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為銀行回歸本源注入“資本活水”

  商業銀行助力實體、回歸本源有望迎來更充足的政策支持。近日召開的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融委”)第八次會議提出,要加快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豐富銀行補充資本的資金來源渠道,進一步疏通金融體系流動性向實體經濟的傳導渠道。

  資本金與銀行對實體經濟的支持,是水分與土壤的關系,有了充足的資本金作為“源頭活水”,商業銀行才能有效地將金融資源澆灌至實體經濟。特別是對于中小銀行來說,回歸本源、服務本地是當前緊要調整目標,資本金更是其下沉重心、專注主業的保障,也是抵御資產質量下滑和不良貸款攀升的必要條件。因此,會議提出,要重點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將資本補充與改進公司治理、完善內部管理結合起來,有效引導中小銀行下沉重心、服務當地,支持民營和中小微企業。

  近期,監管部門多次提出鼓勵銀行利用更多創新型工具多渠道補充資本。從宏觀上看,商業銀行資產規模的持續擴張導致資本承壓,通過多渠道充實資本金,對于自身發展以及支持實體經濟具有重要意義;同時,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疊加經濟轉型升級,導致一些中小銀行不良資產率上升,加大了資本消耗。從微觀上看,近年來,銀行根據監管要求推動表外業務回表,一些機構設立了獨立的理財子公司和資產管理公司,上述操作都會較多地消耗資本金,加之不少銀行的資本充足率處于下行通道。數據顯示,截至6月末,商業銀行(不含外國銀行分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0.71%,較上季末下降0.23個百分點;一級資本充足率為11.40%,較上季末下降0.11個百分點;資本充足率為14.12%,較上季末下降0.06個百分點。可見,銀行“補血”迫在眉睫。

  去年以來,人民銀行先后運用永續債、央行票據互換工具(CBS)等政策手段支持銀行“補血”。值得注意的是,廣大非上市中小銀行補充一級資本的壓力仍然較大,且補充渠道有限,多依賴增資擴股。因此,商業銀行資本補充的渠道需要繼續拓寬、工具需要更加豐富。這也是會議著重提出“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并把重心落在中小銀行的原因之一。

  加快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需要把握住銀行資本補充中存在的主要問題,對癥下藥。當前,我國商業銀行資本充足率整體達標,但結構存憂。具體表現為,一級資本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不高,與監管最低要求間的距離在縮小;資本充足率在銀行之間也出現了“大小分化”,大型銀行資金實力強、資本補充渠道多,資本充足率高于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商行和農商行。并且,由于補充工具短缺,在我國商業銀行的資本構成中其他一級資本占比偏低,而其他一級資本吸收損失的效果較之二級資本更好。

  在資本充足率之外,銀行資本金的結構同樣重要,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的長效機制需要更多關注結構性問題。一方面,應當完善和改進現有資本補充工具和渠道。通過廣泛研究,讓上市銀行找到留存收益與股東分紅之間的平衡點,增強留存收益這個補充核心一級資本工具的有效性,暢通銀行內源性資本補充的渠道。另一方面,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還需做“增量”。應創新資本補充工具,探索轉股型二級資本債券、含定期轉股條款資本債券和總損失吸收能力債務工具等新型工具,豐富銀行的可選工具。引入基金、年金、保險等多種主體參與銀行的增資擴股,鼓勵外資金融機構參與債券市場交易,成為銀行資本補充工具的投資主體;支持國內商業銀行登陸境外資本市場,拓寬資本補充渠道。

  只有為銀行注入充足的“資本活水”,且不同規模和實力的銀行能夠走上更符合自身特點的發展道路,各個層次的商業銀行方能抵御風險、支持好實體經濟特別是“三農”、小微、民營企業等薄弱環節,商業銀行的回歸本源之路才能走得更順暢。

責任編輯:楊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