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行業關注CURRENT AFFAIRS
行業關注 / 正文
信托百事通|適當性義務對信托展業的影響

  主持人:本報記者 胡萍

  解讀人:五礦信托

  最高人民法院于8月6日發布《全國民商事審判工作會議紀要》(公開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紀要》),其中涉及大量金融消費者保護及金融案件糾紛的內容。從踐行風險防控合規先行的角度,針對信托公司如何在展業中注意適當性義務的履行等問題,《金融時報》記者采訪了五礦信托相關負責人。

  五礦信托認為,資管新規要求全行業打破剛性兌付,并堅持產品和投資者匹配原則,提出了加強投資者適當性管理,強化金融機構的勤勉盡責和信息披露義務等要求。《紀要》呼應資管行業的監管要求,從保護投資者利益角度,在金融消費者權益保護糾紛案件的審理章節,建立適當性義務履行方面的審批規則,以規范賣方機構的經營行為,培育理性消費金融文化。

  《金融時報》記者:《紀要》對適當性義務進行了哪些要求?

  五礦信托:《紀要》對資管機構適當性義務的法律適用、責任主體、舉證責任、盡責標準、賠償數額和免責事由等作出了明確的安排。

  在法律適用規則方面,將資管機構的適當性義務認定為合同法項下的誠實信用先合同義務,若未適當履行適當性義務的,構成締約過失,應當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在責任主體方面,賣方機構包括發行人、銷售者及服務提供者,任一方未適當履行適當性義務的,均可能導致投資人以締約過失為由主張賠償,且發行人與銷售者需承擔連帶賠償責任。

  在舉證責任方面,賣方機構對于妥善履行適當性義務負有舉證責任。若賣方機構未適當履行以下任一責任,均可能被認定違反適當性義務:一是設立風險評估及相應管理制度;二是對投資人的風險承受能力進行充分測試和調查;三是向投資人就產品風險收益特征以及產品投資風險進行充分說明及揭示。

  在盡責標準方面,賣方機構不能僅以投資人手抄條款認定適當履行了告知說明義務,在進行產品描述和風險揭示時應做到一般人能夠充分理解。

  在賠償數額方面,信托合同中約定的預期收益也納入賠償范圍之內。

  在免責事由方面,金融消費者故意提供虛假信息導致其購買產品或者接受服務不適當的,賣方機構可以請求免除相應責任。

  《金融時報》記者:《紀要》對信托公司有哪些影響?

  五礦信托:近年法院對金融機構課以更為嚴格的責任和義務的趨勢越來越明顯,金融機構被判賠償損失的案例越來越普遍。司法實踐中基本認為適當性義務的舉證責任應由金融機構承擔,對于沒有進行問卷調查或者風險登記不匹配造成投資者損失的,金融機構需承擔賠償責任。

  除歸納近年案例中的審判規則之外,《紀要》在以下方面對原有審判規則進行了進一步延伸,對信托公司影響深遠:第一,金融消費者既可以請求金融產品的發行人承擔賠償責任,也可以請求金融產品的銷售者承擔賠償責任,還可以請求金融產品的發行人、銷售者共同承擔連帶賠償責任。第二,在賠償范圍方面,明確將預期收益納入賠償范圍之內,以區間方式約定預期收益率的以上限計算利息損失,廣告宣傳資料中的預期收益率可以作為確定賠償范圍的標準。

  《金融時報》記者:信托公司有何應對舉措?

  五礦信托:信托公司應加強適當性義務管理。信托公司及代銷機構在銷售過程中應設立風險評估及相應管理制度、對投資人的風險承受能力進行充分測試和調查、向投資人就產品風險收益特征以及產品投資風險進行充分說明及揭示并做好相關資料和影像文件的存檔。在履行說明告知義務時,應達到一般人能夠充分理解的程度,不能僅以投資人手抄條款認定適當履行了告知說明義務。

  鑒于代銷機構未履行適當性義務的情況下,信托公司也需承擔連帶責任,信托公司后續應考慮加強對代銷機構是否妥善履行適當性義務的核查。此外,應更注重推介材料相關表述的準確,避免誤導投資人,對于未設置業績比較基準的項目,應明確告知投資者相關收益測算的前提假設和收益實現的不確定性,避免誤導投資者將收益預測或最高業績比較基準理解為固定收益。

責任編輯:李柳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