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股票CURRENT AFFAIRS
股票 / 正文
券商風控指標計算迎來重要修訂 多維度引導行業穩健發展

  日前,證監會就修訂《證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計算標準》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此次修訂在維持總體框架不變的基礎上,對部分指標進行了修訂,在一定程度上放寬了對證券公司的政策約束,使其更加適應新形勢下風險管理和行業發展的需要,進一步完善了證券行業的風控體系,實現創新業務風控指標全覆蓋,引導行業穩健向上。

  證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計算標準迎來修訂,以增強券商風險控制指標體系的有效性和適應性,為證券行業持續穩健發展提供支持。日前,證監會就修訂《證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計算標準》(以下簡稱《計算標準》)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本次調整主要涉及《計算標準》中證券公司風險資本準備、表內外資產總額、流動性覆蓋率、凈穩定資金率和風險控制指標等5張計算表。

  此次修訂在維持總體框架不變的基礎上,對部分指標進行了修訂,在一定程度上放寬了對證券公司的政策約束,使其更加適應新形勢下風險管理和行業發展的需要。

  華泰證券分析師沈娟認為,此次《計算標準》修訂將進一步完善證券行業風控體系,引導行業穩健向上。本次修訂體現出監管逆周期調節的政策導向,通過寬容相濟的指標調整,對不同風險特征的業務進行差異化監管,有效引導行業優化資本配置。制度完善實現創新業務風控指標全覆蓋,也將助力衍生品、場外業務、跨境業務等創新業務規范發展。

  新形勢下風險管理需完善

  近年來,證券行業衍生品業務、FICC業務、境外業務等創新業態持續涌現,引發行業業務結構調整。同時新業務缺乏完善的風控指標計量標準,且部分創新業務本身結構較為復雜,也為券商經營帶來新風險。行業發展新形勢需要制定與新業務、新風險相匹配的完善風控,實現對券商各類業務的全覆蓋。

  本次修訂《計算標準》源于新形勢下證券業風險管理需要。2016年6月,證監會修訂發布了《證券公司風險控制指標管理辦法》《計算標準》,進一步建立和完善了證券公司以凈資本和流動性為核心的風控指標體系,并明確證監會可對各項風控指標計算標準和計算要求進行必要的逆周期調節。

  結合3年來的實踐經驗看,現行風險控制指標體系通過資本約束,在引導證券公司提升風險管理水平、有效防范和控制風險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但隨著行業不斷發展和業務結構調整,相關風險類型日趨復雜,風控指標計量標準需進一步完善和明確,以適應新形勢下風險管理需要。因此,修訂《計算標準》頗為必要,從而支持證券公司持續穩定健康發展。

  新修訂的《計算標準》主要包括四大核心變化:一是深化價值投資;二是根據業務風險特征合理調整計算標準;三是完善新業務產品風控;四是推動差異化監管。

  業內人士表示,鑒于現行風控指標計算標準體系整體完備,實施效果良好,已獲得證券行業的普遍認同。因此,本次修訂遵循了維持總體框架不變、局部指標調整的原則,即僅根據市場情況和行業發展需要完善部分指標。

  此外,本次《計算標準》修訂還基于實施逆周期調節、明確新業務計算標準、完善差異化監管指標等原則,以引導證券行業優化資本配置,提升風控指標完備性和優質證券公司資本運作空間。

  具體來看,《計算標準》針對不同業務、產品的風險特征,實施寬嚴相濟的指標調整,發揮風控指標計算標準的導向作用,提升資本市場流動性,支持行業健康有序發展;根據市場發展情況和行業實踐中的新業務、新情況,及時明確相關指標計算標準,確保風控指標對公司各類業務的全覆蓋;結合證券公司分類評價結果強化差異化監管,提升合規風控有效、業務拓展能力較強的證券公司的資本運作空間。

  根據風險特征合理調整計算標準

  風控實力是券商穩健發展的關鍵要素之一。本次《計算標準》從融資類業務、高風險投資、交易在途資金、資管計劃和貨幣基金投資5個方面優化相關風控指標設計,同時為民企紓困等階段性工作留出空間。

  “融資融券業務與股票質押風控指標計算標準‘一松一緊’。”中銀國際證券分析師王維逸表示,在券商開展兩融業務得到提振的同時,監管收緊股票質押業務風控指標計算標準旨在規范場內股票質押業務,防范風險。

  在王維逸看來,“松”指的是《計算標準》放寬對融資融券業務所需穩定資金的要求,將融資融券業務的融出資金所需穩定資金計算比例由50%降至30%。“緊”是指《計算標準》收緊股票質押業務的風控指標。王維逸稱,一方面,將到期日1年以上的股票質押融出資金的所需穩定資金折算比例由75%上調至100%;另一方面,將自有資金開展股票質押業務標的物為受限股的風險資本準備由20%上調至40%。同時,新增集合資管與單一資管參與股票質押交易分別計提風險資本準備5%與3%的規定。

  此外,《計算標準》還在提升高風險投資的風控指標計算標準,適當放寬交易在途資金流動性覆蓋率計算標準,完善資管計劃特定風險計算標準,提升貨幣基金計入優質流動性資產的比例等方面作出調整,以推進融資類業務風險防范化解。

  沈娟認為,監管對融資融券業務和股票質押相關指標的差異化調整,體現出監管充分考慮當前業務風險特征的監管思路。融資融券業務整體監管框架完善、運營有序,且在監管多維度制度優化和融券業務逐漸發展的背景下,未來業務規模有望進一步拓展。而股票質押業務將在審慎控制風險的前提下合規開展、有序化解存量風險。

  值得一提的是,《計算標準》為階段性工作留出空間。為支持證券行業參與民營企業紓困,前期已明確證券公司認購專項用于化解上市公司股票質押風險、支持民營企業發展的各類資管計劃的,可減半計算市場風險資本準備。本次調整在風險資本準備計算表中新增“中國證監會認可的調整事項”一欄,用于填報相關階段性調整事項。

  強化券商差異化監管安排

  此次《計算標準》修訂將引導券商持續夯實風控實力,也為業務及風控實力扎實的券商提升杠桿水平奠定基礎。

  《計算標準》在差異化監管方面作出安排,以支持證券行業整體發展。為支持券商提升全面風險管理水平,在風控有效的前提下進一步做大做強,《計算標準》在現行風險資本準備調整系數的基礎上,對連續3年分類評價為A類AA級及以上的證券公司,風險資本準備調整系數設為0.5。同時,明確對納入并表監管的證券公司,相關風險控制指標計算標準可由中國證監會另行規定。

  此前,證監會于7月下旬公布了2019年券商分類結果。分類結果顯示,2019年A類券商數量為38家,其中AA級別10家。對比而言,2018年有40家券商被評為A類,其中AA級別12家,A級別28家。

  那么,《計算標準》將對券商產生哪些影響?在沈娟看來,此次調整將監管、自律的強制要求轉化為券商自主風險管理的內在需求,呼吁券商構筑更完善的風險控制和資產評估體系。未來,風控能力強、專業能力強的券商有望優先把握發展先機,有序拓展兩融業務規模、深化業務成熟度。

  王維逸認為,修訂后的《計算標準》有望提升券商全面風險管理能力以滿足行業快速發展的需要,場內股票質押業務更趨規范化,股票質押風險可控性增強,將幫助券商更好地防范與管理創新業務帶來新的潛在風險,引導創新業務健康發展。

  有證券行業分析人士認為,《計算標準》短期對券商影響較小,長期則利好行業發展。從短期看,目前券商資金較為充足,短期內券商提升杠桿的可能性并不大。從長期來看,融資融券交易規則優化和風控指標計算標準的優化,對券商控制風險、開展業務等均有長期正面影響。此外,下調連續3年獲得AA級以上券商的風險資本準備調整系數,利好風控具有優勢、業務規模靠前的大型優質券商。

責任編輯:韓昊
相關稿件