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用改革消除扭曲促進公平

  在3月27日召開的博鰲亞洲論壇2019年年會上,國資委主任肖亞慶表示,我國中央企業的公司制改革已全面完成,已有83家央企建立了規范的董事會,有46家央企對3300多名經理實現了契約化管理,在控股的81家上市公司實行了股權激勵。而在同一天,博鰲亞洲論壇副理事長周小川在“WTO改革”分論壇上說,中國從計劃經濟到市場經濟過渡的過程中,大幅減少了“市場扭曲”和不合理的補貼,但轉型的過程很漫長,會存在一些遺留問題。中國政府非常愿意加快改革進程,徹底消除扭曲現象。

  改革,是今年博鰲論壇年會的關鍵詞。

  周小川提到的“市場扭曲”,指的是我國在由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轉軌過程中,結合發展階段綜合考慮,對經濟中的某些部門有所偏重,進行過一些保護和補貼,其中一些補貼是非市場化的。這些補貼與行政性保護妨礙了市場對資源配置與價格形成的決定性作用的發揮,造成了國內市場的價格扭曲,直接影響到市場環境的公平。對于這種扭曲,只能用改革的辦法來解決。而肖亞慶談及的國企改革,正是一系列消除扭曲的改革中的重要一環。

  新階段更深層次的改革,著眼點在于為不同屬性的市場主體營造公平競爭的市場環境。周小川強調,中國政府和銀行體制不存在用系統性補貼來支持國有企業的情況。當前,國企并未享受系統性補貼,但其長期擁有融資成本方面的優勢。過去很長一段時間,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突出,而銀行系統較低成本的信貸資金優先流向國企、地方政府平臺。這不夠公平,也是學界、商界很多人認為我們的金融體系存在“所有制歧視”的原因。

  事實上,無論是國企、民企還是外企,任何屬性的市場主體最需要的都是公平法治、競爭中性的市場環境和預期穩定的營商環境,而不是行政性的補貼與利率優惠等“特權”。用系統性、有選擇的補貼來支持某些市場主體發展并不可持續,是政府直接干預資源配置的表現,不利于維護市場公平,還會造成價格體系的扭曲。因此,當下改革的核心之一,就是營造公平的市場競爭環境,讓市場決定資源配置。凡是妨礙市場公平的,就應該改;有利于維護市場公平的,都應該鞏固。

  首先,改革是徹底消除扭曲、營造公平市場根本性的手段。作為長久以來市場中強勢的一方,國企改革應更深入地推進。肖亞慶表示,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不僅要在數量上擴大,還要在內涵上進一步深化,激發企業發展創新活力。國有企業在混合所有制改革、重組整合、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產業轉型升級等方面與民營企業、外資企業之間存在著許多發展的契合點,擁有廣闊的合作空間。而在日前舉行的“2019中國發展高層論壇”上,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寧吉喆說,要擴大重點領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試點范圍;要按照競爭中性原則,在要素獲取、準入許可、經營運行、政府采購和招投標等方面,平等對待包括民營企業、外資企業在內的各類所有制企業。

  的確,國企改革是一舉多得的事。唯有通過改革,國企才能作為并不特殊的市場主體與民企、外企一道,站在同一起跑線上競爭與合作,而國企的改革也將為不同屬性的市場主體提供廣泛的合作機遇。

  其次,一些不盡合理的補貼和不夠科學的產業政策妨礙了市場機制對價格的決定,于公平無益,應當盡快取消或進行調整。過去,一些壟斷性質的國企享受到不同程度的補貼,而目前國家已經明確表示將深化一些重點領域的改革,自然壟斷行業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實行網運分開,將競爭性業務推向市場。重點領域的改革重在建立價格形成的市場機制,有助于消除價格扭曲。而產業政策應當順應改革大方向進行調整,多用稅收、“后段補貼”等市場化手段,不過多干預市場機制。部分產業政策在完成初始使命后就應逐步取消,從而減少補貼和行政性保護對競爭中性原則的擾動。

  再次,大型國有銀行主導的間接融資體系存在固有弊端,難免向國企、地方政府平臺傾斜。所以,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格外關鍵,一方面,應對銀行體系進行結構調整,支持更多中小機構為民營、小微企業服務;另一方面,要通過改革資本市場來暢通企業的直接融資、風險投資渠道。光大集團董事長李曉鵬在博鰲亞洲論壇上表示,中國金融改革開放正在加快步伐,其中一個方面就是要開放風險投資市場,在開放金融市場的過程中,應該在風險資本方面創造更好的環境,使它跟互聯網技術、人工技術更好地結合,促進金融發展。

責任編輯:趙乘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