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增強金融機構克服“順周期思維”的內在動力

  一個新鮮而引人深思的提法,出現在日前召開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融委”)會議上。國務院副總理劉鶴在會議上強調,金融機構要克服順周期思維,與實體經濟同舟共濟。

  何謂金融機構“順周期思維”?就是說當經濟繁榮景氣時,投資者與金融機構預期良好、情緒高漲,進而提高風險偏好,投資行為趨于大膽,信貸會非理性高增,大量流動性涌入市場;而當經濟下行時,投資者和金融機構預期轉悲、情緒低迷、收縮意愿強,進而降低風險偏好,投資行為趨于保守,信貸常會大幅收緊,實體經濟得到的金融資源就會明顯減少。

  如果投資者與金融機構習慣性地秉持“順周期思維”,其過度樂觀可能將周期性繁榮異化為非理性繁榮,助長債務與泡沫風險;而其過度悲觀,又可能將一時的經濟下行拖入蕭條的深淵,使實體經濟“雪上加霜”。兩相作用之下,難免引發經濟波動。

  劉鶴在會議上提出“克服順周期思維”別有深意,對于穩定市場預期、熨平經濟波動、應對下行壓力,顯得尤為關鍵。那么,該如何使金融機構“克服順周期思維”?一方面,支持實體經濟是金融機構的“主體責任”。正如本次會議所強調的,金融機構要強化主體責任,一手抓服務實體經濟,一手抓風險化解,克服順周期思維,與實體經濟同舟共濟。也就是說,克服順周期思維,監管部門對金融機構的要求和引導很重要。

  另一方面,更為關鍵的是,要增強金融機構克服順周期思維的內在動力。在繁榮時樂觀激進,在蕭條時悲觀退縮,金融機構對于市場變化作出這樣的反應,是自然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僅靠監管部門行政性要求與命令,或較難對金融機構的“順周期思維”做到“藥到病除”。因此,應想方設法使金融機構自發地對經濟形勢進行理性研判,從而主動擯棄順周期思維,無論“順境逆境”,都堅持支持實體經濟。這種自發而為,要比監管部門在金融機構身后鞭策來得效果更好。

  增強金融機構克服順周期思維的內在動力,本質上是要使其堅持“繁榮終有回落,蕭條終將回暖”的理性態度,面對市場波動時做出的決策更平和,對實體經濟的服務更穩定,即不讓周期性繁榮變異為泡沫,不將周期性下行推入衰退深淵。達成上述目標,需要努力讓經濟大環境本身變得更為理性、穩健、成熟。這既離不開短期的逆周期調節,也離不開長期的深化改革。

  短期來看,金融機構容易出現“順周期思維”,與近來宏觀經濟的波動有關。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經濟增速為6.3%,增速相比去年回落0.3個百分點。作為先行指標,8月份制造業PMI為49.5%,相比上月回落0.2個百分點,連續4個月低于50%的榮枯線。可見,中國經濟增速確已放緩,而企業經營狀況、盈利能力也不太樂觀。面對波動,金融機構風險偏好降低,對企業惜貸、懼貸。一方面,應通過監管考核引導金融機構敢貸、愿貸;另一方面,逆周期調節應當加力,熨平經濟周期波動,暢通“寬貨幣”向“寬信用”的傳導,當實體經濟環境與企業經營狀況好轉,金融機構才能心甘情愿地放寬信用。

  國家發改委副主任、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吉吉在近日召開的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上表示,應通過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保持經濟運行在合理區間,一是積極的財政政策要加力增效,二是保持穩健的貨幣政策松緊適度。相關政策已經落地,地方專項債發行提速、擴容,以及近日實施的全面降準與定向降準,都標志著逆周期調節的加力。這有望減輕短期經濟波動,使金融機構的預期更理性。

  長期來看,金融機構唯有生長在結構更優、更成熟穩健的經濟體系中,才能保持高度理性,即使在經濟下行時也堅持支持實體經濟。因為,逆周期調節還不足以解決經濟中長期性與結構性問題,需要改革協同推進。為什么中國經濟的基本面長期向好,但一出現短期性波動,市場和金融機構的預期就會不穩?原因在于,我們的經濟體制改革還不夠深入,促進經濟長期穩定與增長的長效機制尚不夠健全;全要素生產率還不夠高;我國市場經濟中非市場的因素還較多,開放程度還不足。只有依托大力度的深化改革解決上述問題,才能構建起高度市場化、符合良好長期基本面的成熟經濟體制。

  不少專家學者在中國發展高層論壇專題研討會上提出了自己的觀點。清華大學國家金融研究院院長朱民認為,要進一步開放,引入更多的科技和國際經驗,來提高生產率,幫助我們邁過“中等收入陷阱”。全國政協經濟委員會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則認為,要使中國的經濟增長具有更強的普惠性和包容性,需要致力于提升人力資本的質量,并推動社保、醫療、就業等保障體系更具全國性。

  總之,唯有通過有效的逆周期調節以及足夠力度的長期改革,建立起一個短期波動更小、長期運行更穩、市場化水平更高的成熟經濟體系,生長其中的金融機構才能更理性,少一些“順周期思維”,多一些支持實體經濟的韌性與毅力。

責任編輯:楊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