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國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國金融家 / 正文
豐富銀行體系 優化銀行結構

  金融在現代經濟體系中橫跨供給需求兩側,既為需求側引入資金流,又為供給側提供資本土壤。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時提出,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以金融體系結構調整優化為重點,構建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銀行體系,增加中小金融機構數量和業務比重,改進小微企業金融服務。今年政府工作報告也要求,“要以服務實體經濟為導向,改革優化金融體系結構,發展民營銀行和社區銀行”。

   

  從高層的密集表態看,深化金融體制改革成為今后我國金融業改革發展的“重頭戲”。事實上,我國銀行業的規模和實力已足夠大,但是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銀行體系尚未完全建立,金融供給主體特別是中小金融機構不足,小微、“三農”、綠色金融服務等短板還有待補齊。要從根本上解決民營、小微企業的融資難題,需要改善供給結構。我國中小微企業主要依靠銀行業融資,因此,改善供給結構關鍵是優化銀行業結構。

  優化金融體系結構

  目前,我國已經建立了涵蓋中央銀行、開發性和政策性金融、大型國有商業銀行、全國股份制銀行、城商行、農村金融機構、外資銀行、民營銀行等在內的多元化銀行業金融體系,但仍然存在商業銀行業務品種單一、產品及服務同質化以及中小銀行經營理念落后、風險管控能力偏弱、風險定價能力不足等問題。

  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就是要深入推進金融機構結構性改革,完善和優化金融機構體系。而優化金融結構,主要是健全商業性金融、開發性金融、政策性金融、合作性金融分工合理、相互補充的金融結構體系,構建多層次、廣覆蓋、有差異的銀行體系。專家表示,優化金融體系結構,一方面是滿足企業多樣化、個性化金融服務需求的必然要求。因為對于“三農”、小微等傳統金融服務的長尾客戶,其所在地區的金融機構較少,金融服務覆蓋面和滲透率偏低,金融服務的廣度和深度有限。另一方面豐富銀行體系也是解決金融發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重要內容,有利于促進我國銀行業市場競爭、提高市場效率、提升發展質效。

  “金融機構體系供給側改革包括優化金融機構布局、推動銀行業體系改革、建立金融退出機制等。”民生證券股份有限公司總裁周小全認為,首先要優化不同規模的金融機構的布局,著重發展定位于小微金融服務的中小金融機構。其次要推動銀行業體系改革,構建中小銀行服務體系,著力發展區域性的中小銀行、社區銀行、小微銀行、民營銀行等銀行機構。此外,還要推動建立大銀行的普惠金融事業部、小微支行和社區支行發展,在銀行內部形成分層金融服務體系,將目前服務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的金融機構“下沉”,精準服務不同層次的金融需求,如探索發展“以產業為中心”的產業銀行,深入了解產業、對接產業,推動銀行專業化發展,擴大金融有效供給。

  大力發展中小金融機構

  “未來一個時期,發展以中小微民營企業為服務對象的小型銀行,促進銀行業結構優化,應該成為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重要任務。”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表示,小型銀行在服務中小微企業方面有著明顯的優勢。他介紹說,小型銀行的小規模決定了服務小客戶的定位清晰且穩定,小型銀行的資本規模和經營區域有限,注定其小資本、小資產、小范圍、小客戶、小業務“五小”特征,只能“門當戶對”地服務中小微企業。同時,由于經營區域范圍的限制,小型銀行主要在社區經營,具有明顯的“下沉”優勢,更容易了解和把握區域內小企業以及小企業主的信用狀況和還款能力等“軟信息”,較好地克服信息不對稱難題,及時、有效地管控信用風險。

  連平強調,小型銀行不僅可以持續獲取金融資源并配置給小微企業,而且還可以通過信用創造,在監管要求范圍內合理加杠桿,不斷增強服務小微企業融資的能力。同時,小型銀行的決策流程和業務流程相對較短,操作程序簡便易行,效率優勢、成本優勢比大中型銀行更為明顯,也更能有針對性地、靈活地為小微企業提供金融產品和服務。

  據了解,近年來,城商行和農商行對小微企業的業務拓展力度在加大,其發放的小微企業貸款余額在商業銀行中的比重呈現逐年增大的趨勢。據銀保監會披露的數據,2018年末,城商行和農商行提供的小微企業貸款占比高達52.44%。一些城商行和農商行通過體制機制和組織架構優化和完善,不斷加大支持小微企業發展的力度。例如常熟農商行堅持服務小微的市場定位,在行業內率先成立小微企業總部,以“五結合”要求持續加強全流程風險識別和管理水平。此外,該行通過開發豐富的產品線和流水線小微信貸工廠模式,在滿足小微企業貸款“短、小、頻、急”需求的同時,也解決了小微企業風控問題。

  眾所周知,中小微民營企業對我國的稅收、就業和經濟增長貢獻很大,但金融體系對中小微民營企業提供的金融服務仍跟不上其需求。對此,連平認為,未來一個時期,改善和優化金融供給結構,提升中小微金融服務效率尤為重要。不僅要繼續保持大中型商業銀行支持小微企業的力度,使大中型銀行繼續成為支持小微企業的重要力量,還應該引導、鼓勵和支持存量小型銀行發揮“下沉”優勢,積極服務民營經濟,堅持本地化經營導向,以當地中小微企業與居民為主要目標客戶,針對性地靈活開展中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還有必要積極穩妥地發展一批專司小微企業金融服務的小型商業銀行,使其擔當小微金融服務主力軍的功能,由于近年來農商行和村鎮銀行發展較快,城市小型商業銀行的發展尤為迫切需要。”連平說。

  因此,中小銀行與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有著天然的相容性,發展中小銀行,增加金融供給主體,有助于填補我國大型金融機構無法或無力顧及的市場,從而優化和完善金融機構體系,緩解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等問題。值得注意的是,當前我國以民營銀行、農商銀行、農信社為代表的中小銀行占比其實并不少,因此在增加中小銀行數量的同時,更重要的是要在質量上下功夫,即更好地支持它們健康穩健發展,進而更好地服務民營和小微企業。

責任編輯:董方冉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