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爆雷”事件頻發

供應鏈金融何去何從

  先是諾亞財富踩雷承興國際,后又曝出閩興醫藥應收賬款融資造假,再加上此前ST華業“踩雷”恒韻醫藥……供應鏈金融風險近期集中爆發。在“天雷滾滾”之后,供應鏈金融業務將何去何從?

  

  貿易真實性失察致風險頻發

  “從近期發生的多起事件看,基礎貿易背景的真實性存疑是導致‘爆雷’的主因。由于金額巨大,供應鏈金融底層資產通過私募、資管、信托等不同方式打包并分散轉移到多家金融機構,因此,當資產到期無法兌付,核心企業(債務人)表示基礎交易存在欺詐情況時,風險波及面很廣。”金融壹賬通供應鏈金融負責人、副總經理莊海龑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企業)之所以未沒能掌握貿易真實性,主要有兩方面原因。一是貸款方本身對風險的輕視,沒有做好盡調;二是融資方故意蒙蔽貸款方。”萬聯網供應鏈金融智慧服務平臺創始人、執行總裁蔡宇江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指出,“除近期爆發的三起事件外,近年來供應鏈金融還發生了不少大案,如上海鋼貿事件、青島港事件、大連機床事件、廣東紙漿案等,均屬于惡意詐騙。涉案手段包括偽造貿易合同、公章、物流單證、確權書、數據;利用多家資金方之間的信息不對稱,重復融資;關聯公司相互自保自融等。”

  “供應鏈金融與供應鏈的運作緊密結合,伴隨著供應鏈的采購、生產、銷售等主要階段形成了應收、預付、存貨等主要融資模式。而對貿易背景真實性的驗證與判斷,是供應鏈金融業務得以存在發展的根基。”莊海龑指出,“在供應鏈金融業務中,(為驗證)基礎交易合同的真實性,首先應當要求核心企業對上下游企業發起融資的基礎交易,如發票、訂單等進行確認。其次,貸款方應使用多項外部數據源,如稅務、工商、物流、倉儲等數據進行交叉驗證,盡可能發現是否存在核心企業與融資企業聯手虛構貿易背景套取資金。”

  “在業務實操中,應主要防范三個風險點。”莊海龑進一步指出,“一是債務主體的信用風險,如應收類供應鏈金融業務中的核心企業償付能力,存貨類業務中管控貨物數量及價格波動的市場風險。二是資金發放及回收過程中,應對賬戶管控形成閉環,避免融資主體挪用資金或阻礙金融機構對還款來源的管控。三是在交易操作中,應關注細節,如應收賬款轉讓通知、發票驗證、中登網登記是否操作到位。”

  在蔡宇江看來,在開展供應鏈金融業務時,貸款機構可能面臨多方面風險。“總的來說,供應鏈金融的風險主要體現為行業風險、主體經營風險、信用風險、操作風險、交易項(債項)風險、其他外部風險。例如,融資方因無法應對外部環境變化(如經濟下行、行業遇政策變化等)或不務正業(如從事一些違法、高風險等活動)導致經營困難,均可能使貸款方遭遇風險。又如,融資方的交易對手,即核心企業自身可能存在經營風險。此外,行業變革調整,如金融監管升級;融資相關貿易項的交易糾紛等,均可能導致風險。”

  

  管控核心企業風險尤為重要

  隨著供應鏈金融風險集中暴露,7月中旬,銀保監會發布《中國銀保監會辦公廳關于推動供應鏈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155號文”),要求銀行、保險、資管公司等機構,基于供應鏈上下游交易情況,對不同主體分別實施額度管理。對于由核心企業承擔最終償付責任的供應鏈融資業務,應全額納入核心企業授信進行統一管理,并遵守大額風險暴露的相關監管要求。

  那么,金融機構該如何實施額度管理呢?“155號文突出強調了核心企業的作用和地位。其中,第十一條提出,對于由核心企業承擔最終償付責任的供應鏈融資業務,應全額納入核心企業授信進行統一管理,并遵守大額風險暴露的相關監管要求;第十六條更詳細描述了要加強核心企業的風險管理。”蔡宇江表示,“供應鏈金融的風險控制要著眼于全鏈,不僅要看融資企業的風險,還要看核心企業的風險。經濟下行時期,已不能像從前采取粗放式的風控策略——只要核心企業配合就能給上下游放款,如何管控好核心企業的風險目前尤為重要。”

  “在應收賬款融資類業務場景中,核心企業是第一還款來源,承擔最終償付責任。但有的銀行開展保理業務時,并不將此責任納入核心企業的授信進行統一管理。在核心企業為下游客戶融資提供擔保責任的業務場景中,核心企業的擔保責任自然會被納入授信管理;但現實情況中,核心企業往往提供的是隱形擔保或‘軟擔保’,如按約定交付、收貨確認、調劑銷售、扣壓返利等。”蔡宇江進一步分析稱,“我們應該思考并重視對核心企業責任、能力、信用的‘全額全面統一管理’,不管是否納入授信,都應該有所管理,不要忽略核心企業的‘殺傷力’。”

  “供應鏈金融的本質是看核心企業的還款能力,該風險的識別、定價和貸后管理仍采用傳統方式。”螞蟻金服區塊鏈產品經理楊俊在接受《上海金融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供應鏈金融過于依賴核心企業,‘N+1’模式基本是標配。然而,面對真正供應鏈條中供給關系對應的‘N+N’模式時,仍沒有一個很好管理辦法,如下游企業的授信與上游供應商多個核心企業項下的應收賬款融資模式等,均需要進一步創新與實踐來破題。”

  “當前我國供應鏈金融正面臨一些挑戰。近兩年‘黑天鵝’現象頻現的背后存在著兩個關鍵問題,即需求端(實體經濟)的高負債與低收益,以及供給端的金融亂象。”蔡宇江指出,供應鏈金融具有同時解決供給端和需求端的能力,是金融資源回歸實體經濟的可行手段之一,發展供應鏈金融的意義毋庸置疑。

  “通過運用區塊鏈、人工智能等技術,可在行業細分的基礎上,結合供應鏈場景,有針對性地設計專屬風控模型。”莊海龑指出,“這是傳統風控無法觸及的領域,可幫助銀行等金融機構有效開展風控工作,降低風險。”

  

  【延伸閱讀】

  供應鏈金融“雷區”在哪里?

  供應鏈金融是區別于傳統授信的融資模式,針對單筆或者多筆交易提供融資服務,具有“封閉性、自償性”特點。雖然理論上能夠完美降低信用風險、減少損失,但實際業務中也存在“雷區”。

  對操作監督要求較高 雷區一:未能提前識別虛假貿易。真實的貿易背景是供應鏈金融業務開展的基礎,一旦貿易背景失真,該融資業務的償債來源便無從落實。

  雷區二:對物流/倉儲監管不到位。銀行通常缺乏倉儲管理能力,依賴第三方物流企業對貨物進行監管,可能存在物流企業的實際監管能力與金融機構的期望與要求不匹配的風險。

  雷區三:其他操作細節上存在瑕疵。供應鏈金融的監管環節中涉及眾多細節要求,例如,應收賬款是否確權,還款資金是否進入專項管理賬戶,資金/資產的監管是否實現閉環等這些細節上的要求。

  對市場風險的預判 雷區一:貨物/押品價格下跌。市場價格波動帶來的潛在損失,導致授信敞口擴大。例如,貨物價格大幅度下跌,造成價值小于融資敞口,或者作為抵押物的有價證券市場價格下跌,從而無法起到較好的風險覆蓋作用。

  雷區二:產業鏈價值面臨收縮。供應鏈金融業務依賴于產業鏈,需要關注產業鏈的發展狀況。一旦行業處于產能過剩狀態,產品最終銷售將面臨壓力,產業鏈的價值無法實現會帶來難以抵抗的信用風險。

  對信用資質的判斷 雷區一:擔保方的信用資質較弱。在償付存在不確定性的情況下,往往要求借款人提供反擔保,或者第三方擔保。對于中小企業普遍存在的交叉持股、相互擔保現象需要密切關注。

  雷區二:核心企業的信用資質惡化。核心企業主導的供應鏈融資模式下,由于款項回籠依賴核心企業的付款能力,因此核心企業經營狀況和發展前景決定了上下游企業的生存狀況和交易質量。(資料來源:光大證券)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