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利率市場化改革迎“新起點”

LPR機制改革有助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

  編者按:2015年,央行對商業銀行等金融機構不再設置存款利率浮動上限,形式上完成了利率市場化改革。不過,到目前為止,我國利率體系仍表現出“雙軌制”特征,即尚未完全市場化的存貸款利率和完全市場化的貨幣市場利率并存,在一定程度上阻礙了政策利率的有效傳導,進而導致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難以有效降低。近日,央行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彰顯了決策層以市場化改革辦法推動實際利率水平明顯降低和解決“融資難”問題的決心,但不可否認的是,LPR機制改革落地,只是利率市場化改革的“新起點”。要啃下“雙軌制”這塊“硬骨頭”,無論是監管部門還是金融機構,都必須要有刀刃向內的勇氣,真正將改革進行到底。

 

  利率市場化之路任重道遠

  ■ 記者 周軒千

  央行近日完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形成機制,提高LPR的市場化程度,意在發揮好LPR對貸款利率的引導作用,促進貸款利率“兩軌合一軌”,提高利率傳導效率,推動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然而,當前LPR向實際貸款利率的傳導作用仍較有限,利率市場化之路仍任重道遠。

  新機制短期影響有限

  “要切實有效提升LPR向實際貸款利率的傳導效率,關鍵是提高信貸市場和存款市場的競爭水平和效率。”東方金誠首席金融分析師徐承遠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中國商業銀行體系的集中度比較高,導致信貸市場更多由‘供給’確定。對企業而言,多元化融資渠道是改善信貸融資供給彈性的重要因素。對監管部門而言,適當降低信貸市場和存款市場的集中度,提高信貸市場的競爭程度,也能夠改善從市場利率到貸款利率的傳導效率。”

  “目前來看,新的LPR形成機制對信貸市場影響有限。”徐承遠坦言,“一方面,本次LPR市場化改革只影響增量貸款,存量貸款合同按照原定價延續。另一方面,目前LPR是在公開市場操作利率的基礎上加點形成,其中,加點幅度主要取決于各行自身資金成本、市場供求、風險溢價等因素。”

  興業研究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徐寒飛也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短期內,LPR定價機制的改革還無法明顯影響信貸的投放和貸款利率的設定。“8月份公布的新LPR利率較改革前小幅下行,但存款利率及商業銀行的FTP(內部資金轉移定價)機制未發生大的變化,因此,盡管央行同時規定了按照LPR設定利率的新增貸款占比目標,但商業銀行在設定LPR時,仍傾向與前期貸款利率水平保持一致。”

  那么,未來該如何更好地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呢?

  “LPR本身由MLF(中期借貸便利)和利差構成,理論上對商業銀行利差的壓縮有限。”徐寒飛指出,為降低實體經濟融資成本,還需要下調MLF利率。而從第一次LPR利率未出現明顯下調可看出,除信貸利率的黏性原因外,本次利率并軌的主要目的是提高利率傳導效率,而不是貨幣政策寬松。

  “在實際操作中,目前我國很多銀行其實有兩條定價基準曲線:一是在基準利率基礎上,按一定規則調整形成的存貸款FTP價格曲線;另一條是為金融市場業務服務的市場化程度較高的價格曲線。兩個不同定價系統導致了利率的雙軌制。”徐承遠指出,“鑒于此,銀行和監管部門應加快FTP系統的完善,將兩條FTP基準曲線并為一條,形成更具市場特征的基準曲線。”徐承遠建議,“同時,監管應做好三方面工作。第一,穩步推進和深化存款利率市場化,逐步放開存款利率上浮上限。第二,減少銀行同業負債和存款利率之間的偏離,打通利率傳導路徑。第三,加快發展利率衍生品市場,完善市場價格發現功能。”

  “目前來看,銀行體系流動性合理充裕,貨幣市場利率穩中有降。實體經濟融資問題的主要原因并非政策基準利率較高,而在于資金從銀行體系向實體傳導存在阻礙。”徐承遠表示,“此次完善LRP將現有的‘貸款基準利率-貸款利率’的傳導機制調整為‘MLF利率-LPR-貸款利率’,將有助于根據市場變化情況,及時調整貸款利率的合理定價,進而為實體經濟提供更有效的信貸支持。”

  徐承遠同時指出:“由于當前金融體系的流動性分層和信用分層現象仍較為突出,在推進LPR機制的過程中,部分信用資質較弱、處于流動性傳導底層的地方性中小金融機構將面臨規模增速放緩、利差空間收窄等壓力。因此,針對此類機構繼續實施定向降準,或將對區域實體經濟發揮更為直接的作用,將更有助于政策目標的實現。”

  徐寒飛也稱:“未來要進一步降低商業銀行資金成本,采取定向措施的概率較高。”

  利率風險管理將成銀行核心能力

  徐承遠認為,內部資金轉移定價能力是整個利率傳導工作中的核心,未來隨著央行存貸款的官定基準利率取消,銀行內部完善FTP系統的工作將愈加急迫。

  據光大證券分析師王一峰介紹,FTP是商業銀行內部進行轉移定價、剝離利率風險、考核經營單元的工具,對貸款實際利率的形成具有基礎意義。但在過往FTP價格形成的過程中,貸款類FTP定價曲線極少考慮諸如MLF的市場利率。

  “未來,如果LPR趨于下行,將造成經營單位貸款FTP收益的收窄,進而會造成貸款單元考核利潤分配的公平性問題。”王一峰指出,“因此,未來FTP運行可能也會采取‘新老劃斷’模式,即存量貸款FTP仍將按照貸款基準利率定價,在貸款發生日已完成買斷;而新發放的貸款FTP在定價過程中,會考慮LPR定價,并通過存貸款FTP曲線調整來平衡各方利益。”

  徐寒飛表示,未來當大部分貸款都與LPR掛鉤時,商業銀行資產端回報率將更多地與市場利率掛鉤,從而倒逼商業銀行加大負債端定價的市場化程度,FTP的定價將更多地考驗商業銀行對利率水平的把握。

  中金公司的王瑤平等分析員指出,利率風險管理將成為銀行的重要核心能力,這將促使商業銀行加大在利率風險管理的部門、管理機制等的投入。

  就銀行的資產負債擺布策略而言,徐承遠建議,商業銀行在資產端應增加更多優質中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等相對高收益資產,同時,在加強信用風險監測和定價能力的基礎上,推動銀行客戶信用資質下沉;在負債端,在提高綜合服務能力的基礎上,吸引更多低成本存款。

  “總體來看,LPR對風險篩選與定價能力不強的中小銀行存在較大的沖擊。因此,LPR考核目標初期不針對包括農村商業銀行、農信社、村鎮銀行等地方法人中小銀行。”徐承遠補充道。

  “利率市場化可能加劇銀行的利率風險、流動性風險、信用風險,或者讓這些風險變得更加復雜。銀行需要熟練掌握利率衍生品、資產證券化等工具,以便管理好有關風險。”國信證券的王劍等分析師指出,“同時,面對新時期的脫媒等影響,銀行需要盡快找到自己的差異化定位,避免惡性競爭。”

  徐寒飛還指出,對商業銀行來說,由于資產負債的利率風險暴露不一致,需要應用更多的新工具來平衡資產負債的錯配。

  利率市場化仍有多處堵點

  在業內人士看來,央行這次改革完善LPR形成機制,是深化利率市場化改革的重要一步。

  “完善的市場化利率傳導機制是由央行調整政策利率,進而依次影響貨幣市場利率、存款利率,最后傳導到貸款利率。”徐承遠指出,“就目前的貨幣傳導機制看,還存在兩個問題:一是目前僅調整基準利率到貸款利率的傳導機制,而對存款利率并未相應調整。資產負債端定價機制的差異,將進一步加大銀行的經營壓力。二是目前央行基準利率工具的選擇,以及基于價格型調控思路下基準利率價格區間的設定等仍有待進一步完善。”

  就貸款利率并軌,徐承遠表示,“下一步,一方面需要銀行內部進一步建立明確的由負債端到資產端的定價機制,提高利率傳導機制的效率。另一方面,需要央行進一步完善對基準利率的選定和利率走廊的構建,這是保證貨幣傳導機制合理有效運行的重要基礎。”

  王劍等分析師表示,利率并軌工作的重心是逐個打通利率傳導的淤堵點,主要淤堵點是貨幣市場利率向存款利率的傳導。“在理想的環境中,銀行從貨幣市場、存款市場獲取資金,理應是同質的,因此兩種負債的實際成本理應接近。但在我國,一般存款表現出高度穩定性。監管部門要求同業負債不得超過三分之一,LCR(流動性覆蓋率)等指標中也對兩種負債做出了異質化要求。這種對負債的結構性管制,是導致利率傳導淤堵的一大原因。”王劍等指出,“但短期內尚不具備完全取消上述結構性管制的條件,因為很多銀行還不具備有效管理全行流動性風險的能力。”

  徐寒飛認為,“要真正實現利率市場化,關鍵是要逐漸通過消除現有的一些‘非政策壁壘’以加大商業銀行競爭效率。比如,對活期存款的管制,事實上保護了具備零售網點眾多等‘先天優勢’的國有大行。”在他看來,“未來存款利率的徹底市場化,因為涉及到諸多利益主體博弈,很可能是利率市場化最難啃的一塊‘硬骨頭’。”

 

  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尚需多方發力

  ■ 記者 戚奇明

  長期以來,融資難、融資貴始終困擾著中小企業。業內人士表示,近期的貸款市場報價利率(LPR)機制改革及國務院常務會議“加快落實降低實際利率水平的措施”的表態,有利于降低融資成本,改善中小企業融資環境,但要真正破解融資難、融資貴,還需多方共同發力。

  LPR機制改革有助降低融資成本

  “中小企業融資難主要表現在五方面,包括無法達到信貸辦理條件、不能獲得增信、信貸時效性不能滿足用款需求、信貸產品不能契合經營需要和無法持續性獲得融資。而融資貴則主要體現在信貸產品利率和其他產品手續費較高。”普華永道中國金融業管理咨詢合伙人周瑩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之所以面臨融資難和融資貴,一方面是因為中小企業財務數據缺乏、信息透明度不高,加之生產經營受臨時性因素影響較大,資金需求往往存在‘短、少、頻、急’的特點,與銀行的信貸流程、系統支持等不匹配。另一方面,中小企業整體風險較高,銀行需要計提更多的風險溢價以覆蓋損失。”

  在中國銀行國際金融研究所研究員梁斯看來,導致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主要原因有三個。“首先,中小企業資產規模普遍較小,抗風險能力較弱,在面對市場波動時,經營韌性不足。其次,中小企業缺乏符合金融機構要求的合格抵押物。此外,部分中小企業存在財務不規范、內控制度不健全等問題,金融機構難以獲得企業真實財務信息,無法客觀地對中小企業進行信用評級。基于上述原因,為避免道德風險,銀行對資質相對欠缺的中小企業服務意愿不足。”梁斯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應該說,為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央行近年來已采取了諸多措施,特別是近期實施的LPR形成機制改革,有望通過市場化方式緩解中小企業融資困境。

  “LPR改革是通過市場化手段來降低實體企業的融資成本。LPR報價將直接與MLF掛鉤,以MLF加點的方式確定最終貸款利率,商業銀行在貸款定價時將更多參考LPR報價,有助于理順貨幣市場向信貸市場的傳導,令最終貸款利率能夠反映出市場利率變化,增強二者聯動性,有效降低企業融資成本。”梁斯表示,“LPR是利率市場化的關鍵一環,與MLF掛鉤事實上是為克服當前我國利率傳導機制中的阻礙,實現中期利率向中長期利率的傳導。”

  不過,周瑩也指出,雖然LPR改革有望引導中小企業實際融資利率下行,但影響程度還待觀察。“央行在今年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就提出,用改革的辦法促進融資成本降低,緩解中小企業融資難。此次LPR機制改革旨在打破LPR報價鈍化的現象,突破隱性貸款利率下限,降低企業實際利率。”周瑩表示,“本次新增的8家報價行都是服務中小微企業效果較好的銀行,未來的LPR報價將一定程度上反映各家銀行對其最好客戶的報價。不過,在銀行基于成本和綜合貢獻的定價中,風險溢價和資金成本仍是影響中小微企業定價的主要決定因素。其中,風險溢價取決于中小微企業及其企業主的信用狀況,而資金成本取決于銀行各渠道的資金的加權情況,這兩項均不直接受LPR機制改革的影響。”

  “MLF作為LPR的錨定利率,如果近期MLF下降,根據LPR的形成機制,LPR會有下降動力,從而進一步支持銀行降低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實際貸款利率。但除MLF外,銀行資金成本還受到存款和銀行間市場拆借利率等影響,后者和政策性利率MLF之間還沒有形成聯動機制。”周瑩進一步指出,“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的重點在于各金融機構優化產品、簡化流程、提高甄別客戶風險水平和增強數據與系統支撐,這不是靠LPR改革就能實現的,需要金融機構長期持續的人力與科技投入。”

  破解融資難問題還要做什么?

  值得關注的是,9月4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強調,要堅持實施穩健貨幣政策并適時預調微調,加快落實降低實際利率水平的措施,及時運用普遍降準和定向降準等政策工具,引導金融機構將資金更多用于普惠金融,加大金融對實體經濟特別是小微企業的支持力度。那么,未來哪些領域有望成為改革的發力點呢?

  周瑩認為,此次LPR改革雖從宏觀上改善了中小企業融資環境,但要真正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還需要監管部門、金融機構和中小企業同時發力。

  “從宏觀政策看,預計央行將持續鼓勵銀行發展中小微企業融資業務。與此同時,還將進一步推進個人和企業信用體系的建設,從機制上提升中小微企業的信息豐富度和透明度,降低中小微企業信用風險。”周瑩表示,“就銀行而言,未來應持續進行產品創新、優化信貸流程,同時,應增強金融科技實力,借助金融科技對信貸業務模式的革新力量,有效識別高風險客戶,控制不良貸款率。我們看到,不少互聯網銀行和金融科技水平領先的銀行在提升小微企業貸款占比和降低小微企業發放貸款利率方面均有不錯表現。”

  “從中小企業角度看,未來需持續完善企業治理架構,規范各類規章制度,通過改善自身經營情況,降低信用風險,提高獲得銀行貸款的能力;同時需要推進財務信息的公開透明,降低信息不對稱。”周瑩進一步指出。

  在梁斯看來,未來監管層和銀行應從兩方面發力。“一方面,要創造適宜的環境和條件以及更加合理的激勵機制,鼓勵金融機構提高風險偏好,增大對實體企業尤其是中小企業的信貸支持力度。另一方面,要繼續推進包括降費減稅、改善營商環境等措施,確保政策落到實處,為企業經營創造實實在在的紅利,以提升金融機構對企業經營的正面預期,令金融機構愿放貸、敢放貸。”梁斯表示。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