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深度CURRENT AFFAIRS
深度 / 正文
商業銀行資本補充:數量與效率并重

  9月27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以下簡稱“金融委”)召開第八次會議,再次關注了商業銀行資本補充問題。值得關注的是,此次會議特別提出“加快構建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并強調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應與完善公司治理相結合。

  那么,目前我國商業銀行資本補充的主要渠道有哪些?銀行業特別是中小銀行資本充足情況如何?如何理解“長效機制”?針對這些問題,多位業內專家在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銀行資本補充不能單純強調數量的增長,資本使用效率的提高同樣非常重要。

  多元化資本補充渠道基本形成

  此次會議對資本補充“長效機制”的強調引發市場關注。“長效機制的構建需要內外合力,一方面是外部監管層的政策支持與推動,另一方面是銀行自身管理體系和效率的提升,二者共同形成一個可持續發展的資本補充模式。”中國社會科學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接受《金融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長效機制是一個更主動、更長遠、更根本的提法。

  如何理解長效機制?曾剛認為,大體分為兩個層面,一是資本數量的補充,二是資本使用效率的提高,最終使得一定數量的資本達到較高的使用效率,讓有限的資本支撐更多的銀行業務。“目前來看,伴隨著資本補充工具的創新,我國銀行業已經基本形成了多元化的資本補充渠道,特別是永續債和優先股在今年取得了非常大的進展。”

  去年,人民銀行出臺了一系列關于永續債的政策性文件,同時創設央行票據互換工具(CBS),以增強永續債的流動性。今年以來,已有8家銀行成功發行了9只共4100億元永續債,還有約3600億元的永續債發行“正在路上”。“目前永續債市場運行狀況良好,銀行愿意發,投資者也愿意買,潛在市場空間還很大,是銀行一個重要的外源性資本補充渠道。”曾剛認為。

  專家表示,銀行資本補充來源主要有兩個,一是內源融資,即銀行利潤扣除稅收、分紅等剩下的未分配利潤;二是外源融資,包括用于補充核心一級資本的IPO、股權募資,補充非核心一級資本的永續債、優先股以及用于補充二級資本的二級資本債等。總的來看,目前我國銀行資本補充體系已經比較完整。

  完善公司治理  提高資本效率

  此外,值得關注的是,此次會議特別強調了“重點支持中小銀行補充資本,將資本補充與改進公司治理、完善內部管理結合起來”。專家表示,銀行資本補充不應僅注重數量增長,效率提升同樣十分重要。

  “建立可持續的資本補充機制,必然需要提高資本運用效率,這就涉及到銀行公司治理的進一步完善。”曾剛認為,從長遠來看,單純依靠資本數量增長實現規模擴張是“低質量”的,而“高質量”的銀行資本補充要關注資本使用效率的提高,通過完善公司治理機制、降低風險,讓有限的資本能夠支撐更多的業務。“從節約資本的角度來講,提高資本使用效率也等于是另外一種形式的資本補充,因為效率提高了,需要補充的資本量就下降了。”曾剛對《金融時報》記者說。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今年以來,不少銀行加大了通過永續債、優先股、二級資本債的發行力度,但從國際比較來看,我國銀行業的資本充足率依然處于中等水平。

  新網銀行首席研究員、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特聘研究員董希淼表示,加快建立商業銀行資本補充長效機制,監管部門要加強協調,統籌配合,繼續加強對銀行補充資本的支持力度。除永續債之外,還可以繼續探索轉股型二級資本債券、含定期轉股條款資本債券和總損失吸收能力債務工具等,進一步增強資本補充工具的靈活性和多樣性。此外,監管部門還應進一步優化審批流程,提高資本補充工具發行效率,并賦予商業銀行一定的發行自主性。

  二級資本債發行出現分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二級資本補充方面,今年銀行二級資本債發行逾5000億元,規模已超去年全年,但其中大型銀行占據主流,而中小銀行參與較少。一直以來,二級資本債是中小銀行補充資本的主渠道,但今年以來,正是大型銀行二級資本債發行的提速,帶動了銀行二級資本債發行規模的整體增長。

  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二級資本債發行規模雖實現整體增長,但剔除工行、農行、中行、建行4家大型銀行以及民生銀行、平安銀行、興業銀行3家股份制銀行后,其余銀行的發行規模不足1000億元,占總規模的比重不到18%。

  興業研究策略分析師郭益忻分析認為:“從發行方來看,大型銀行需要發行合格的TLAC(總損失吸收能力)工具以滿足全球系統性重要銀行的資本要求,二級資本債作為成熟品種,是大型銀行合意的選擇;從投資方來看,銀行間市場流動性合理充裕,市場利率處于低位,二級資本債絕對收益不高,但相對收益不低,一定程度上可以滿足機構的配置需求。”

  “此前,二級資本債的發行量在各類型銀行之間都差不多,但今年以來,包商銀行事件對小銀行發行二級資本債產生了一定影響,小銀行二級資本債發行或是成本較高,或是干脆無人問津。”曾剛坦言。

  曾剛認為,由于中小銀行是支持本地實體經濟,尤其是支持民營企業、小微企業的主力軍,有效擴展中小銀行資本補充渠道至關重要。“從目前監管層表態來看,包商銀行事件屬于個案,隨著市場環境優化、投資者情緒逐漸平復,市場已經向正常狀態調整,未來如果經過一段時間仍達不到相應效果,可以考慮監管層給予政策支持,包括債券擔保等機制安排幫助市場調整,以提升投資者信心。”曾剛表示。

責任編輯:楊喜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