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行業關注CURRENT AFFAIRS
行業關注 / 正文
盤點信托公司罰單:被罰機構數量減少 罰單金額增加

  相比某銀行一單2000萬元的罰款,信托公司的罰單或許是“毛毛雨”。2018年至今,被處罰金融最高的信托公司為華潤信托,因6項問題累計罰沒610萬元。今年3月以來,共12家信托公司接到罰單,累計罰金近1500萬元,最高金額也只是超200萬元。

  就信托公司而言,今年以來,接到罰單的信托公司數量在減少,但罰單金額卻在增加。《金融時報》記者梳理發現,今年3月以來,12家信托公司累計罰金約1473.36萬元,已接近去年全年的罰單金額;罰金超200萬元的有4家,分別是粵財信托、華寶信托、中融信托和中泰信托,其余的罰款金額主要在50萬元左右。

  從處罰公司數量看,據《金融時報》記者不完全統計,2018年和2019年合計共有35家信托公司接到罰單,超過全行業信托公司數量的一半以上。2019年3月1日至8月30日,12家信托公司收到罰單,其中有9家是“新人”,包括粵財信托、百瑞信托、交銀信托、華寶信托、華澳信托、華信信托、浙金信托、中融信托和吉林信托。

  處罰事由也更為具體。2019年3月,粵財信托以220萬元罰單拉開了今年大額罰單的序幕。主要處罰原因是業務違規,包括證券投資類信托業務管理不到位、違規開展房地產信托業務、違規開展銀信合作業務等,相關責任人也被處以罰款和警告。另一個“大單”華寶信托,也是因為業務違規遭到處罰,如違規發放某信托貸款被用于證券交易;部分投資類銀信理財資金投資于非上市公司股權等。

  2019年4月,百瑞信托因“違規接受第三方金融機構信用擔保、管理信托財產不審慎”被罰,罰款金額分別為50萬元和40萬元。這也是百瑞信托自2002年完成重新登記以來的首度受罰。

  在“新人”中,有兩家公司的處罰事項有點“不一樣”。其一,華澳信托于2018年1月至3月,隱瞞了公司實際控制股東和實際控制人變更事項,罰款50萬元;其二,吉林信托因“公司治理機制長期嚴重缺失,股東會、董事會、監事會運行不規范”,罰款40萬元。

  吉林信托的2018年年報顯示,在“董事會及下屬委員會履行職責情況”名目下,吉林信托稱,“報告期內由于公司董事會董事人數不足,未達到法定人數,獨立董事空缺,報告期內未召開董事會會議”。《金融時報》記者了解到,根據《信托公司治理指引》中第二十七條明確規定,董事會每年至少召開兩次會議。董事會會議記錄應做到真實、完整,并自做出之日起至少保存15年。出席會議的董事和記錄人應當在會議記錄上簽字。

  再來看罰單榜上的“常客”,北方信托、安信信托和中泰信托連續兩年在列。其中,北方信托多次因房地產業務違規被罰。今年4月,北方信托被天津銀保監局處罰80萬元,原因是“違規發放房地產自營貸款”以及“信托資金違規發放房地產貸款”;相關責任人張偉也被罰5萬元。安信信托今年的罰單出在7月,因開展部分關聯交易未按要求逐筆向監管機構事前報告被罰款50萬元;2018年也被罰款50萬元,原因是2016年12月和2017年3月兩次變更注冊資本,均未經監管部門審核批準。

  事實上,根據上述公司的罰款事由可以看出,信托行業整體穩健的發展態勢不變,但是,在發展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不平衡、不合規的問題,行業兩極分化現象嚴重。云南信托研報顯示,在已披露上半年業績的59家公司中,有29家信托公司實現了凈資產收益率(ROE)的提升,20家信托公司ROE出現了下滑。業績分化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從罰單則可看出,個別信托公司股東行為不規范、公司治理比較混亂、戰略激進、不合規經營等,從而對整個行業生態和市場聲譽帶來負面影響。

  對于今年信托公司的罰單現狀,用益信托研究員帥國讓認為,當前處罰金額有所提高,處罰的追溯時間長,信托公司應注重業務操作細節,加強業務的合規性和后期管理。

  還有業內人士告訴《金融時報》記者,信托公司發展不平衡的特征非常明顯,希望真正落實對信托公司的分類監管,加強監管政策針對性,實行有限牌照管理。針對比較規范、領先的信托公司實施全牌照經營,給予一定創新實踐空間;針對尾部的信托公司,以合規經營為主要目標,避免出現個別信托公司擾亂市場的狀況。另外,建議管理好信托公司實際的股東和高管層,追求公司治理的有效性。還可通過并購重組、保障基金托管等方式來逐步地清退不合格的股東,凈化行業的經營環境。

責任編輯:李柳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