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生豬價格屢創新高

“保險+期貨”探索破解“豬周期”

  編者按:多年來,“豬周期”一直困擾著生豬養殖業,也成為影響農產品價格及通脹水平穩定的重要不確定因素。特別是今年以來,在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超級“豬周期”來勢洶洶,國內生豬價格屢創新高——截至8月末,全國外三元生豬市場價達27元/千克;9月6日,全國外三元生豬均價為27.15元/公斤。在此背景下,各監管部門相繼出臺政策支持生豬養殖產業發展。其中,近年來在穩定農業生產方面發揮重要作用的“保險+期貨”模式被寄予厚望。但不可否認的是,該模式在生豬養殖業仍處于摸著石頭過河的狀態,想要真正破解“豬周期”,仍有待進一步探索。

 

  保險業多管齊下化解最強“豬周期”

  ■ 記者 李 茜

  9月6日,銀保監會聯合農業農村部印發《關于支持做好穩定生豬生產保障市場供應有關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就銀行業保險業支持做好穩定生豬生產和保障市場供應提出6項要求。其中,提升生豬保險保額、鼓勵擴大生豬規模,成為保險業近期的工作重點。

  保險是化解“豬周期”良方

  《通知》提出,銀保監會、農業農村部建議完善生豬政策性保險政策,提高能繁母豬、育肥豬保險保額,暫時將能繁母豬保險保額從1000-1200元增加至1500元、育肥豬保險保額從500-600元增加至800元,鼓勵具備條件的地方把握時間窗口,持續開展并擴大生豬價格保險試點,具體事項按財政部門有關要求辦理。同時,要推進保險資金深化支農支小融資試點,保險資金要更好服務生豬屠宰、肉類加工、倉儲等生豬產業發展,加強與生豬養殖產業鏈上龍頭企業的合作,支持新建和異地重建的生豬規模養殖場發展。

  值得關注的是,財政部辦公廳、農業農村部辦公廳9月4日聯合發布的通知也提出,提高生豬保險保額,暫時提高能繁母豬、育肥豬保險保額,將能繁母豬保額從1000-1200元增加至1500元、育肥豬保額從500-600元增加至800元。政策實施期限自今年5月1日至明年12月31日。之后,結合《中央財政農業保險保費補貼管理辦法》修訂情況統籌研究后續實施期限問題。

  “與其他養殖險品種相比,政府及養殖戶普遍對生豬養殖險需求強烈,屬于關系國計民生的重要品種。”中國太保產險相關人士表示,“生豬保險根據具體產品方案不同,可保障因自然災害、意外事故、重大疾病疫病導致的豬死亡損失;或可保障因生豬市場價格波動造成的養殖戶經濟損失;或可保障養殖戶的生豬養殖利潤(收益)損失。”

  “以往沒有生豬保險時,‘豬周期’往往導致市場生豬供給失衡。而生豬保險可在行業遭遇重大自然災害或疾病疫病帶來重大損失時提供經濟補償,保障養殖企業(戶)恢復再生產的能力,為生豬穩定供給提供一定程度的經濟保障。”上述人士強調。

  上海立信會計金融學院保險學院院長徐愛榮對《上海金融報》表示,生豬保險在我國已落地多年,此次財政部聯合多部門發文,是為了引導保險公司更好地服務生豬養殖戶。“生豬保險主要是對投保的養殖戶進行補償的一種手段。非洲豬瘟疫情對國內生豬養殖戶造成了很大損失,如果沒有保險理賠,很多養殖戶或將沒有資金進行再投入,豬肉的中長期供應將出現很大缺口。生豬保險的賠償金能在一定程度上彌補養殖戶的財產損失,幫助他們‘東山再起’,而中長期供應一旦補足,將對平抑當前豬肉價格起到積極作用。”

  “在化解‘豬周期’的種種措施中,財政補貼短期內起到一定作用,但長期來看,最關鍵的還是保險。”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保險學院院長助理王國軍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如果生豬養殖戶長期投保,對生豬周期會有‘逆化’作用。事實上,很多養殖老手都知道,當發生疫情、生豬大量死亡時,恰恰是擴大生豬養殖的最好時機。如果能抓緊時機迅速恢復養殖,并擴大規模,不僅能把損失補回來,還能大賺一筆。但這也是養殖戶最缺資金的時候,保險的重要性就體現在此,是其他補償機制無法比擬的。”

  生豬保險“痛點”仍待解

  值得注意的是,雖然當前農戶投保能繁母豬保險、生豬保險的熱情很高,但從保險保額看,能繁母豬1000-1200元、育肥豬500-600元仍處于較低水平,與養殖戶的需求存在很大差距,難以滿足農戶的避險需求。

  中國太保產險相關人士指出,當前生豬保險面臨四大“痛點”。一是生豬標的身份識別難,耳標佩戴率低,造成身份難以識別。二是道德風險高,“多養少保”情況比較突出。三是無害化處理落實難,部分地區缺乏先進的無害化處理設施,主要依靠深埋和焚燒,造成無害化處理不到位,出現重復索賠情況。四是財政補貼資金撥付慢,保險公司的賠付資金壓力大。

  針對上述“痛點”,中國太保產險相關人士建議,首先,國家層面應加大對生豬養殖保險的支持力度,提高保障程度,保險金額盡可能覆蓋養豬的成本投入,如將能繁母豬保險保額提升到2000元左右,育肥豬保險保額提升到1000元左右。其次,應加大無害化處理設施建設力度和無害化處理監督力度,確保所有病死豬全部都能規范地進行無害化處理,減少道德風險的發生。此外,應加快財政補貼資金撥付速度,實現按季度結算財政補貼保費,減輕保險公司的賠付資金壓力。

  “在當前生豬大規模養殖的運作模式下,國內生豬保險的覆蓋率還不錯,但能否迅速化解‘豬周期’,不僅要看覆蓋率,還與保障額度是否足夠有關。”王國軍表示,“有些地區生豬保障仍是成本保險,即僅保住成本,加之養殖業的補貼不及種植業,一般可能只補償30%-50%的損失。在此情況下,養殖戶短期完全恢復生產的難度較大。同時,面對普通疫情時,保險額度可能是夠的,但如果遭遇大規模疫情,此前的額度就有些不夠。因此,即便有保險和其他補償手段,作用仍有限。”

  “對于涉及國計民生的農業保險,政府的引導作用很重要。地方政府應對包括生豬保險在內的農產品險種加大重視力度,在平時下功夫,而不是等到發生災害了,才想到保險。同時,目前生豬保險的保費額度仍有進一步提升空間,各地政府可以適當給予更多補貼,輔助中央財政撥款。”徐愛榮強調,“同時,為充分發揮生豬保險的作用,保險公司和各地政府應該進一步加強相關保險政策的宣講。”

 

  生豬期貨短期或難落地

  ■ 記者 田忠方

  多因素促豬肉價格快速上漲

  萬得資訊數據顯示,截至9月6日,22個省市平均豬肉價格為27.18元/公斤,環比上漲2.64%,同比漲幅達92.48%。

  “此次全國范圍的豬肉價格上漲速度特別快且漲幅巨大,自今年春節以來的約8個月時間里,價格漲幅達140%,且目前尚未看到明確的停止上漲跡象。”山金期貨研究所總經理曹有明對《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造成豬肉價格大幅上漲的主要原因有兩方面。一方面,去年全國多地出現豬瘟疫情,且豬肉價格出現一輪比較明顯的下跌,很多養殖戶虧損較為嚴重,補欄意愿下降。另一方面,去年多地取締了環保達不到要求的中小型養殖廠,造成生豬養殖產能下降。受此影響,今年全國生豬存欄量大幅下滑,供給嚴重不足造成生豬價格大幅上漲。”

  “從地區看,南方豬肉價格漲幅超過北方,東部地區漲幅超過中西部。”西南期貨投資咨詢部農產品研究員黃婷對《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本輪豬價上漲主要是受到非洲豬瘟疫情的影響,導致各地生豬和能繁母豬存欄下滑。截至今年7月,全國400個監測縣生豬存欄較去年同期下滑了32.2%,能繁母豬存欄較去年同期下滑了31.9%。”

  “本輪豬肉價格大幅上漲,并非傳統的‘豬周期’。從需求端看,非洲豬瘟疫情導致生豬大量死亡或被提前屠宰,同時養殖戶對仔豬補欄積極性不高,但消費端需求并未實質性下降,因此導致供求缺口過大。此外,受中美貿易摩擦影響,進口豬肉不能很好地平抑國內市場波動,導致這輪豬肉價格上漲周期長,價格長期居高不下。”東吳期貨研究所所長姜興春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

  生豬期貨瓶頸待突破

  期貨和期權,是金融市場中利用率最高的風險管理工具。今年豬肉價格的持續飛漲,讓市場目光再度聚焦去年已獲批立項,但至今仍未推出的生豬期貨。生豬期貨為何遲遲未能落地?在豬肉價格高企的當下,是推出生豬期貨的好時機嗎?

  “目前來看,推出生豬期貨的最大難點在交割環節。”姜興春表示,“首先,活體交割存在運輸半徑瓶頸。其次,如何預防交割的活體豬疫情也是一大問題。如果在交割定點期間發生意外,賠償責任誰來承擔,也待解決。此外,生豬交割基準品當下也難以確定。”

  黃婷也認為,生豬期貨落地的難點主要在于交割。“非洲豬瘟發生后,為防止疫情擴散,生豬跨省調運受到限制。在此背景下,生豬的異地交割可能面臨一定難度。雖然在國外有采用凍肉方式進行交割的例子,但凍肉并不符合中國人的飲食習慣。”黃婷表示。

  “目前,從政府到居民對生豬價格都比較敏感,在豬肉價格節節攀升的情況下,如果推出生豬期貨,容易引起資金的炒作,不利于政府實現維持物價穩定的目標。”曹有明指出,“推出生豬期貨是為了方便養殖戶進行風險管理,而當前生豬價格不存在太大的下跌風險,因此,從產業角度看,推出生豬期貨的必要性相對有限。”

  不過,姜興春也指出,“如果上述技術細節解決得當,當前階段推出生豬期貨應大有可為。相關期貨品種上市后,對穩定豬肉價格將有很大幫助,同時對生豬養殖戶、消費者也能起到一定的避險作用。”

  黃婷表示,推出生豬期貨可為產業鏈上游的飼料企業、中游的養殖企業和下游的終端采購、食品加工企業提供有效的風險管理工具。“比如,當預期豬肉價格上漲時,終端需求企業可通過買入期貨合約提前鎖定采購成本,規避價格上漲風險;而當預期豬肉價格會下跌時,養殖企業也可在期貨市場上賣出期貨合約鎖定賣出價格,規避價格下跌的風險。”黃婷強調,“當前,豬肉價格的大幅波動確實給產業鏈上下游企業和消費者造成較大影響,雖然目前推出生豬期貨仍存在一些難點,但相信生豬期貨一定會在合適的時間點推出。”

  【延伸閱讀】

  豬肉價格飛漲

  “豬產業鏈”公司為何不賺錢?

  ■ 記者 田忠方

  今年以來,豬肉價格節節攀升,但部分“豬產業鏈”上市公司的半年報卻頗為難看,正邦科技、牧原股份、天邦股份等個股出現虧損,被業界譽為“中國養豬第一股”的雛鷹農牧更遭遇退市。

  “豬肉價格上漲與部分‘豬產業鏈’上市企業業績不佳,并不矛盾。”東吳期貨研究所所長姜興春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很多上市公司受疫情影響較大,并未因單位豬肉價格大幅上漲而獲利。但有些上市公司因疫情防控得當,今年上半年養殖利潤大幅增加,應該說,上半年國內生豬養殖企業業績是‘冰火兩重天’。”

  “雖然今年豬肉價格大幅上漲,但如果企業沒有在豬肉價格上漲前補欄的話,則價格上漲未必能給企業帶來太大的營收增長。同時,隨著存欄量的下降,單頭豬的養殖成本也在上升。”山金期貨研究所總經理曹有明對《上海金融報》記者指出。

  西南期貨投資咨詢部農產品研究員黃婷對《上海金融報》記者表示,生豬養殖企業的利潤一方面受豬肉價格的影響,另一方面也受到銷售量和固定投入的影響。“今年一二月份時,豬肉價格還處于近5年同期最低水平。與此同時,受疫情影響,很多養殖企業和養殖戶提前拋售生豬。一般情況下,生豬體重在110公斤左右會出欄,但上半年70公斤至80公斤的生豬也會出欄,出欄體重可能較一般水平下滑27%-36%,出欄體重的下滑導致整體收入下降。此外,為防控疫情,很多養殖企業加大了對消毒、運輸、飼料安全等各項管理的投入。”黃婷進一步指出,“因此,雖然上半年豬肉價格上漲,但在出欄量、出欄體重和成本投入的影響下,生豬養殖企業仍可能虧損。下半年,隨著豬肉價格漲幅擴大,預計企業利潤將有較大幅度的提升。”

  萬得資訊數據顯示,截至9月6日,納入豬產業概念指數的22只A股今年以來均錄得正增長,且已有8只個股的漲幅超過100%。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