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行業關注CURRENT AFFAIRS
行業關注 / 正文
強化制度建設更好保護消費者權益

  近期,筆者通過實地調研,走訪多家信托機構、金融要素市場,對信托投資人、受益人的權益保護工作進行集中研究,深化了對信托業消費者權益保護的認識和理解。

  當前,信托業消費者權益保護存在幾個不足。

  一是合格投資者認定標準不統一。目前,在合格投資者認定上,信托公司主要遵循2007年施行的《信托公司集合資金信托計劃管理辦法》(以下簡稱《集合辦法》)以及2018年4月27日發布的《關于規范金融機構資產管理業務的指導意見》(以下簡稱《資管新規》),但各家信托公司具體執行標準差異較大。筆者從官網公開信息和走訪等渠道了解到,目前執行《資管新規》的信托公司有30家,沿用《集合辦法》的信托公司有9家。總體而言,機構和產品的認定處于待明確階段,尤其是穿透至最終受益人的要求執行起來有較大難度。可以說,信托業合格投資者的認定標準不統一,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信托公司的業務開展,并滋生了逆向選擇的風險。

  二是“雙錄”執行標準不統一。2017年,原中國銀監會發布《銀行業金融機構銷售專區錄音錄像管理暫行規定》,要求銀行業金融機構在銷售專區錄音錄像(以下簡稱“雙錄”)。在實際執行過程中,很少有信托公司能達到銀行柜面的標準,對部分公司,“郵寄合同、遠程‘雙錄’、上門服務”也是可選項。此外,信托公司相當一部分業務來自銀行代銷等渠道,對于代銷客戶,采取與代銷方共同擬定“雙錄”話術,由代銷機構保管“雙錄”材料,且信托公司直銷與代銷的“雙錄”執行尚未形成統一標準。

  三是信息披露標準不統一。目前中國信托業協會發布的《信托公司受托責任盡職指引》(以下簡稱《盡職指引》)雖以專章的形式規定了信息披露的內容、方式、相關材料的保存期限等,但其屬于行業自律規則,效力層級較低,且對于信披文件的具體模板缺乏統一的格式標準,信托公司實際執行時仍存在各種困惑,造成許多因信息披露不規范而產生的客戶投訴和糾紛。如清算報告中涉及財務數據樣式的不統一極易引發投資者對于信披數據有效性的質疑。另外,對于投資者產品信息的展示也是一大痛點:直銷客戶在網上可以查看相應等級信息,但并不能做到完全匹配;代銷客戶僅能通過代銷渠道了解產品信息,較難對產品真偽進行判斷。

  四是信托文件無統一標準。按照《盡職指引》,信托文件應就信托當事人在盡職調查、信托設立、信托財產管理、運用和處分中的權利義務及風險責任承擔作出明確約定。然而,對于如信托合同文本、盡調報告、收益分配公告等信息披露文件等,在行業內并無統一標準。以收益分配公告為例,各信托公司的版式、內容等詳略不一,為受益人查閱和理解帶來了較大不便。

  五是投資者教育亟待加強。當前,信托業投資者風險意識不強,維護自身權益的能力不夠,且國內尚未成立專門的信托業消費者教育機構,未建立常態化信托業消費者教育合作機制,教育工作在專業性、統一性和權威性方面存在不足。

  六是缺乏有效的投訴糾紛解決機制。目前信托行業尚未建立有明確法律法規支持的金融糾紛調解機構,投訴糾紛解決方式主要有協商和解、向有關行政部門投訴、提起法律訴訟3種,但仍受制于信托公司缺乏內部爭議解決機制、消費者保護法律規定不詳盡、信托消費者舉證責任過重、投訴耗時長且費用高等問題。

  當前,我國信托業消費者權益機制尚不夠健全,應當及時采取有效措施加強對各職能主體關系的規范,尤其要加強消費者權益保護工作中涉及的制度建設、流程規范、事前防范、事后保障等事項。對此,建議如下:

  明確合格投資者認定標準。對個人投資者,建議以清單的形式明確投資經歷、收入水平、個人及家庭資產的證明材料及審核標準;對于機構投資者及金融產品,應明確穿透識別的具體層級,落實對非自然人受益所有人的身份識別,并做好過程留痕及認定材料保管工作,促進信托公司合規展業與健康發展。

  制定信托業“雙錄”規定。建議制定行業“雙錄”標準,明確產品推介、風險提示等話術以及“雙錄”資料的保存期限等,從源頭上規范信托公司及代銷機構的推介銷售行為。

  統一信息披露標準。建議在《信托公司銷售行為管理辦法》中進一步細化相關披露文件格式、內容,并依托中國信登的投資者綜合信息服務平臺,建立規范的信息披露制度,規范信托產品全生命周期的信息披露。

  探索制定智能標準合約。建議盡快明確信托業務分類,探索智能標準合約平臺服務,依托合約一鍵生成、智能對比、同步修改、智能線上簽約、智能資產追蹤和風險預警等一系列功能,實現合約管理流程化、自動化、智能化。

  建立投資者教育聯絡人體系,共推消費者自我保護能力提升。借鑒其他要素市場的寶貴經驗,信托業應加強行業合作,強化資源整合,進一步提升投資者教育工作的影響力。順應移動互聯網和物聯網發展的新趨勢,依托微信、官網等,擴大受眾覆蓋面,讓更多信托投資者受益于正確的投資理念,形成機構與要素市場的宣傳教育合力。

  建立多元有效的糾紛解決機制。建議設立信托業糾紛調解委員會,健全完善訴調對接、仲調對接機制,提高調解的法律效力,以節約監管、訴訟等行政資源,提高糾紛解決效率。行業基礎設施可通過向信托公司提供“雙錄”云存儲服務,積極配合中國信托業協會進行信托產品權屬糾紛的查詢和舉證。此外,可進一步完善消費者保護制度,明確信托公司內部投訴處理制度標準。

  (作者單位:中國信托登記公司)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