名義國債和中期、長期的通貨膨脹指數聯系型國債;不可流通國債主要有政府賬戶系列、州和地方政府系列、儲蓄債券,期限分為1個月、3個月、6個月、2年、3年、5年、10年、30年。日本國債分為短期國債(包括大藏省債券、外匯資金債券、糧食債券、轉換債券)、中期國債(包括中期減息國債、中期貼現國債等)和長期國債(10年期長期國債、超長期減息債券等),期限從3個月的短期到40年的超長期共12個品種。我國國債主要有1年、2年、5年、7年期和10年期等品種,缺少一年以內的短期和十年以上的長期國債。國債品種和期限結構相對單一,靈活性差,不能滿足市場投資者要求。

  對策措施

  (一)進一步增強我國綜合實力,提升人民幣國際地位。我國應加強核心技術研發,加快知識產權向產能的轉化,突破國外技術壁壘,著力打造制造業強國,增強我國的經濟實力。創造良好的投融資環境,吸引全球資本進入我國金融市場,購買包括國債在內的優質金融資產。

  (二)規范房地產市場,引導資金投資國債。應深入推行“房住不炒”政策,遏制商業銀行貸款過多流向房地產領域,持續給房地產市場降溫,引導城鄉居民理性投資,參照《標準普爾家庭資產配置象限圖》,綜合考慮消費、意外、保本、收益等因素,科學規劃家庭資產,在保本類金融資產配置中優先選擇信譽好、收益率高的國債產品。

  (三)豐富交易種類,提高國債流動性。豐富國債的交易類型,在銀行間債券市場、柜臺市場、交易所市場的基礎上,開通新的交易服務平臺,面向政府、機構和個人投資者,便利國債的發行、回購和轉讓。可以開通接口,允許自助銀行、手機銀行、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移動App參與交易,提供快捷方便的交易手段,實現與網絡、移動載體的深度融合,提高國債的流動性。

  (四)豐富國債品種、利率和期限,滿足投資者偏好。財政部應該豐富國債的品種,充分利用大數據統計各個國債品種投資者數量,繪制各個國債品種持有者結構圖和趨勢線,分析投資者偏好,設計各個品種、期限和利率的產品,既滿足短期投資者對流動性的需求,又迎合謹慎投資者對保本增值的意愿,通過期限和利率錯配,在支持國家經濟建設需要的基礎上,用好用活這個財政貨幣政策工具。

  (五)改善營銷方式,豐富營銷手段。在通過商業銀行及其網點的傳統銷售模式基礎上,依托自助銀行、手機銀行、國債App、支付寶、微信支付等互聯網金融平臺,采取委托代理或授權代理的分銷方式,方便投資者隨時隨地購買國債產品;其次,可以參照美國財政部的做法,對將要發行的國債進行招標拍賣,由承購包銷的營銷商或商業銀行自主組織國債的營銷;再次,要將國債營銷深入滲透到廣大農村地區,彌補國債發行的空白地帶,充分發揮農村商業銀行在農村地區分布面廣、網點多的優勢,授權其代理國債營銷,通過建立國債營銷移動服務點,深入到村屯、居民集居點,定期開展國債的咨詢、分銷和兌付服務。

責任編輯: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