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農村信用社CURRENT AFFAIRS
農村信用社 / 正文
數字化轉型推動建設一流社區銀行
訪浙江省農信聯社黨委書記、理事長王小龍

  編者按

  農商銀行數字化轉型是農商銀行變革的重要一步,轉型的目標是為了增強其在縣域金融生態中的核心競爭力。長期以來,省聯社作為省域內各農信機構的服務及支持單位,無論在科技平臺建設上,還是在業務方向指導上,在農商銀行數字化轉型推進過程中,均起著不可或缺的作用。甚至可以說,省聯社是農商銀行數字化轉型成敗的關鍵。近日,《金融時報》記者采訪了浙江省農信聯社黨委書記、理事長王小龍,就浙江農信在數字化轉型中的戰略目標制定、推進策略、線上線下融合發展方式以及數字化轉型與堅守農信發展定位的關系等問題,進行了深入探討。

  《金融時報》:浙江農信近兩年來,無論是在業務的整體發展還是在科技能力提升方面,在全國農信系統都處于領先地位。浙江農信已將數字化轉型確定為未來的核心重點工作。那么,浙江農信基于數字化轉型的戰略發展目標是什么?

  王小龍:今年是浙江省農信聯社成立15周年。我們認真總結15年來的發展經驗,在全系統年度工作會議上,提出建設全國一流社區銀行的愿景,以及發展以人為核心的全方位普惠金融的戰略。在年中工作會議上,又進一步提出以普惠引領大零售轉型,以科技引領數字化轉型,推進以人為核心的全方位普惠金融戰略做深做實。其中,我們把數字化轉型確定為當前和下一步的重點工作。

  提出這一愿景和戰略是有深刻考量的。國家治理體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是社區治理,而在社區建設上,我們要率先布局社區銀行,這是一個長遠目標。所謂社區銀行,說到底就是服務社區內的每一個家庭、每一個小微主體。近年來,互聯網金融突出可快速復制的線上服務,但無法滿足更高質量的需求;部分銀行則依靠人力拓展線下高收益市場,但覆蓋面偏窄。我們認為,這兩者都不是全方位的服務。

  我們所倡導的全方位普惠金融,應當是全覆蓋、無死角的。實現這一目標,必須線上線下融合。一方面,要不斷夯實線下的基礎工程,全面融入社區治理;另一方面,要利用科技手段,形成以數字化為支撐的決策、管理和營銷體系,解決成本和效率的問題。通過線上線下融合,全面連接每個家庭和有需求的小微企業,提供足額、便捷、便宜的服務。

  過去,我們浙江農信在大零售業務上已經打下了良好的基礎,形成了獨特的模式。但在數字化轉型上,仍然處于相對分散、不成體系的探索階段。因此,我們統籌部署全面性、系統性的數字化轉型工作,以此將以人為核心的全方位普惠金融戰略做深做實。我們相信,大零售和數字化,能夠支撐起未來社區銀行的高水平服務和高質量發展。

  《金融時報》:浙江農信在數字化轉型方面的推進策略是什么?

  王小龍:浙江省農信聯社成立15年來,在科技建設上持續投入,信息科技水平在全國農信系統一直走在前列。我們目前已經建立了200多個業務和管理系統,但在功能應用上還比較分散,沒有高效地集中起來。這次推進數字化轉型,我們圍繞大數據治理和應用,驅動決策、管理、市場營銷三個方面的變革。這就需要各行社內部的決策層、管理層、執行層都要保持理念一致,協同推進。我們相信,隨著數字化轉型的推進,行社自身的運作體系也將變得更加科學。

  在推進方式上,我們采取先行先試、逐步推開、全面展開等幾個步驟來實施。例如,德清農商銀行已經開展了三年的轉型,積累了一定的經驗;蒼南農商銀行也在數字化轉型方面做了不少有益的嘗試。數字化轉型不是什么難以企及的目標,“先干起來”很重要。我們以這兩家行的經驗為基礎,分批次進行試點和推進,計劃用一年半的時間全面展開,進一步增強全系統的核心競爭力。

  《金融時報》:浙江農信強調以普惠引領的大零售轉型,做一流的社區銀行,實現這一目標的基礎是什么?

  王小龍:做一流的社區銀行,目標是做以人為核心的全方位普惠金融服務。隨著消費對整個經濟的拉動作用越來越明顯以及消費結構的升級,銀行做大零售業務更能推動可持續發展。同時,相較于對公業務,零售業務更考驗一家銀行的整體水平,需要全員的參與和強大的計算機系統支撐。

  浙江省有5700多萬人口,而浙江農信有5萬多員工。未來,我們會有越來越多的員工投入到業務一線工作。依靠手機移動端管理客戶的方式,我們的客戶經理每人可以服務1000多戶客戶。這樣一來,可以實現對縣域絕大部分人口和家庭的金融服務全面覆蓋。

  目前,憑借長期以來的基礎工作,我們在浙江省的縣域金融中處于領先地位。但未來還需要更加精準、高效的服務。數字化轉型在這方面能發揮非常大的作用,通過增強線上服務,可以提高效率、降低成本。例如,德清農商銀行用了3年時間推進數字化轉型,其零售業務占比逐漸超過了對公業務。這說明數字化對于大零售轉型有著重要的促進作用。

  《金融時報》:如果說數字化轉型是在強化線上業務,通過數據驅動管理和業務的提升,那么線下部分將如何定位?線下還會很重要嗎?

  王小龍:我認為,數字化轉型必須推進線上線下融合。如果沒有線下強大的基礎,數字化轉型一定會走偏。數字化決不能拋棄線下,反而應當倒逼線下實現標準化。同時,數字化治理非常重要。

  我們傳統的優勢在線下。浙江農信已經連續11年開展“走千家、訪萬戶、共成長”活動。但農村還有很多老百姓覺得銀行門檻高,得不到該有的服務。這說明我們在線下還有進一步做深做實的空間。線下調查要更加清晰、精準地了解客戶的需求,在此基礎上通過線上線下融合,才可以充分滿足客戶的多元化需求。

  最近,桐廬農商銀行的“普惠大走訪”工作做得很好。他們提出“只做金融知識的傳播者,不做金融產品的推銷者”,這是踐行了浙江農信“做有情懷的銀行”的理念,也是把線下做實的正確思路。

  《金融時報》:數字化轉型將會提高農信機構的運作效率,會不會影響到農信的定位?

  王小龍:數字化是建立領先優勢的重要一步,但絕不會影響我們的定位。浙江農信一貫堅持“姓農、姓小、姓土”的核心定位,無論形勢怎么變,轉型怎么轉,都必須始終堅持縣域法人地位和數量的穩定。同時,要堅持把服務挺在最前面,堅持商業績效和社會績效的統一,避免盲目追求利潤甚至導致脫實向虛。

  數字化是實現我們目標的手段,與我們的定位并不矛盾。科技將推動數據及資源的整合,使我們的業務后臺變得更強大,這對于更好地實施以人為核心的全方位普惠金融服務有很大幫助,并且讓我們更具有差異化競爭優勢。

責任編輯:李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