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國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國金融家 / 正文
再論中美貿易戰

  華盛頓風云突變。2019年5月10日,美方啟動對約2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稅率由10%提高至25%;5月13日,美國又宣布啟動對剩余約30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加征關稅的程序;并突然發布針對華為等公司的限制交易令,動用國家力量無端打擊中國企業和產業,這一系列行為引發了全世界的高度關注。

  中國對美國的做法表示堅決反對。中方同步發表聲明,宣布不得不采取必要的反制措施。6月1日,中國開始對價值600億美元的美國商品提高關稅;并根據相關法律法規,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制度,有力反擊美方的霸道行徑。

  2017年新一屆美國政府上任以來,頻頻挑起與主要貿易伙伴之間的貿易摩擦。2018年2月初,中美啟動通過協商談判解決經貿爭議的做法,并取得很大進展。但好景不長,從當年3月22日開始,美方就無事生非、單方面挑起貿易摩擦,并在這一年多時間里一次次發起摩擦攻勢,讓中美經貿磋商進程遭受重挫,給兩國經濟和全球貿易帶來了極為不利的負面影響。

  

  國際社會反應強烈 

  長期以來,貿易是全球經濟增長的重要推進器。當下,經濟全球化已是不可阻擋的時代潮流。近期,美國采取的一系列貿易保護措施,使中美貿易摩擦再度升級,受到國際社會越來越多的質疑和反對。

  所謂貿易保護主義,是指各國在對外貿易中實行限制進口以保護本國商品在國內市場免受外國商品競爭,主要是采取關稅壁壘和非關稅壁壘兩種措施。現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為口號宣誓就職;登上政治舞臺后,扯起保護主義大旗,揮舞加征關稅“大棒”,給全球貿易體系運行帶來嚴峻挑戰。

  首先是,損害多邊貿易體制權威,違反世界貿易組織規則。美方依據國內法升級貿易摩擦、大搞單邊主義的做法,損害了世界貿易組織及其解決爭端機制的權威性,已招致全世界的批評。來自歐洲、亞洲以至世界各地的警告指出,“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需要多邊而非單邊思考和行動”“如今的美國對國際秩序毫無敬意”“違反世界貿易組織原則,損害多邊貿易,注定不得人心”。

  其次是,威脅全球經濟增長,阻礙全球經濟復蘇。美國政府提高關稅水平,使國際貿易秩序遭到嚴重破壞。依賴貿易的出口型經濟體首先受到沖擊,韓國、新加坡、馬來西亞、墨西哥和日本等國經濟紛紛受到影響。貿易緊張局勢帶來的混亂與不確定性,正在持續損害全球經濟增長前景。各大國際機構均在最新的報告中下調了對世界經濟增長的預期,世貿組織已將2019年全球貿易增長預期從3.7%下調至2.6%,為3年來最低水平。

  再就是,擾亂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導致全球資源無法最佳配置。當前,自由貿易已經成為國際資源配置最有效率的方式,加征關稅措施讓產業鏈、供應鏈成本增加,還影響其穩定和安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近期發布報告認為,貿易壁壘增加將擾亂全球供應鏈,并影響新技術傳播的速度,最終導致全球生產力下降和福利減少。同時,進口限制增加還會降低可貿易消費品的可負擔程度,對低收入家庭造成更大損害。

  中美是全球兩大經濟體,經貿摩擦不僅影響兩國經濟發展,也深刻影響著全球經濟的預期與格局。不少國際經貿專家學者表示,特朗普對他國在貿易問題上隨意“開刀”,這種行為會對全球貿易、投資乃至金融市場都帶來較大的傷害,使全球經濟落入“衰退陷阱”。馬來西亞總理馬哈蒂爾日前在東京演講時,公開告誡美方:不要期待自己總是處于科技領先的地位,各國需要通過對話的方式同強大的中國打交道;具有不同意識形態的國家必須和諧相處,美中之間的沖突只會導致“更大的破壞”。

  國際輿論認為,對于高額關稅能否“讓美國再次偉大”,要打一個大問號。總部位于法國的《歐洲時報》,發表題為“特朗普不能讓全球為其貿易政策買單”的社論指出,“美國對中國輸美商品祭出加征關稅大棒,中方被迫動用反制措施,使各方矚目的中美經貿磋商痛失好局,也令國際市場哀鴻遍野”。國際媒體紛紛提出,中國是美國最主要的債權國,這一事實本身意味著中國是美國最重要的資助者,美方對中國的指責就是無理取鬧。

  事實上,在對中國挑起貿易戰之前,美國已把貿易戰火燒向了全世界許多國家。美國《華爾街日報》網站文章指出,“白宮決心在多條戰線同時打地緣政治仗,也表明它對國際外交、國際政治長期以來常見的一些選擇持蔑視態度”。美國為了確保自己高高在上的“絕對優勢”,不惜打壓別國的發展權和生存權。

  美方奉行保護主義、一意孤行的做法,已經在全球惹了眾怒。美國與歐盟、俄羅斯、日本、印度等國際主要力量均齟齬不斷,與伊朗關系更是緊張。當前美國經濟、政治上的壓力越來越大,也很難承受貿易摩擦進一步升級的代價。

  美國形象大受折損 

  貿易戰沒有給美國帶來所謂的“再次偉大”,加征關稅反而給自身帶來了巨大傷害。“是我的企業,而不是中國支付了這25%的關稅,這是在向美國消費者加征關稅”,在美國社交媒體上,諸如此類的反對之聲不絕于耳。

  美國政府加征關稅的做法,真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發表的論文指出,2018年美國對其貿易伙伴加征的關稅,以及對方國家對美國征收的報復性關稅,已使美國經濟損失78億美元;關稅造成美國消費者和生產商每年需承擔688億美元的成本。紐約聯邦儲備銀行研究認為,加征關稅平均給每個美國家庭每年帶來831美元的額外支出。美國商務咨詢機構的研究報告顯示,對價值2500億美元中國輸美商品征收25%的關稅,以及對進口鋼和鋁產品加征關稅,將導致美國每年減少93.4萬個就業崗位。

  美國服裝和鞋類協會主席里克·赫芬貝說,額外關稅只會傷害美國家庭、美國工人、美國公司和美國經濟。美國農民首當其沖成為貿易爭端的犧牲品,2018年農業凈收入下降了12%,大豆、豬肉、乳制品和小麥價格遭遇斷崖式下跌。關稅措施影響的美國農產品對華出口同比減少33.1%,其中大豆降幅近50%,美國業界擔心從此失去培育了近40年的中國市場。

  加征關稅對美國的損傷,概括起來,至少有這樣幾個方面:一是提高了美國企業生產成本。許多美國制造商依賴中國的原材料和中間品,只能承擔加征關稅的成本。二是抬高了美國國內物價。加征關稅后,中國產品在美國最終銷售價格提高,實際上讓美國消費者也承擔了關稅成本。三是影響了美國經濟增長和民生。美國智庫“貿易伙伴”發布的研究報告顯示,如美國對所有中國輸美商品加征25%關稅,美國國內生產總值將減少1.01%,就業崗位將減少216萬個,一個四口之家每年支出將增加2294美元。四是阻礙了美對華出口。一年來中美經貿摩擦加劇,美國對華貨物出口的48個州,其中就有34個州出口下降。

  尤為嚴重的是,美方在十一輪中美經貿磋商中,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爾反爾、反復無常,破壞雙方達成的既有協議成果。例如去年5月,中美雙方就經貿問題已經形成共識,并在華盛頓發表了聯合聲明。但十天之后,美方就背信棄義、公然撕毀協議,再度挑起紛爭。美方這種翻云覆雨、“翻臉比翻書還快”的惡劣行徑,使多輪經貿磋商成果付諸東流,嚴重破壞了國際貿易秩序,糟蹋了自己的國家信用,損害了美國的國家聲譽。

  更為糟糕的是,特朗普政府在國際事務中不斷“變臉”。他上臺3天,就退出奧巴馬政府費盡心血達成的跨太平洋伙伴關系協定。從巴黎氣候變化協定到伊朗核協議,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到全球移民協議,一次又一次肆無忌憚地退出再退出,世人戲稱特朗普總統“退群”成癮。

  “人無信不立,國無信則衰”。美國作為一個公認的世界大國,長期占據了絕對優勢,從世界各國獲取了巨大利益,理應向國際社會展示負責任、守信譽的大國形象和擔當。但這屆美國政府卻為了一己私利,置國際規則于不顧,將國內問題國際化、經貿問題政治化;它多次退出關鍵國際組織和多邊協議,這種玩“變戲法”的“不靠譜”作風,把國際交往當生意來做,哪還有一點“大國的樣子”?美方的翻云覆雨、失信天下,正在透支、損耗美國的國家信譽,將動搖美國國際地位和戰略利益。

  近一兩年來各種數據和調查顯示,美國的國家形象急劇下降。對于貿易戰,美國總統貿易顧問彼德·納瓦羅露骨地說:“由于美國擁有遠遠大于其他國家的實力,其他國家不敢(對美國)采取報復性措施。”這是何等的狂妄和囂張!奉行單邊保護主義,大搞貿易霸凌,實施關稅訛詐,逃避應盡的國際責任和義務,正是“美國優先”的真實寫照。

  中方反制應對自如 

  面對貿易摩擦升級、美方咄咄逼人的攻勢,中國應對的態度一直沒有變。“千磨萬擊還堅勁,任爾東西南北風”,對貿易戰,“中國不愿打,不怕打,必要時不得不打”;談則大門敞開,打則奉陪到底。中國“工具箱”的政策儲備數量多、種類足、效率高,足以應對美方挑起貿易戰的任何不端行為。

  “人不自信,誰能信之?”眾所周知,中美經貿高級別磋商談判,美方不顧中方的誠意和行動,大搞極端施壓、漫天要價,政策揺擺不定,行為朝秦暮楚。這種動作背后,反映的正是美國戰略焦慮和缺乏自信。而中方國民心態日益成熟,越來越多的人能夠客觀理性地看待問題,處變從容不驚,應對沉著冷靜,反制精準有力,始終保持戰略定力;無論是談是打,信心表現十足,堅持既定部署和節奏不動搖。

  無論美方怎樣威脅逼迫,中國都始終堅守捍衛國家正當權益和民族尊嚴的底線;無論美方如何極限施壓,中方都是“穩坐釣魚臺”,風雨不動安如山。中國不想戰、不戀戰、不怕戰、以戰反戰,做法合理,理直氣壯。偌大的今日之中國,不會懼怕別人沖上來“叫陣、下戰表”,也完全做好了應對各種挑戰的準備,包括對最壞的結果也有預判,從最壞處準備,向最好處努力。

  實際上,中美經貿問題對中國經濟增長的影響已經有限。我國內需已經成為拉動經濟增長的主要引擎,去年消費需求對經濟增長的貢獻率已達76.2%。貿易戰對中國經濟發展有影響,但總體來講是有限、可控的。我國經濟增速依然運行在合理區間,無論是宏觀經濟、還是企業發展或是民生等各個領域,都處于可控范圍。對此,中國人民有信心、有底氣、有能力。

  中國有信心,信心來自中華民族百折不撓、艱苦奮斗的戰斗精神。有著5000多年文明歷史的中國,什么樣的狂風巨浪、險坎惡坷沒見識過?閱讀新中國的歷史,何時屈從過威脅?1840年以后,一系列不平等條約,讓中華民族飽受屈辱,中國人民受盡欺凌。從鴉片戰爭、甲午海戰,到抗日戰爭、抗美援朝,一次次災難憂患、艱難困苦錘煉著中華民族的靈魂,推動著中國社會在挫折中奮勇前進。貿易戰打不倒中國,只會讓我們在磨礪中成長強大。

  中國有底氣,底氣來自長期發展積累起來的雄厚基礎。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建設成就,為妥善應對貿易摩擦奠定了堅強基石;改革開放40年發展起來的強大能量,是應對摩擦沖擊的堅固基礎。我們擁有全球最完整的產業體系,擁有不斷增強的科技創新能力,擁有世界上規模最大的中等收入群體,擁有近14億人口的巨大市場,擁有豐富的人力資源和豐厚的國土資源,擁有足夠的發展韌性、潛力和回旋余地。“中國經濟是一片大海”,任何狂風驟雨都掀翻不了它。

  中國有能力,能力來自經濟穩定向好的強大勢能。長期向好的經濟基本面,是我們應對風險挑戰的根本支撐。一年多來,我們頂住貿易摩擦的壓力,穩就業、穩金融、穩外貿、穩外資、穩投資、穩預期,這些措施出臺、扎實落地,讓中國經濟增速穩居全球五大經濟體之首,經濟總量首超90萬億元。

  經濟前景向好是中國發展大勢,是中方可持續反制貿易摩擦的強勁力量。今年一季度,中國經濟增速達到6.4%,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近期發布的《世界經濟展望報告》中,中國是唯一被上調增長預期的主要經濟體。經濟結構優化升級,貿易進出口總額繼續增加,中國經濟總體平穩、穩中有進的步伐鏗鏘有力。

  凝神聚力辦好自己的事 

  美國挑起的貿易戰,不過是中國發展進程中的一道坎兒。應對中美貿易摩擦這類挑戰,可以說是中華民族復興進程中的“必修課”。無論外部風云怎樣變幻,對中國來講,就是堅定信心、陣腳不亂、集中精力做好自己的事情。凝神聚力把中國的事辦好,是應對任何貿易摩擦的根本之道。

  中國人常說“事在人為”,做好自己的事關鍵在人。“歷史只會眷顧堅定者、奮進者、搏擊者,而不會等待猶豫者、懈怠者、畏難者。”當今世界雖然面臨風險和挑戰,但和平與發展仍是這個時代的主題。我們必須準備付出更為艱巨、更為艱苦的努力,不負時代,砥礪前行。對于一個擁有近14億人口的發展中大國而言,中國把自己的事情辦好了,對世界就是重大貢獻。

  “狹路相逢勇者勝。”當貿易戰“不得不打”時,勇氣在很大程度上是決定勝利的關鍵。現在問題來了,絕大多數中國人立場堅定、斗志昂揚、眾志成城,但也有少數人散布一些悲觀論調,認為“中國處于劣勢”,得出“打不贏、打不起”的結論,鼓吹起“呼吁眾人妥協”的投降論調,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對此,我們必須旗幟鮮明地痛批“投降論”,認清投降論者崇美媚美恐美的真實面目及其瓦解中國人民抵抗精神的險惡用心,讓他們“夾著尾巴做人”,再也不敢胡言亂語、蠱惑人心。

  做好自己的事,首先要把握大局,積極妥善應對。要科學研判當前經濟形勢,既要看到我國仍處于發展的重要機遇期、面臨的國際形勢錯綜復雜現象,更要透過現象把握發展的大勢和本質,清醒認識國際國內各種不利因素的長期性、復雜性,把準前進的方向,做好應對各種困難局面的準備。堅持以經濟建設為中心,堅定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方向,全力增強創新能力。密切跟蹤研判形勢,咬住既定目標不放松,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

  繼續深化改革開放,不斷增強經濟發展動力和活力。要以完善產權制度和要素市場化配置為重點,著力激發各類市場主體活力;狠抓改革舉措落地,以增強活力、提高效率為中心,加快推進重點領域改革。同時,還要進一步拓展開放的范圍和層次,大幅放寬市場準入,加快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用改革開放推進調整結構、加快轉型升級,牢牢把握發展主動權。

  積極擴大內需,注重改善民生。要緊扣我國社會主要矛盾變化,一方面,堅持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優化存量資源配置,促進經濟發展的新舊動能轉換,打造和培育新的經濟增長點,比如大力發展養老事業、發展旅游休養經濟等;另一方面,加強需求側管理,更好發揮消費的基礎性作用。適度提高居民收入在GDP分配中的占比,努力縮小收入分配差距,使更多人增強獲得感,更加敢于消費、能夠消費,形成更高水平的供需平衡。

  金融作為“國之重器”,是現代經濟的血脈。重點要做好服務實體經濟、深化金融改革、防控金融風險這三個基本方面的工作。對金融業本身而言,著力推動優化融資結構和金融機構體系、市場體系、產品體系,從而提高金融供給對實體經濟的適應性和靈活性。同時,堅持不懈治理金融市場亂象,有效化解影子銀行風險,強化不良資產真實認定和有效處置,依法處置高風險機構,嚴厲打擊非法金融活動。加強監管政策協同,防范金融市場異常波動和共振,使金融在應對經貿摩擦中發揮更大作用。

  人們都知道,一個國家應對風險挑戰能力的大小高低,從根本上取決于是否有適合本國國情、反映時代進步的制度基礎。我們有優越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有黨對經濟工作的堅強領導,有國家意志的高度統一,有全國人民的緊密團結和共同奮斗,綜合強大的國家能力是辦好自己事情的最大優勢,這是我們把中國的事做優做大做強的根本保證。

  合作共贏才是正道 

  中國和美國都是世界上貿易大國,中美經貿關系既對兩國意義重大,也對全球經濟穩定和發展有著舉足輕重的影響。兩國建交以來,雙邊經貿關系持續發展,合作領域不斷拓寬,合作水平不斷提高,不僅兩國受益,而且惠及全球。

  建交40年來的實踐證明,中美合作是雙方根本利益決定的,維護好雙邊經貿關系,有利于中方、有利于美方、也有利于全世界。翻開世界貿易發展史,可以清楚地看到:開放才能發展,合作方能共贏。二戰結束以來,全球有13個經濟體實現了25年以上的高速增長,其共同特征就是實行對外開放、互利共贏。

  經濟全球化是大勢所趨、人心所向,公平合作才是正道。貿易霸凌主義、單邊主義和保護主義行為,不可能阻擋世界多極化和經濟全球化的時代洪流。美國某些政客應該看清大勢,世界變了,美國還是過去的美國,但世界已不再是過去的世界。美國需要全球大市場,世界經濟如同汪洋大海,沒有美國的幾條魚也不妨事,自己硬要走“唯我獨尊、老子天下第一”的老路根本行不通。

  在全球化持續深化發展的今天,中美經濟深度融合,相互依賴不斷增強,早已利益交融、難分彼此。現在,中美之間每17分鐘起降一個航班,中國的家電產品已走進美國人民的家庭生活,美國的美味食品也已端上了中國餐桌。美國是中國的最大貿易伙伴國,但并不是唯一貿易伙伴。中國實行全方位開放,并不依賴某一個國家或一個地區,時至今日,中國已成為120多個國家和地區的最大貿易伙伴,與全球經貿伙伴們互動的空間持續擴展,同美國合作仍然是很重要的一大選擇。

  平心而論,前些年在中美關系發展歷程中,也曾多次出現波折、面臨困難的局面。雙方通過對話協商化解了矛盾、縮小了分歧,經貿關系日趨成熟。由于中美經貿交往規模龐大、內涵豐富、覆蓋面廣、涉及主體多元,而且兩國經濟發展階段、經濟制度不同,產生一些矛盾分歧在所難免,存在經貿摩擦也是正常的。隨著美國將中國定義為“戰略競爭對手”,中美關系會發生深刻調整。中美合作與競爭將會是常態,但合作并不意味著沒有矛盾,競爭也不意味著全面開戰。兩國應從維護國際經貿發展環境大局出發,以求同存異的態度,妥善處理分歧,理性務實地解決問題。

  誠信是合作的基礎。中國政府認為,中美在經貿領域有著廣泛的共同利益和廣闊的合作空間,始終以誠信為本、抱著極大的誠意與美國政府進行對話協商。中美雙方舉行的十一輪經貿磋商,已取得重大進展,如達成協議,雙方就不能違背共識、出爾反爾、不講誠信。否則,談判磋商就不會獲得成功,無益于經貿摩擦問題的妥善解決。

  “紛繁世事多元應,擊鼓催征穩馭舟。”中美雙方無論談判磋商、還是簽訂協議,必須平等合理、相互尊重、相向而行。對于重大原則問題,中國決不退讓。中方三個核心關切問題必須得到解決:一是取消全部加征關稅,二是貿易采購數字要符合實際,三是改善文本平衡性。美方想通過極限施壓、升級貿易摩擦的方式,逼迫中方屈服,決不可能達到目的。如果美方“得寸進尺”,只能得到中方的“寸步不讓”,任何挑戰都擋不住中國前進的步伐。

  凡是過去,皆為序章。“為了全世界的利益,美國和中國應該齊心協力,用智慧和勇氣解決雙方的摩擦。”耶魯大學經濟學家斯蒂芬·羅奇的這一番話,道出了國際社會的主流愿望。放眼中美關系的大局,人們希望讓合作共贏造福兩國和世界,竭盡全力維護世界經濟穩定健康發展。

責任編輯:董方冉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