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尋求中小銀行支持實體經濟的突破口

  如何幫助中小銀行化解風險、回歸本源?

  央行在日前發布的《2019年第二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以下簡稱《報告》)中開辟“穩妥化解中小銀行局部性、結構性流動性風險”專欄,特別對此進行了闡述。

  為什么今年以來中小銀行受到高度關注?專欄開篇說,中小銀行在我國銀行體系中處于重要的基礎性地位,是發展普惠金融、服務民營和小微企業的重要力量。而《報告》指出,貨幣政策、金融政策下一階段的目標,是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加快完善金融體系內在功能,形成實體經濟供給體系、需求體系與金融體系之間的三角良性循環。如果中小銀行不能平穩發展、無法回歸本源的話,供給體系中的銀行體系就會缺少重要一角,“三角良性循環”便無法實現,實體經濟就得不到金融體系足夠有效的支持。

  專欄闡明了少數中小銀行出現局部性、結構性、流動性風險的原因:過去一段時間,由于部分市場主體忽視風險,過度發展同業業務,導致金融體系內部風險不斷累積,壓力持續增大。央行針對這些現象及時處置,運用公開市場逆回購、存款準備金率、中期借貸便利、常備借貸便利、再貸款再貼現等多種政策工具投放流動性,保持了流動性總量的合理充裕;近幾個月,通過增加再貼現額度、增加常備借貸便利額度、將同業存單納入常備借貸便利抵押品、對農商行定向降準進行兩次調整、用民營企業債券融資支持工具為中小銀行發行同業存單提供增信等手段,精準滴灌了中小銀行的流動性,也提高了中小銀行流動性可獲得性。總之,通過上述措施,中小銀行的市場融資條件明顯好轉,中小銀行回購融資利率下降,貨幣市場融資規模平穩回升、同業存單市場回暖,目前中小銀行流動性狀況整體較為平穩,風險得到了有效化解。

  在市場平穩運行、風險緩釋化解之余,我們需要思考的是:為什么中小銀行容易過度依賴同業業務、出現過度擴張沖動?中小銀行回歸本源支持實體經濟的突破口是什么?

  表面上看,部分中小銀行過度發展同業業務是逐利之舉,是忽視風險的體現,但從深層次來說,過度依賴同業業務也存在被動因素。專欄分析稱,部分中小銀行出現的局部性、結構性、流動性風險,本質上是真實資本水平不足導致的市場選擇結果。也就是說,在現行制度體系中,一方面,一些中小銀行自身風險管理不善,走偏門導致出現流動性危機;另一方面,由于中小銀行得到的制度性支持不足,融資條件差、融資成本高,加之市場風險定價機制不健全,導致它們支持中小企業無利可圖,轉而走上了同業擴張的路子。一言以蔽之,加大對中小銀行的制度性支持,提高其融資與放貸能力、緩解其資本約束,應是化解中小銀行風險、推動其支持實體經濟的根本之道。正如央行貨幣政策司司長孫國峰此前表示的,人民銀行以永續債為突破口,推動商業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以提升其放貸能力,并創設央行票據互換工具,助力永續債發行,緩解資本約束,這是央行著力緩解銀行信貸供給面臨的三大約束,調動銀行信貸投放積極性的市場化手段之一。

  在現有條件下,拓寬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渠道,可以彌補其真實資本水平不足的問題,進而推動其回歸支持實體經濟的本源,而發行永續債就是突破口。據測算,截至2018年年末,我國商業銀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資本充足率的平均水平分別為11%、11.6%、14.2%,這說明其他一級資本對資本充足率的貢獻只有0.6%,顯著偏低于合理比例。而城商行和農商行的其他一級資本充足率更是大幅低于平均水平。可見,現階段中小銀行提高一級資本充足率的需求很迫切。

  《報告》在“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支持經濟高質量發展”專欄中指出,以銀行永續債為突破口補充資本是增強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可持續性的改革辦法。銀行是信用創造的主體,是貨幣政策傳導的中樞。2018 年經濟下行和社會信用收縮壓力一度加大,信用收縮成為制約經濟金融運行的主要矛盾,重要原因之一是受到資本約束。所以,人民銀行以永續債發行作為突破口,緩解銀行支持實體經濟面臨的資本約束,并創設央行票據互換工具,將合格的銀行永續債納入央行操作擔保品范圍,為銀行發行永續債提供支持。

  對于實力相對較弱的中小銀行來說,支持實體經濟、中小企業更需要商業上的可持續性,而不是揮動行政指揮棒去要求和命令。這就需要多用發行永續債這樣的市場化辦法去提高其金融服務的可持續性。專欄說,中小銀行防范流動性風險的根本在于規范自身業務、增強自身實力。而拓寬資本補充渠道,就是增強中小銀行資本實力的突破口。

責任編輯:袁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