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中國金融家CURRENT AFFAIRS
中國金融家 / 正文
【熱詞冷觀】“996.ICU”

  前一段時間,關于“996現象”的話題引爆輿論場。所謂“996”,是指從上午9點干到晚上9點,每周工作6天。這個話題最初源于有人在程序員圈子里發起了一個名為“996.ICU”的項目,意為“工作996,生病ICU”。

  如今,加班導致亞健康甚至過勞死的新聞已不限于程序員群體,在公務員、媒體、企業員工等很多職業中都有存在,只不過有時是以別的名字呈現,如“五加二、白加黑”,“周六保證不休息、周日休息不保證”,等等。因此,正確看待“996現象”,關乎很多人的切身利益。從不同視角分析“996現象”,也會有不同的啟示。

  從情懷的視角分析“996”,就是要正確看待奮斗與幸福。此前,有人將“996”稱為一種“福報”,引發吐槽。有網友調侃,錢給不到位的996都是耍流氓,這可謂話粗理不粗。苦干是奮斗,巧干也是奮斗。我們提倡奮斗精神,但崇尚奮斗、崇尚勞動不等于強制加班。我們強調“幸福都是奮斗出來的”,但不能簡單把“996”作為奮斗精神來宣傳,更不能給反對996的員工貼上“混日子”“不奮斗”的道德標簽,否則就是對奮斗與幸福的歪曲,不啻為一種“低級紅”“高級黑”。

  從價值觀的視角分析“996”,就是要正確看待工作與生活。工作與事業不是人生的全部,人民對美好生活的向往,其中包括和諧幸福的家庭生活。“996”不僅導致亞健康,也讓很多家庭處于高壓當中,影響了人們的幸福感。長期以來,人們對孩子進行的“吃苦教育”,以及“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的理念引導,其實也有可商榷之處。把“吃苦”當手段,把“成功”當目標,看似勵志,實則失去了生活本來的快樂。

  從基層減負的視角分析“996”,就是要正確看待責任與健康。當前,一些基層公務員的工作負擔和加班壓力并不亞于程序員,這也是中央將今年確定為“基層減負年”的原因所在。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保證公務員的休息和健康是減負的重要方面。2015年1月,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黨校縣委書記研修班座談會上就講過:“年輕人不要總熬夜。”“內在有激情,外在還是要從容不迫。”對公務員來說,如果把“五加二、白加黑”的口號替換為“為祖國健康工作50年”,或許更值得提倡。

  從經濟的視角分析“996現象”,就是要正確看待自愿與強迫。“996”本質上是一種經濟現象。在我國,由于“人口紅利”的因素,勞動者在絕大多數行業都供大于求,就業市場競爭激烈。供應過剩就意味著勞動者的供給彈性小,勞動者對于薪酬和勞動條件缺少討價還價的空間——你不愿意“996”,會有其他勞動者來替代。因此,很多員工的“996”在形式上表現為一種自愿行為。不過,“996”雖然不是直接的強迫勞動,但卻是競爭壓力之下的“被自愿”加班。

  從法治的視角分析“996現象”,就是要正確看待市場選擇與法律規則。勞動法屬于社會法的一種,既有自由商量的空間,但也有國家強制的、不能突破的底線。一般情況下,法律尊重企業自主權,但對于一些源于勞資雙方實力不對等而造成的扭曲的市場選擇,法律會加以干預。比如,工資可以協商,但“最低工資”則是底線;招聘條件可以自主決定,但設定“生死免責”的條款則會無效。徒法不足以自行,既然我國勞動法已明確規定國家實行勞動者每日工作時間不超過八小時、平均每周工作時間不超過四十四小時的工時制度,那么,當嚴重違背工時制度的“996現象”普遍發生時,法律理應有所作為。

責任編輯:董方冉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