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多家銀行調整還款規則

信用卡業務風控提速

  近日,中信銀行和興業銀行相繼宣布,將在8月底將信用卡預借現金全額計入當期賬單的最低還款額。此前,已有部分銀行調整了信用卡還款規則。專家表示,信用卡業務此前積累了一定風險,未來應進一步完善行業標準,保障行業健康發展。

  

  防范風險是主因

  興業銀行近日公告稱,自2019年8月29日起,該行信用卡預借現金金額將全額計入當期賬單的最低還款額,即預借現金不再享受最低還款額待遇。無獨有偶,中信銀行近日也宣布,自2019年8月25日起,對新辦理信用卡現金提取(取現)及隨借金的透支金額將全額計入當期賬單的最低還款額。

  據悉,“預借現金”是信用卡的基本功能之一,是將信用卡的授信額度轉化到存款賬戶,便于持卡人支取、轉賬等;“最低還款額”則是銀行規定的持卡人當期應該償還的最低金額,一般情況下為累計未還消費本金的一定比例。長期以來,大部分銀行只將信用卡取現金額的10%計入最低還款額,導致該業務成為不少持卡人周轉資金的工具。上述兩家銀行將預借現金全額納入最低還款額,意味著信用卡取現金額不能再按照之前的最低還款額還款,而需在規定的還款日之前全額還清,不然將產生違約金等費用,并將影響個人征信記錄。

  事實上,上述兩家銀行的政策調整并非個例,此前,建設銀行、杭州銀行等已調整信用卡最低還款額規則,將信用卡預借現金(包括現金提取和現金轉出)本金全額計入最低還款額。

  “銀行調整信用卡還款規定,動力主要來自三方面。”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研究員甄新偉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首先是監管部門的要求。早在2017年,原銀監會發布的《中國銀監會辦公廳關于加強信用卡預借現金業務風險管理的通知》就明確‘信用卡預借現金業務原則上不享受免息還款期或最低還款額待遇。持卡人確實有需要對預借現金業務申請分期付款的,銀行業金融機構應在重新評估持卡人信用狀況和還款能力的基礎上,簽訂業務合同,并在信用卡總授信額度中相應扣減該筆預借現金業務總金額’。”

  “其次,銀行有控制信用卡業務風險的需要。在近兩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的背景下,我國銀行信用卡不良貸款規模和不良率均有所抬頭。提升信用卡最低還款額,是控制信用卡貸款風險的有效舉措之一。”甄新偉進一步指出,“此外,還有來自銀行卡同業競爭的壓力。如果一家銀行率先提高信用卡最低還款額,該行資信狀況較差的信用卡持卡人很可能轉而申請其他銀行的信用卡,如果其他銀行不跟隨收緊預借現金的還款規則,則無法規避這些資信狀況較差的持卡人,不利于信用卡業務的穩健發展。”

  

  行業亂象待正本清源

  近年來,隨著銀行大規模開展零售業務,信用卡業務成為主要增長點。根據人民銀行7月公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支付體系運行總體情況》顯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在用發卡數量共計6.90億張,環比增長0.63%。全國人均持有銀行卡5.57張,其中,人均持有信用卡和借貸合一卡0.49張。全國銀行卡卡均授信額度2.29萬元,授信使用率為44.13%。

  但隨著業務規模的擴大,信用卡違約風險也愈發明顯。據《上海金融報》記者梳理,今年下半年以來,上海銀保監局已針對部分銀行的信用卡業務公布了九則行政處罰,4家國有商業銀行信用卡中心、3家股份制商業銀行信用卡中心、1家城市商業銀行信用卡中心和1家農村商業銀行合計被罰270萬元。其中,最高罰款額為40萬元,最低為20萬元。據悉,上述銀行在操作信用卡業務時的主要違法違規事實包括:在辦理部分客戶信用卡業務時,未遵守總授信額度管理制度;對部分信用卡申請人資信水平調查嚴重不盡職;對申請人收入核定嚴重不審慎。

  “目前來看,信用卡業務主要積累了兩大風險。一類是正常的業務經營風險,即持卡人資信狀況受經濟波動影響,導致銀行信用卡貸款質量下降。另一類則是銀行在辦理信用卡業務時,違法違規操作導致的風險。”甄新偉指出,“在信用卡‘黑中介’的推波助瀾下,信用卡違規套現、惡意透支、盜刷等現象屢見不鮮,給信用卡業務帶來較大風險。”

  中國地方金融研究院研究員莫開偉指出,隨著信用卡在零售金融板塊里的收入貢獻比重逐漸加大,信用卡業務近幾年成為各家銀行發力的重點。但“跑馬圈地”式的發展不僅引發諸多亂象,也隱藏著居民杠桿率過高、信用卡過度授信等風險。“為了追求辦卡的數量,各家銀行競相降低辦卡門檻,對申領人的身份、經濟來源和收入情況審核不嚴,多數都僅憑一個電話就通過審核,導致信用卡發放泛濫。‘跑馬圈地’之后,留下的是亂發卡、亂收費、亂用卡等一堆亂象。過度授信、異常交易管控不力、對申請人資料審核不嚴等問題,也是我國信用卡業務面臨的普遍問題。如銀行為了獲取更多高端客戶,在發卡過程中采取了參照他行信用卡額度授信,也就是俗稱的‘以卡辦卡’。”莫開偉表示。

  某銀行相關人士告訴《上海金融報》記者,銀行信用卡業務之所以出現諸多亂象,主要因為對客群把握不準,且行業標準缺失。“銀行在開拓信用卡業務時,不少客戶可能對自身金融需求把握不到位,但提前消費欲望很強,因此在還款環節容易發生問題。而這一問題的產生,是在市場信用環境不完善的情況下,銀行缺少相應數據支撐所致。因此,為防止行業亂象,應建立起相應的行業規范和標準,包括建立和完善個人征信體系,同時,對違約人群也需要有相應的處理機制。”

  當然,盡管信用卡業務面臨一些問題,但經過最近一兩年的治理,信用風險有所緩解。央行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末,信用卡逾期半年未償信貸總額797.43億元,占信用卡應償信貸余額的1.15%,占比較上季度末下降0.01個百分點,連續第二個季度下降。“我國信用卡人均持卡量和貸款規模均較低。根據國際清算銀行的數據,2017年底,我國信用卡人均持卡量為0.42張,而美國達3.21張。從貸款規模看,2017年底,中國信用卡應償信貸總額占金融機構境內總貸款的4.55%,同期美國商業銀行信用卡貸款額占全部貸款額的比例為8.37%。”海通證券指出,“此外,2019年3月底,美國信用卡壞賬率為3.83%,其中前100大銀行信用卡壞賬率為3.78%,其他銀行為7.37%。相較而言,目前國內信用卡不良率并不高。”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