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債券CURRENT AFFAIRS
債券 / 正文
政策合力共促地方政府專項債加快發行

  與往年不同,今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使用明顯提前,發行速度顯著加快。財政部最新統計顯示,截至8月底,各地已組織發行地方政府債券39626億元,其中,新增地方政府債券28950億元,占全年新增債券發行額度的94.8%。今年以來,在發行速度較大幅度提升的同時,地方債發債還呈現利率成本下降、債券期限延長、重點用于穩投資補短板領域等特征。

  

  地方專項債發行有望再次加快,頗受業界矚目。

  9月4日,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部署精準施策加大力度做好“六穩”工作,并提出“加快發行使用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三條具體措施。

  此前,坊間已有年內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額度擴大的討論。本次國務院常務會議的部署,再次引發各方熱議這一話題。

  有業內人士表示,預計四季度將提前發行明年專項債額度,規模或達到數千億元。另有機構人士表示,提前下達部分2020年地方債額度用于重點項目建設,表明政策相機抉擇,地方政府專項債作為積極財政的重要工具,將發揮其作用托底基建投資和保障重點項目資金。

  專項債發行將再次加快

  與往年不同,今年地方政府債券發行使用明顯提前,發行速度顯著加快。財政部最新統計顯示,截至8月底,各地已組織發行地方政府債券39626億元,其中,新增地方政府債券28950億元,占全年新增債券發行額度的94.8%。

  而根據要求,今年限額內地方政府專項債券要確保9月底前全部發行完畢,10月底前全部撥付到項目上,督促各地盡快形成實物工作量。

  值得注意的是,9月4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了三條加快發行使用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的舉措。會議確定,一是根據地方重大項目建設需要,按規定提前下達明年專項債部分新增額度,確保明年年初即可使用見效,并擴大使用范圍。二是將專項債可用作項目資本金范圍明確為符合上述重點投向的重大基礎設施領域。以省為單位,專項債資金用于項目資本金的規模占該省份專項債規模的比例可為20%左右。三是加強項目管理,防止出現“半拉子”工程。按照“資金跟項目走”的要求,專項債額度向手續完備、前期工作準備充分的項目傾斜,優先考慮發行使用好的地區和今冬明春具備施工條件的地區。

  財政部副部長許宏才近日在專題發布會上表示,按照“資金跟項目走”的要求,此次擬提前下達的專項債券額度向手續完備、前期工作準備充分的項目傾斜,優先考慮發行使用好的地區和今冬明春具備施工條件的地區。

  “我們預計四季度將提前發行明年專項債額度,或達到7000億元至10000億元。”國泰君安全球首席經濟學家花長春表示,若該額度年內發行使用,且20%用于基建資本金,將大約撬動總體資金量在6400億元至8000億元,最終拉動基建3.5個到4.5個點。

  穩增長舉措加力提效

  “如果提前下達部分2020年地方債額度用于重點項目建設,表明政策相機抉擇,地方政府專項債作為積極財政的重要工具,將發揮其作用托底基建投資和保障重點項目資金。” 中信證券研究所副所長明明分析稱。

  地方專項債發行或將提速的背后,是我國經濟下行壓力依然較大。平安證券宏觀組研究表示,8月份制造業PMI在上月反彈之后再次轉為回落,已經連續4個月位于榮枯線以下,短期經濟下行壓力有所加大。往后看,出口和固定資產投資是拖累經濟下行的主導因素。隨著全球經濟的進一步下行以及貿易摩擦影響,出口增速未來可能會出現斷崖式下滑;制造業投資增速已經連續3個月小幅回暖,但由于受總需求萎靡以及工業企業利潤持續負增長的影響,未來難以大幅反彈。

  在這樣的背景下,近期經濟政策加大了逆周期調節力度,我國宏觀調控的政策重心再次轉向穩增長。有分析人士表示,8月份以來,針對經濟下行的逆周期調控政策密集出臺,近期的政策表態和部署進一步體現逆周期調控不斷加碼。比如8月31日,金融委第七次會議指出加大逆周期調節力度、做好支持地方專項債發行的相關工作;9月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要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政策工具、提前下達明年專項債部分新增額度,全面做好“六穩”工作;9月5日,金融委會議強調金融機構要一手抓服務實體經濟,一手抓風險化解。

  作為財政政策的重要組成,地方政府債券尤其是專項債券的發行,被各方寄予厚望。今年以來,在發行速度較大幅度提升的同時,地方債發債還呈現利率成本下降、債券期限延長、重點用于穩投資補短板領域等特征。今年1至8月份,新增債券平均發行利率為3.41%,較去年同期降低44個基點。

  政策合力確保順利發行

  地方專項債券發行提速,顯然也需要政策合力配合。

  此前6月份,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發布的《關于做好地方政府專項債券發行及項目配套融資工作的通知》提出,“穩健的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配合做好專項債券發行及項目配套融資”。8月31日,金融委會議再次強調,“實施積極的財政政策,把財政政策與貨幣金融政策更好地結合起來。金融部門繼續做好支持地方政府專項債發行相關工作”。

  9月6日,央行發布通知,對金融機構全面降準和定向降準。對于此次降準,不少分析認為,此舉有助于配合地方債發行。華泰證券固收分析師張繼強表示,從近期的地方債限額提前下發和國務院常務會議的表述來看,專項債穩增長的角色較為重要,降準釋放的資金可以配合地方專項債的發行,保障金融機構的配套融資。另有分析認為,貨幣政策配合可以緩解債券供需之間的不平衡,以避免出現供給壓力導致的債券收益率上行所引發的實際利率抬升。

  “雖然市場擔憂地方債供給增加會對債市構成一定壓力,但后續地方債增發會伴隨貨幣政策的配合,供給的增加對市場并不會構成壓力。” 中信建投宏觀債券研究表示,參考1998年長期建設國債和特別國債增發經驗,雖然國債增發額度較高,導致當年國債供給量劇增,但在貨幣政策的配合下全年發行利率持續走低。

  天風證券固收分析師孫彬彬同樣認為,如果提前發行地方債,預計貨幣政策會繼續進行配合,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對沖地方債大量發行帶來的供給壓力。回顧歷史,地方債大量發行的時期并未導致資金利率明顯上行。

  相關鏈接:2019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券發行使用情況

  經全國人大批準,2019年,全國地方政府債務限額為240774.3億元。截至2019年8月末,全國地方政府債務余額214139億元,2019年安排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30800億元,其中,新增一般債務限額9300億元、專項債務限額21500億元。各地已安排使用新增債券22011億元。其中,已安排使用新增專項債券15902億元,約占同期已發行新增專項債券的80%。已安排使用的新增專項債券資金中,用于鐵路、公路等交通基礎設施1579億元,占9.9%;用于市政建設1186億元,占7.5%;用于棚改等保障性住房建設6238億元,占39.2%;用于科教文衛等民生領域526億元,占3.3%;用于農林水利263億元,占1.7%。上述穩投資、補短板領域資金投入約62%,積極帶動有效投資擴大,發揮了對民間投資的撬動作用。(王天宇)

責任編輯:楊致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