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信托計劃CURRENT AFFAIRS
信托計劃 / 正文
供應鏈金融提速 雪松信托探求轉型突破

  日前,雪松國際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原中江信托)發布董事會換屆公告,新的董事會成員任職資格已獲江西銀保監局核準并完成工商變更登記。此前,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張勁曾對外表示,已理順雪松信托的基本情況,下一步將理順經營,發力特色金融,尤其是供應鏈金融。一位長期關注雪松信托的業內人士表示,董事會換屆后,新的管理層有望快速搭建完成,雪松信托有望在特色金融方向加速發力。

  以收購補齊金融資源短板

  在張勁的規劃中,寄望雪松信托通過特色金融,助力雪松控股實現“中國嘉能可”的夢想。據介紹,在大宗商品領域,嘉能可是全球最大的貿易商和生產商之一,在最新的2019年世界500強榜單上,嘉能可以2197.5億美元的營收高居第16位,營收為雪松的5倍以上。而在上世紀90年代,嘉能可就是通過金融助推,實現了飛速發展,并逐步掌握了大宗商品國際定價權。

  和嘉能可相比,雪松在金融領域的不足十分明顯。9月6日,張勁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再度強調,“雪松要做‘中國嘉能可’,光有供應鏈沒有金融的支撐,產業很難做大,也不可能做成”。于是,在布局上游礦產資源的同時,2018年以來,雪松通過收購迅速獲取金融資源以補上短板。

  今年3月,雪松控股完成了對大連金融資產交易所的并購。4月22日,雪松控股正式成為中江信托的控股股東,6月25日,中江信托正式更名為雪松國際信托。9月24日,雪松信托董事會發布換屆公告稱,新的董事會將由6名董事和3名獨立董事組成。

  “新董事會順利換屆在一定程度上體現了監管的認可和支持,從目前發布的供應鏈金融產品看,公司業務已經重回正軌。”上述業內人士表示。

  在對供應鏈上下游的把控上,雪松有其獨特的優勢。公開資料顯示,雪松大宗商品供應鏈集團的上游供應商包括中石化、中國鋁業、淡水河谷、必和必拓、力拓、嘉能可、智利國家銅業公司(Codelco)等國內外巨頭;同時,雪松大宗是紫金礦業、云南銅業、昆明銅業等大型國內冶煉企業在華南的最大分銷渠道,也是華南地區最大的銅產品提供商;而在下游,雪松大宗則擁有大批穩定的終端客戶,如天津大無縫銅材、江銅華北、廣東電網等。

  今年8月23日,雪松信托更名后的首單信托計劃“鑫鏈1號”即開啟了轉型特色金融之路,聚焦供應鏈金融。然而,隨后發行的“鑫坤5號”,讓外界質疑頗多。其中最核心的質疑則是,項目材料顯示募資資金的投向為中山“蘭溪谷”項目,但該項目地塊目前的樓盤名為“雪松君華—天匯”,樓盤的宣傳材料上也多次出現了雪松控股,“自融”的帽子似乎已扣定在雪松信托的頭上。

  張勁對此也做出了回應。“中山‘蘭溪谷’的項目是出于歸集資金的考慮,雪松控股去年就將其轉讓出去了。”張勁表示,由于雪松在中山品牌優勢很強,項目轉讓后受讓者要求雪松做品牌輸出,這在地產行業是通用的做法,也是目前“蘭溪谷”項目沿用“雪松君華—天匯”名稱的原因。

  而在本月,雪松信托再度發布了“長青12號”“長青13號”兩款供應鏈金融產品。

  供應鏈業務存在諸多痛點

  當前,信托業尋找優質資產的難度加大,逐漸陷入增長困境,轉型迫在眉睫。供應鏈金融是信托業突圍的重要方向之一,但涉足供應鏈金融的信托公司數量比例不足20%,即使有相關業務也僅充當通道角色。究其原因是產業經驗不足,難以鑒別優質供應鏈金融資產。

  業內人士認為,信托公司從事供應鏈金融業務存在諸多痛點,比如確認貿易的真實性、雙方確權時點的債權余額、動產流轉與確權、存貨價值等,由于沒有相關經驗,需要花費大量時間成本,更重要的是難以拿捏、難證真偽,很多時候盡調僅憑融資人一面之詞,甚至出現了一些偽造應收賬款、假票據融資的反面案例。

  另外,在傳統的供應鏈金融中,關于上下游所有企業的金融數據都是零散的,難以達到傳統金融機構的風控要求,這就要求更科學的風控評估體系,需要結合不同行業的特征,實事求是地調整風險權重。

  張勁認為,供應鏈金融更多會由供應鏈核心企業而不是銀行主導,只能由核心企業在特定應用場景下才能夠實現。核心企業不是通過傳統的金融風控方式,而是通過信息流、商流、物流、資金流、技術流這“五流”去實現風控,而傳統金融企業很難做到這一點,若僅僅憑借應收賬款,很容易出現風控上的問題。

  “基于近20年的大宗商品供應鏈服務和供應鏈金融零違約的產業經驗,雪松控股更容易找到優質的供應鏈金融資產,幫助雪松信托打造以供應鏈金融為主的特色金融,為信托行業轉型提供范本,同時促進國內大宗商品產業的發展,逐步提升我國缺乏大宗商品國際定價權的短板。”張勁說。

責任編輯:李昂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